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八章 扮猪吃虎
    面对李治的质问,杨耀总要给这种荒诞的行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是两父子的交心话,杨耀也没必要隐瞒,低声道,“爷爷,太宗皇帝临终前令长孙无忌,褚遂良二人辅政,本来是想爷爷在两个辅政大臣间玩制衡之术,掌控朝政大局。未曾想长孙无忌、褚遂良二人竟连成一气,一口气杀了荆王李元景、吴王李恪、巴陵公主、高阳公主,逼死了江夏王李道宗,将李唐皇室的实权派尽数赶尽杀绝。其后二人掌控朝政,将爷爷也架空了,乱臣之相毕露!外戚干政,乃是取祸之道,孩儿不会提拔外戚来干政!”

    李治、武则天、长孙无忌、褚遂良当年那一档子事,孰是孰非,屁股所坐的位子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不同。

    在长孙无忌、褚遂良,甚至是史书来看,当然是李治暗弱,不堪执掌朝政;好色,竟然想立先帝的才人当皇后。所以由他们几个辅政大臣来接管朝政,是理所当然。

    但在李治、武则天的角度来看,长孙无忌、褚遂良摆明了就是借着辅政大臣的权力,架空皇帝,大肆屠杀李唐宗室里的实权派,是在为谋反做铺垫。

    长孙无忌有没有谋反之心,因为他早死几年,无从验证。在杨耀看来,长孙无忌干的事和虎妈篡夺李唐江山前干的事并无本质区别。虎妈在李治过世之前,也没表现出篡位的迹象,若再令长孙无忌多活几年,天知道会不会和虎妈一样。

    但,杨耀的答案要令老爸李治满意,当然要替老爸、虎妈说话。

    李治听他将外戚干政的后患看得清楚明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就点到为止了,继续问道,“显儿,你登基之后,会怎么安排天后?!”

    这话在杨耀看来算是明知故问,李治都拿武则天没法子,杨耀还想做什么?又能做什么?安排虎妈就不用指望了,被虎妈安排的可能还要大一些。

    杨耀沉思了一会,他虽没当过皇帝、太子,但小说、电视剧也看了不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权力之争,只有制衡才能确保儿臣皇位的稳固。我登基之后,必须以朝臣和母亲互相牵制。”

    李治之前只知这个太子迷恋韦香儿,声色犬马,全然不务正业,令他是深深的失望,也最放心不下。留杨耀下来,也是尽人事,再嘱托他几句为君之道。若他实在烂泥扶不上墙,也就罢了。

    未曾想杨耀能有这般眼光、见识,深谙帝王之道,令李治是大吃一惊,“显儿,你总算是长大了!”

    李治这话一出口,杨耀悬着的心儿终于落了地,看来是不会被废太子,可以顺利登基了。

    李治猛烈的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显儿,切记,你是大唐皇帝,无论内廷,朝堂怎么斗,你都该高高在上的坐看风起云涌。切记,千万不要亲自下场去争斗啊!”

    他的话确实是至理名言,李显失败就失败在,本来该当一个裁判员,却非要亲自下场去比赛,关键还是个臭脚。他大肆提拔韦玄贞、韦弘敏等外戚,就是激和辅政大臣裴炎,还有朝臣之间的矛盾。

    老皇帝殡天,留下的朝堂权力真空就如同一锅白粥,裴炎那帮朝堂早就分配好,一人一个座位一碗粥,各就各位准备开饭了。李显这个屁股还没坐热的新皇帝,却突然带着一波姓韦的,提着大勺子,上来就要抢座位,抢粥,谁能受得了?!

    百官之裴炎若是连这个都不抵制,怎么向他手下那波被抢了座位,被抢了粥的人交代?

    裴炎这个掌厨的,联合武则天这个监护人,将不懂规矩的李显给轰下席位,送去穷乡僻壤喝风反思再正常不过。

    李治继续说道,“显儿,爷爷初登皇位,花了十年时间才从长孙无忌等人手中夺回大权。你登基之后,千万多看少做,逐渐熟悉军国大事。只要过上几年,你熟悉了军国事务,天后也该年老殡天。你便可独当一面,全面接管朝政,成为真正的大唐皇帝。”

    经过这一番深入的交流,杨耀突然现,猫爸李治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软弱无能,而是眼盲心不盲,将什么都看透彻了。

    李治唯有两点看走了眼,终于酿成李唐、武周更替的大祸。

    一个是高估了李显的智商,这个宠妻狂魔一登基就与裴炎全面开战,致使全盘皆输;

    一个是低估了虎妈的寿命。人生七十古来稀,虎妈目前已六十岁,按照古人的寿命,再活不了几年。哪知虎妈竟活了八十一岁,六十七岁的高龄才建立了武周。若虎妈早死几年,哪里会有李唐、武周更替?

    人与人的竞争,无非就是先拼爹,无爹可拼就拼脸,没有脸就拼能力,如果连能力都没有,就只能拼寿命。他人全死光了,就你没死,你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呗!

    杨耀忍不住脱口而出的问道,“爷爷,若天后寿比南山,活到了七八十岁,我又该如何夺回权力?!”

    李治颤巍巍伸出状如枯木的手儿,搭在杨耀的手上,“爷爷在驾临东都之前,在长安给你留了一条后路,就是长安留守刘仁轨。刘仁轨忠心耿耿,危急时刻可以前往长安投奔。”

    “爷爷还给你留了一文一武。文的是侍御史狄仁杰,此人足智多谋,忠心正直,可作左膀右臂。”

    杨耀在心里暗想,狄仁杰是人才不假。但李治知道,武则天也知道啊!历史上,武则天就在重用狄仁杰,估计要在虎妈的眼皮子下将狄仁杰拉自己这方来,和虎口夺食没什么区别!

    最最要紧的是,他是昏君也,敢重用狄仁杰,想被扣成负分了?

    李治继续说道,“武的是将门之后,蓝田县令薛讷。此人乃大唐猛将薛仁贵长子,世代将门,深有乃父之风,战场上可以倚重。”

    以杨耀的估计,李治安排的这些退路,在历史上没告知过李显。因暗中联络军政势力是在火中取粟,没有非常的手段,以历史上李显的智力是玩不转这条路的。一旦被武则天察觉,后果不堪设想,还不如老老实实当一个傀儡皇帝,反而更安全。

    杨耀忙道,“爷爷,总而言之一句话,儿臣要坐山观虎斗,再扮猪吃虎,暗中培植势力,夺回属于皇帝的权力,成为一个真正的皇帝。”

    扮猪吃虎?李治听了这个话儿,既新鲜又言简意亥,忍不住又是一笑,杨耀能看得这么透彻,他悬着的心儿终于落了地,凤疾的头疼再次传来,痛苦的捂着头,“显儿,朕可以放心的将大唐江山交到你手中了!来人啊!”

    李治临终前,突然扔了大唐江山这么重一个担子在杨耀肩上,他是暗中叫苦不止,“唉!老爸,我只想体验一把当昏君,花天酒地,肉山欲海的感觉,然后找出奸人宰了就走人哇!大唐江山这个重担,我不想担也担不起啊!”

    贞观殿外的诸人再次入内。

    李治闭眼说道,“朕,朕不行了,传侍中裴炎前来,朕要立遗诏!”

    武则天立刻令侍奉的宫女前去请侍中裴炎前来觐见,又冲一个端端跪坐侍奉的少女道,“婉儿,准备拟诰。”

    上官婉儿立刻备好了拟旨的笔墨纸砚,柔声应了,“是,天后,我立刻磨墨。”

    她的声儿犹如莺啼般好听,杨耀忍不住顺着武则天的目光望去,上官婉儿穿了一身标准的宫女服饰,粉脸儿樱唇,出落得如出水芙蓉,正在磨墨的纤纤玉手,洁白晶莹的手背,修长滑嫩的手指,令人一望便想咬上一口。

    正在杨耀偷看上官婉儿之时,上官婉儿似有警觉,突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目光对了个正着,上官婉儿双眸里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又避了开去。

    杨耀是哭笑不得,看来这个李显真的没有桃花运。一个韦香儿,侍个寝还要讨价还价;一个上官婉儿,见他像是见到了瘟神。皇帝不该是等着三宫六院的女人来争宠?难道我天生长了一副衰神样儿?!

    李治病重在前,杨耀的目光不能一直盯着上官婉儿,便挪近了几步,抵在李治的病榻前,不断的嘘寒问暖,做足了孝子的样儿。

    过了半个时辰,侍中裴炎迈着碎步进了寝宫,恭敬的跪在地上,听候李治的口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