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十一章 第一次上朝
    杨耀准备流水化刷昏君值的如意算盘,并未打多久便宣告落空。

    因为两日后,唐高宗李治在贞观殿驾崩。

    在辅政大臣裴炎的主持下,按照李治生前的遗诏,接下来的日子,杨耀至少要守满二十八日,然后正式登基成为大唐皇帝。

    韦香儿也穿上了孝衣,乖乖的陪着杨耀一同守灵。

    守孝期间,按照李治遗诏和礼制,葬礼要从俭,杨耀既不能锦衣玉食,更不能奢侈浪费,只能老老实实的给殡天的李治披麻戴孝,跪在大殿的灵堂里守孝。

    对着李治的灵柩,连笑一下都能算是大逆不道,杨耀想刷昏君值也没得刷。

    在杨耀守孝的这些日子里,裴炎、武则天都很忙,却不是忙着悲伤李治的过世,而是在忙着争抢李治过世留下的权力真空。

    裴炎直接将政事堂从门下省转移到中书省。

    之前裴炎任门下侍中时,政事堂在门下省。现如今裴炎改任了中书令,便一反常规,将政事堂也转移到了中书省。简而言之,裴炎是百官之,军国大事必须在裴炎的主持下商讨、执行。

    天后武则天已六十岁,换在民间也该颐养天年了。但她也不消停,也在忙,而且比裴炎更忙:

    其一、大肆册封李唐宗室,收买李唐宗室的人心;

    其二、调整宰相班子,加封刘仁轨为品级最高的左仆射,令其继续镇守长安。既是安抚刘仁轨,也是将刘仁轨闲置在长安,以免来洛阳添乱;特许裴炎将政事堂由门下省转移到中书省,算是向裴炎示好,与裴炎形成默契。

    其三、控制中央禁军,调任张虔勖任右羽林大将军;

    其四、调任心腹出任并州、益州、荆州、扬州四大都督府,加强控制地方军政大权。

    等杨耀守孝二十八日结束之后,虽然如愿的当上了大唐皇帝。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傀儡。因为举目望去,朝堂之上,地方大员已全是虎妈、裴炎的人。他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除了一个大唐皇帝的名号,一无所有。

    历史上的李显,当时也是面临了这种窘境。李显的做法是向武则天、裴炎起了自杀似的冲锋,想依靠提拔韦家人来夺回皇帝的权力。

    杨耀却没有这么愚蠢、冲动,摆明了是鸡蛋碰石头的结局,傻子才去硬碰硬。

    守孝结束的杨耀,也名正言顺的搬进了皇帝的寝宫,贞观殿。而武则天则搬进了后宫的西内苑。

    两日后,在皇宫的乾元殿召开了杨耀登基后第一次大朝会。

    在洛阳的文武百官尽数参与,已晋升为太后的武则天坐在龙椅之后,垂帘听政。

    憋了整整一个月没刷昏君值的杨耀早已蓄势待,准备在朝会上放大招。目前的昏君值是3o分,今日的目标,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至少要刷够1oo分,得到第二个提示条件!

    杨耀的屁股刚刚一坐到龙椅上,还没来得及放大招,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宿主因违反【绝不上朝】的行为,【昏君值】-5/次,总分:25”

    杨耀在龙椅上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罚了5分,正在肉疼时,大殿之上,群臣齐齐冲着杨耀、武则天三拜九叩。

    杨耀是第一次上朝,也是第一次过一过皇帝瘾,一切都十分的新鲜、好奇。

    但真的上了朝,杨耀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痛苦。

    因时值冬季,天气寒冷,杨耀一身厚厚的龙袍,里里外外至少五件,再加上腰带一串玉佩,至少二十斤重,和特种兵的负重也轻不了多少。穿越前习惯了穿休闲服的杨耀,连行动也有些困难。

    头顶着重重的皇冠,至少有十斤重,长时间戴在头上,压得杨耀是头昏脑胀,几乎要晕厥过去。

    大殿下的群臣挨着出来恭贺杨耀新皇登基,反反复复的都是类似的话儿,听了一会杨耀就觉得意味阑珊。但,没兴致归没兴致,还必须保持着微微的笑容。若一旦脸黑了下来,估计那个大臣又会疑神疑鬼,以为天威难测,回去几天也睡不着觉。

    平日里喜欢‘葛优躺’的杨耀端端的坐在龙椅之上已有一个时辰,还必须一动不动的保持庄严、肃穆的姿势。想打哈欠,伸伸懒腰,却因有失庄重,只能放弃。

    更有甚者,大臣们有上朝的经验,早膳几乎是不敢喝水的,以免上朝耽搁时间太久,内急了也不敢去小便。而杨耀第一次上朝是全无经验,早膳还专门喝了一大碗姜汤御寒,坐了一个时辰,他已是内急想撒尿。

    但再怎么内急,杨耀也不能穿着这么重的一身皇袍去大殿的偏室找马子,因为穿戴一次十分繁琐,至少要折腾半个小时,只能强行的忍着。

    唉!真痛苦!

    群臣恭贺之后,正式朝会开始!

    宰相裴炎先站了出来,递上了一个折子,朗声道,“左骁卫大将军程务挺,平定突厥有功,还请陛下令其兼任左羽林卫大将军。”

    程务挺是太宗旧将程名振的儿子,曾跟随名将裴行俭出征西突厥,与裴家关系交好。裴炎与裴行俭同属河东裴氏,裴炎召程务挺入京任左羽林卫将军,就是在京城内安插自己的兵马。

    左右羽林卫大将军掌管宫中戍卫,原则上必须由皇帝任命亲信之人担任。裴炎一个外廷的宰相,竟敢插手左羽林卫大将军的人选,这是想干啥?

    杨耀气归气,心儿和明镜似的,不会和这个权臣计较。裴炎这不是在和杨耀较劲,而是在和虎妈较劲。虎妈安插了一个张虔勖当右羽林卫将军,裴炎就安插一个程务挺当左羽林卫将军。

    两人是针尖对麦芒的干上了。

    扶持裴炎对抗虎妈,在两人间火上浇油、煽风点火,乃是杨耀的既定策略。至于裴炎插手禁军一事,反正杨耀光杆司令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废帝二人组合虎妈、裴炎之间的火烧得越旺,对杨耀就更有利,也更安全。这对废帝组合之间若不闹腾了,就该轮到杨耀倒霉了。

    杨耀面上带着春天般温暖的和颜悦色,几乎毫不思索的就应允了裴炎调程务挺入京城任左羽林卫将军的建议,“裴爱卿,程将军新近击破西突厥,居功至伟,自当回京受赏,朕准奏!朕才学浅薄,裴爱卿既是先皇诏命的辅政大臣,今后这种重大的军政之事,无须知会朕,由政事堂和太后商议着办了便是。”

    系统的声儿“嘟嘟嘟,宿主完成【荒废军政】的昏君行为,【昏君值】+2o,总分:45”

    杨耀初战告捷,按捺不住的面露笑意,轻轻松松,2o分到手,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