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九章 史书的谎言
    “咳咳咳!”

    李治见该来的人全到齐了,猛烈的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的念道,“朕过世后,皇太子李显在灵柩前即皇帝位,葬乾陵,务以节俭。”

    上官婉儿在宣纸上疾书如飞,书写着李治临终的遗诏。

    武则天突然冷冰冰的问道,“圣上,太子羸弱,全无处理国政的经验,是否该安排一个辅政,相助处理国政?”

    李治痛苦的点了点头,令侍中裴炎上前,捉着裴炎的手儿紧紧的捏着,气若游丝的道,“裴爱卿,任中书令,辅政大臣,辅佐太子,打理国政。”

    中书令就是宰相之,李治册封裴炎为百官之,兼辅政大臣,实是对他寄予了厚望。不是打理朝堂的厚望,而是牵制虎妈的厚望。

    杨耀突然觉,虎妈猫爸相爱相杀了几十年,猫爸在临终前,还是在严密的防着虎妈啊!

    裴炎跪拜在地,恭恭敬敬的领命而退。

    待裴炎退出大殿之后,武则天冷冷的问道,“圣上安排裴中书一人辅政,难道忘了当年长孙无忌,褚遂良之祸?!”

    她一再强硬的质问李治,用意何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要李治临终前也要给她辅政之权。

    杨耀老老实实的低着头,佯作没听到,因为在这个关头,他的意见就是个屁。

    令虎妈和裴炎互相牵制,乃是李治、杨耀这对父子的既定策略,李治当然不会拒绝,“好,好,婉儿,遗诏再添一条,军国大事有不能决断者,请天后处理决断。”

    李治在遗诏里添加了最重要的一个条款,就是令武则天在幕后垂帘听政。但凡军国大事,必须经由武则天的决断。当然,鸡毛蒜皮的小事虽然无须告知武则天,但什么是军国大事,什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话语权并不在杨耀这里,而是在武则天手中。

    武则天见李治在遗诏里添加了对她极为有利的条款,面色终于平静下来,一下下替李治揉着太阳穴,脸上再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

    跪在病榻前的杨耀是浑身冷,老爸李治看来真的是撑不了多久了。没想到穿越来不到几日,他逍遥太子的安乐日子就到头了。

    今后的日子,再不会有老爸这个避风港湾,必须他独自去面对狂风巨浪。老爸在临终前,已力所能及的给他铺好了路,至于能不能在虎妈、裴炎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只能看杨耀自个儿的本事了。

    杨耀失魂落魄的从贞观殿回到东宫,坐在铜镜前望着镜子的尊容呆。

    要和虎妈、裴炎争权,太凶险了。在虎妈的淫威,奸人的变数下,杨耀能不能在皇帝位坐上一年也是未知之数。何况随着虎妈的权力越稳固,杨耀的权力必然越小,干掉奸人的能力就越小。

    游戏快通关的法子,就是尽快刷昏君值,争取在第二个提示就找出奸人,杀了便算结束。

    杨耀经过三日的尝试,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刷,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刷足昏君值。必须要采用现代流水化的刷分法,才能事半功倍。

    所谓流水化刷分,就是将每一个昏君行为当作一条生产线,通过流水作业,就可以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影响,每日能产生固定的昏君值。

    杨耀逐一分析了昏君的六个行为:【贪恋女色】【荒废军政】【绝不上朝】【骄奢浪费】【任用小人】【疏远贤臣】,真正能流水化作业的,是【骄奢浪费】和【绝不上朝】

    【骄奢浪费】

    皇帝,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平时用度奢华一点,只要不是隋炀帝那种过度滥用民力的,朝臣们通常是不会反对的。

    这里面牵涉到史书上一个大谎言,朝臣们是喜欢骄奢的皇帝,还是节俭的皇帝?

    在口号里,在史书上,对骄奢的皇帝是口诛笔伐,对节俭的皇帝是褒扬有加。

    但,历史的事实真的如此?

    一个公司的老板生性节俭,公司员工既没有补贴,也不年终奖。平日里采购办公用品全挑最实用、最便宜的,任何人都没有吃回扣的空间。公司员工会褒扬老板节约得好,还是暗地里骂他铁公鸡,一毛不拔?难道大唐官场的官员一个个都是无产阶级的人民公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思想觉悟、个人素质比公司员工高?

    皇帝不兴土木,不大修宫殿,工部官员怎么吃回扣?

    皇帝不大肆祭天祭地祭祖宗,礼部官员怎么吃回扣?

    皇帝不巡游,出行,户部官员每年填不满的黑账,怎么报销?

    皇帝不穷兵黩武,不对外用兵,兵部官员从哪儿捞外快?

    内侍省、殿中省还有一大群宦人、宫女等着皇帝、皇后、后妃骄奢淫逸一点,他们也能从中捞点汤喝啊!皇帝不骄奢,钱就不流动,怎么能流进这些宦人、宫女的包里?

    所以说节俭的皇帝,反而不讨人喜欢。骄奢的皇帝,大部分的朝臣除了口头上叫嚷、反对几句,并不会真的计较。因为这本就是皆大欢喜,双赢的局面。

    现实中,人人喜欢大方,花钱大手大脚的老板;史书上,却人人喜欢勤俭节约的皇帝。

    到底是谁将谁当傻子在忽悠呢?!

    【绝不上朝】

    刷这一条的昏君值,只需要当了皇帝后每日不上朝就行了。而且唐朝每日举行小朝会,轻而易举,一个月就能刷15o点昏君值。

    但皇帝若不上朝,朝臣到底会不会指着他的鼻子骂昏君?!

    这其实牵涉到史书上一个最大的谎言,就是大臣们喜欢明君当政,见了昏君当政一个个都痛心疾。

    朝臣们到底喜欢明君,还是昏君?

    在朝臣们的口中当然希望杨耀英类太宗,但,莫说杨耀真的英类太宗,就是每日循规蹈矩的召开早朝,这帮大臣十之八九是受不了的。

    就像一个公司要求各部门经理,每天凌晨六点开始,开两个小时的部门经理会议,还必须先做功课,开会之时个个西装笔挺,人人挺胸抬头,部门经理们谁受得了?

    这些官员打心眼里是巴不得杨耀不早朝,大伙可以去政事堂和宰相们聊聊天,拉拉关系;也可以回各自的部门转悠转悠,饮饮茶,吹吹牛,一日的工作便算轻松完成。

    若杨耀再要求这帮大臣一个个亲力亲为、保质保量的完成本职工作,估计这些大臣想吐血的心都有了。

    一个六部尚书,侍郎一日要完成的政务是堆积如山,若是工作要亲力亲为、保质保量的完成,正常的工作时间必然是不够的,每日必须要加班加点。简直就是起的比鸡早,干的比牛多,睡的比狗晚。大臣们哪里还有时间吟诗作对,风花雪月,贪污受贿,拉帮结派?他们来当官是享受生活的,还是来当苦行僧为人民服务的?

    这些官员们,会自找不痛快的希望遇上一个明君来管着自己?他们都是犯贱,皮痒欠抽?!

    所以朝臣们喜欢明君,厌恶昏君,君臣同心,开创盛世,其实是文人编造的政治童话罢了。皇帝和朝臣们当面做做秀,演演戏也就罢了。若哪个皇帝要是真的信了,不被玩得团团转才怪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个一直以明君的行为来要求自己,结果却换来煤山上吊,还没得到好名声的崇祯皇帝。

    大臣们最喜欢的,不是明君,或是昏君,而是一个能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皇帝。

    不就是贪污了点银子,建了点豆腐渣工程,兼并了点土地,死了点百姓,逼反了点刁民,吃了点空饷,打了点败仗,卖了点粮食资敌,勤王也迟了点,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大不了这次自罚三杯,下不为例,一个个还是明君贤臣良将嘛!

    像崇祯那种非要按律法较真杀人的皇帝,纵然再节俭,再勤政,那也是暴君、昏君,必须批倒批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