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十四章 兔子急了也咬人
    之前虎妈说话一直冷冰冰的,不带任何喜怒哀乐,更从她的身上找不到哪怕一点点的母爱。这个虎妈,看不到一点女人的特质,活脱脱就是一个女汉子。

    杨耀这些日子心儿一直是悬在空中,就是担心游戏的奸人是虎妈,那这个游戏就是地狱级的难度,基本不可能顺利的通关。

    等到游戏开出了第二个提示,杨耀终于可以松口气,悬着的心儿也落了地,至少虎妈已排除在奸人之外。

    看来之前虎妈向李治告密李显的荒诞之举,并不是想废了李显的皇帝之位。而是要证明李显乃是昏聩的废材一个,无法胜任皇帝之位,想要李治添加给她一个垂帘听政的权力。

    虽然悬在杨耀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没了,但,杨耀的危机并未解除,处境反而更加的凶险。

    因为历史上的虎妈凶狠且老辣,远比一个游戏公司的内测员更为难缠。

    今日大朝会之后,上官婉儿区区一个才人,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找上门来向杨耀挑衅。上官婉儿是从掖庭摸爬滚打了十年才上位的,必然养成了谨小慎微,溜须拍马的性子,否则早死在暗无天日的掖庭。所以前来挑衅的行为,绝非是她一时脑残,而是奉了虎妈之命,在狐假虎威。

    而且,换成裴炎之流,纵然也没将杨耀这个傀儡皇帝放在眼里,但也会顾忌皇帝的身份,绝不至于不留余地。而上官婉儿对他这个皇帝丝毫没放在眼里,就差指着他鼻子骂昏君了。

    据杨耀猜测,上官婉儿乃是虎妈的亲信,虎妈的心思她比谁都清楚,估计平时没少从虎妈口中听到废帝的想法。上官婉儿之所以这么不留余地的挑衅杨耀,估计在她的眼里,杨耀早就是个待废的皇帝,只差一纸诏书了。

    虎妈指使上官婉儿在朝会笔录上记下了对杨耀十分不利的记载,绝非无的放矢,就是在造势,新登基的皇帝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昏君。一旦将来需要废了杨耀之时,也是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这么个贪恋韦香儿,疏远贤臣狄仁杰的昏君,不废还留着过年?

    虎妈的行为就是用枪口指着了杨耀的头,什么时候扣扳机,就看虎妈的心情了。

    第二个游戏提示,杨耀还是没猜出奸人的身份,那就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继续刷昏君值,开第三个提示;一方面,根据老爸的安排,暗中培植势力,应付虎妈、裴炎的威胁了。

    就是一只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虎妈、上官婉儿都杀到门口了,杨耀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他想出的应对之策有两条。

    其一,今后再不上朝,直接放弃皇帝的权力,将军政大事全扔给辅政大臣裴炎,挑唆虎妈和裴炎之间的矛盾。以虎妈对权力的强烈渴望,憋在后宫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她纵然要发淫威,针对一个傀儡皇帝杨耀也没用,必须针对辅政大臣裴炎才能夺回军政大权。

    而且杨耀如今既是虎妈的妈宝男,又将军政大权全给了辅政大臣裴炎。虎妈、裴炎这对废帝二人组还有什么理由非要废了杨耀不可?换个他的难兄难弟李旦上来,对虎妈、裴炎有什么好处?

    杨耀只要能不断的挑拨虎妈和裴炎之间的关系,令二人不在一条战线上。在二人之间的争斗分出胜负前,杨耀就是安全的。

    其二,培养杨耀自己的势力。

    李治临终前给杨耀指点了三个可堪用的人才。

    一个是手握长安军政大权的刘仁轨,一个是智谋能臣狄仁杰,一个是将门虎子薛讷。

    三人之中,刘仁轨、薛讷全都远在长安,一时半会肯定是联系不上的。眼下也只有狄仁杰留在洛阳,可以先行招揽。狄仁杰素以智谋见长,有他的协助,必然事半功倍。

    只是,杨耀身在皇宫之内,怎么才能联系上狄仁杰呢?要将狄仁杰收为心腹之臣,又不是去菜市场买白菜,总不成派个宦人前去打个招呼吧!杨耀必须要亲自前去会见。

    但,贞观殿内有虎妈安排的眼线,杨耀的一举一动全在眼线的监视之下,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去面见狄仁杰,几乎是痴人说梦。估计刚走到皇宫门口,虎妈就已得到了风声。

    私下联络朝堂大臣,而且还是虎妈也看重的狄仁杰,杨耀的行为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今后无论是他,还是狄仁杰必然会遭到虎妈更加严厉的监控。

    在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前,杨耀不敢轻易走出与朝臣密谋这一步。小心驶得万年船,任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引来全盘皆输。

    摊上这么个虎妈,真是头疼啊!

    杨耀思来想去,心急吃不成热豆腐,还是决定先派王德出宫去探一探狄仁杰的住所,然后再想法子偷偷溜出宫去相见。

    王德和云珠是同时进入东宫的,也算是和杨耀青梅竹马的玩伴,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选。

    根据礼部算出的黄道吉日,皇后册封大典,在两个月后举行。

    因杨耀主动放弃了皇帝的权力,再没去过一次朝会。韦香儿也丧失了皇后的权力,更没能给韦玄贞、韦温争来官位,便只能在物质上拼命找补偿。和女人失恋后,喜欢报复性吃喝,购物一个理。

    短短一个月间,韦香儿每天都没闲着,今日要南洋珍珠,明日要波斯香料,反正什么贵的来什么,丝毫没给杨耀省了。

    杨耀是乐得借韦香儿的名义狂刷昏君值,韦香儿的小库房每日都有珍宝入账,而杨耀的昏君值也每日有进账。

    杨耀虽然不上朝,并不代表失去了对军国大事的知情权。至少中书省的人事任免诏令,必须要杨耀的皇帝玉玺盖章才能生效。

    在中书省送来的诏令里,什么侍郎、参军的名字一大堆来来去去了几十人,可见裴炎一直在对朝臣进行调换、清洗,提拔亲信。他想做什么,和长孙无忌大肆屠杀李唐皇室实权亲王一样,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杨耀心儿和明镜似的,却在装傻充愣,一概准奏批复。裴炎想仿效长孙无忌抢班夺权,权力欲望极强的虎妈都不急,他一个光着屁股打酱油的皇帝急什么?

    杨耀只在关注一个人,就是狄仁杰。一个月来,却没见到狄仁杰的名儿,可见狄仁杰还留在京城,等候吏部的任职文书。

    裴炎迟迟不给狄仁杰任命官职,而是投闲散置,显然是在报复狄仁杰在朝会上的顶撞,此人果真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裴炎对狄仁杰的报复行为,杨耀却在心头暗喜,这就是给杨耀做了一道菜,狄仁杰还留在洛阳,就还有机会联络上这个能臣。

    王德出宫打探也是小心谨慎,为免引起宫内眼线的疑心,一个月内只借口采购货物出宫三次。王德在洛阳城里打听了几次,终于探查到狄仁杰在洛阳城的府邸位于城南的尚贤坊。

    据狄家的下人说,狄仁杰自从被贬官之后,清心寡欲在家苦读典籍,很少出门,也没与人有多少往来。

    有了狄仁杰的落脚之地,接下来就是出宫去和狄仁杰相见。

    以杨耀的估计,若不清理了虎妈安排来隐藏在贞观殿内的眼线,什么事也做不成,也不敢做。

    怎么找出这个眼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