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七章 虎妈猫爸
    次日,杨耀在王德的催促中醒了过来。

    王德恭恭敬敬的跪在他床榻前道,“太子,天皇病重,请太子前去贞观殿侍奉。”

    杨耀目前最大的敌人,就是废帝二人组,虎妈武则天和权臣裴炎。系统的第一个提示,并未将虎妈、裴炎排除在外,所以说杨耀的危机还并未解除,还要低调低调再低调啊!

    他匆匆的梳洗完毕,出了偏殿却见到韦香儿还在梳妆,已折腾了快半个时辰。

    等韦香儿转过身来时,竟然还是穿的电视剧里的‘挤奶装’,襦衣也包裹不住一对圆球,至少漏了四分之一的春光。

    杨耀虽然穿越自二十一世纪,也受不了自己的老婆穿这么个暴露装去见人,冷冷的讥讽道,“胸大无脑!圣上病重在榻,你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侍奉,惹人非议。今后不许再穿这种,挤,挤,这种服饰。”

    他本想说挤奶装,但,这也太过粗俗,堂堂大唐太子也该有个太子的修养。

    胸大无脑,这句虽是现代话,但韦香儿也猜到了内里的含义,嘟着嘴儿道,“哟,太子,你是转了性了?你平日不是最喜欢我这么装着一同出门的,装什么柳下惠?!”

    杨耀是为之语塞,只能暗骂,李显这变态的暴露狂,人妻炫耀狂!

    韦香儿吵归吵,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两人之间虽在冷战,对外却不能露出丝毫蛛丝马迹,必须装作佳儿佳妇。尤其是在李治病重的关头,更不能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惹出大乱子。

    她依照杨耀的交代,洗去了浓妆,简单的梳了一个淡妆,又换了一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锦袍,将饰珠宝也全取了下来,只带了根寻常的玉簪,似足了一个贤妻良母。

    等韦香儿再次换了衣服,直接甩了杨耀一个冷脸,由宫女、宦人领着,与杨耀一同前去李治养病的贞观殿。

    杨耀、韦香儿一同到了洛阳皇宫的贞观殿。

    贞观殿乃是洛阳皇宫皇后的正殿,杨耀一行人还未进大殿,远远便听到寝宫里传来一个阴冷的骂声,“滚!你们这些御医全是废物,滚出去!”

    听这个声儿,杨耀都无须进入贞观殿,便知非虎妈武则天莫属。

    贞观殿的大门突然开了,三个宫里的御医抱头鼠窜而出,慌忙得连官帽落在地,也没心思去拾,一溜烟的逃了。

    猫爸李治被病魔缠身,虎妈正在脾气。

    杨耀突然生出了一些不详的预感,那日夜间他兴奋得大叫想当皇帝,还自称朕,到底有没有传到老爸李治的耳里呢?小心驶得万年船,看来今日必须要一去就装孝子,以免落人口实啊!

    杨耀思绪如潮的进了大殿,一眼就看见在床榻之侧,端端坐着一个虎妈武则天,身着后袍,前绣朝阳的凤凰,后绣拜月的玄鸟,下束凤尾长裙,直拖至地,飘逸中平添尊贵和端庄。

    他再走近些,便看清了躺在病榻上的李治。

    李治年已五十多岁,因患多年的凤疾,岁月已经在他脸上刻下了沧桑的皱纹。长凌乱,披散在肩,已是多日未有梳理;双眼呆滞而无神,已被蒙上一层浓浓的灰暗,双目早已失明,呆呆坐在龙榻上,死死捂着头,不时出痛苦的闷哼。

    此情此景,萧然而落寞,连杨耀这个第一次见李治的便宜儿子也心生恻然,扑到床榻之前,泪水儿忍不住的往下流,“爷爷,你千万要保重龙体,若天遂人愿,儿臣愿折寿十年替爷爷延年益寿啊!”

    爷爷在隋唐时期,是父亲的代称。杨耀这么当众潸然泪下,纵假也有三分真。

    只要李治还在世,他就可以在李治的大树下乘凉,继续在东宫无忧无虑的当太子,刷昏君值。若李治一旦过世,就轮到杨耀亲自上阵去面对虎妈。

    杨耀打心眼里还是想李治好好的活着,最好长命百岁!至于李显折不折寿,关他鸟事,他两年内完成了任务,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杨耀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孝顺,令李治甚是欣慰,心头生出一股暖流,头疼也稍稍减轻了些,略带沙哑的嗓音,苦涩的道,“是太子,显儿到了!”

    虎妈冷冰冰的眼神望了杨耀一眼,一面替李治揉着头,一面劝慰道,“圣上,是太子到了。”

    “媚娘,还有其他人全退出贞观殿。朕,有话儿与显儿说。”

    李治令众人全退了,只留下了杨耀一人在大殿,父子单独相对。

    杨耀也不知父亲单独留下他在大殿有什么用意,只能平心静气的跪坐在龙榻前,等候李治的旨意。

    李治平躺在床榻上,冲杨耀招了招手,令他坐在龙榻上,神色严肃的道,“显儿,听闻前日的深夜,你在东宫兴奋得大喊大叫要当皇帝,还自称朕,可有此事?!”

    杨耀听了是猛地一惊,老爸李治果然早已知晓。显然在东宫之内有眼线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老爸头疼在床,派去眼线的必然就是虎妈了。

    看来今日的探病乃是设的鸿门宴啊!虎妈的这个坑给杨耀挖得太大了!堂堂大唐太子,在老爸病重之时,大喊大叫要当皇帝,这是迫不及待要咒老爸早死啊!就是因此废了他太子之位,也是理所当然。

    幸亏他一进大殿就装孝子,哭得潸然泪下,更愿折寿替李治延长寿命。否则,估计,眼前还是不是太子,也是未知之数了啊!侥幸!侥幸!

    虎妈告密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虎妈真的是游戏里的奸人?这个游戏就是在坑哥啊!还玩个屁,直接认输得了!

    杨耀的背心已渗出冷汗,纵然在寒冬腊月,也浸湿了锦衣。

    李治听他迟迟不否认,也就是默认了,再次问道,“显儿,你没话向爷爷解释?!”

    杨耀必须回应李治的质疑,只能硬着头皮胡编道,“爷爷,儿臣当夜是做梦梦到了祖爷爷,他托梦给儿臣,说爷爷命在须臾,大唐江山要交到儿臣肩上。儿臣自然是希望爷爷长命百岁,不想当皇帝,就在大殿里和祖爷爷争吵了起来,结果就被祖爷爷附身了。当时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的,不是儿臣,是祖爷爷啊!”

    他胡编乱造了一通,将过失全推到李世民的头上去了。

    当众胡言乱语之事,其实是可大可小。哪个太子不想登基当皇帝,地球人都知道。

    至于推给李世民,不过是给一个父子双方都能下台的理由罢了。

    若李治没打算惩治杨耀,这事儿就算揭过了;若李治想借题飙,当然可以上纲上线给杨耀扣个大逆不孝的罪名。

    杨耀见李治沉吟不语,又开始使出转移视线分心大法,“爷爷,儿臣在想,东宫生的事,爷爷这么快就知晓了,显然是有人在东宫安插眼线,向爷爷告密的吧!此人是谁?在这个关头胡乱告密,居心叵测啊!”

    李治被他反将了一军,脸上微显尴尬之色,更不能对他明言就是天后在监视,低了头轻轻的咳嗽着。

    杨耀反将一军,并不是要李治供出背后指使之人就是虎妈,李治真的敢说,他也不敢听啊!杨耀其实是在围魏救赵,李治既然生出了愧疚之心,这个话题也该到此为止,不会再捉着说事了!

    果然如杨耀所料,李治并未继续纠缠杨耀口出大逆不道之言的事儿,转开了话题,“显儿,朕还听闻,你被太子妃赶去偏殿住了?显儿,你是不是想要仿效太宗皇帝重用长孙无忌,提拔韦氏外戚,韦玄贞等人来执掌朝政大权?!”

    杨耀微微一怔,这个问题其实也是个坑,堂堂一个大唐太子,竟被太子妃指使来指使去,凭什么管理大唐天下?

    李治登基之时就是吃了外戚干政的大亏,若杨耀再想走这一条路,李治显然会考虑他能否胜任大唐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