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十七章 钓鱼执法
    内奸清理了,王德、云珠也提拔了,杨耀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出宫去偷偷拜会狄仁杰,狄公。

    杨耀还没来得及出宫,见他如见仇人的上官婉儿却突然前来贞观殿拜见。

    “刚刚清理了虎妈的眼线,提拔了两个亲信担任后宫的官职,上官婉儿就上门,绝没有好事!”

    上官婉儿上门必然是替虎妈前来兴师问罪的,杨耀在后花园里接见了她。

    今日的上官婉儿着素衣,略施薄粉,却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风情。

    韦香儿听闻上官婉儿这个骚狐狸竟敢主动上门,不是想勾引皇帝是什么?她早认定二人有奸情,岂能放心两人单独相见,便躲在假山之后偷听二人的说话。

    杨耀拿足了皇帝的架势,端端的坐了,面色平静的问,“上官才人,你突然来见朕,何事上奏啊?”

    上官婉儿的双眸掠过了杨耀的脸颊,柔声道,“臣是奉太后之命前来问询,请圣上如实作答。其一,圣上提拔云珠当尚寝局的尚寝,为什么事先不知会太后一声?”

    果然是来搞事的!

    既然是代虎妈质问的,杨耀不能再嬉皮笑脸,正容道,“云珠自小就侍奉朕的饮食起居,提拔她当尚寝,乃是人尽其职。先帝有命,军政大事需由太后决断,敢请上官才人回禀太后,朕想问,提拔一个后宫五品的尚寝,算不算军政大事?若这个也算军政大事,朕还想再问,什么才算小事,请太后明示,以免朕再行越界!”

    上官婉儿听了是迟疑不语,封一个后宫的女官,和军政大事全不沾边。何况,封的不过是六尚里最不起眼的尚寝。若杨耀身为大唐皇帝连这点权力都没有,估计能决定的,就只有吃什么饭菜,穿什么衣服了!

    杨耀是以哀兵的姿态出战,倒逼上官婉儿。难道上官婉儿,甚至虎妈还能当众直言,大唐皇帝连封赏一个女官的权力都没了?这天下还是李唐的天下,还是虎妈的天下?!

    良久,上官婉儿缓缓的开口道,“圣上乃大唐皇帝,封赏女官的权力自是有的,只是下次封女官之前,先知会太后一声。”

    杨耀是松了口气,上官婉儿这么说,就算是过关了吧!

    上官婉儿继续问道,“其二,太后问,既然韦氏已被册封为皇后,论礼,也该册封韦氏家人的官职。圣上想册封韦氏家人什么职位呢?”

    杨耀本以为上官婉儿还要替虎妈来追究清洗眼线事件的,未曾想到她竟主动提出要册封韦氏家人的官职,没脑子的韦香儿听了是喜出望外,之前杨耀不册封韦家人,还可说是担心引起太后的不满。如今太后主动令人前来问及册封之事,杨耀总不能推脱了吧!

    杨耀的脸上却不见丝毫的欣喜,神色反而越的凝重。虎妈突然提出要册封韦家人的缘由,他也能猜到一二。

    皇帝不上朝,虎妈身为太后,强行越过皇帝去上朝总归是于礼不合。纵然她亲自上朝,也需要提拔武承嗣、武三思这些武氏子弟去朝堂上争权,也会和历史上的李显一样,面临和裴炎等朝臣争权的局面。

    一旦虎妈开始和裴炎等朝臣争权,必然会将裴炎等朝臣推到皇帝这一方,到时候虎妈会更加的被动!

    杨耀当昏君不上朝这一招,就是打中了虎妈的七寸,令她是进退两难。

    进,过不了朝臣这一关,还随时可能面临皇帝、裴炎的联手进攻;

    退,不甘心放弃经营了几十年的朝堂权力;

    不进不退,也拖不起,因为裴炎一直在朝堂之上拉帮结派,提拔亲信。而虎妈再躲在后宫不露面,本是武氏一党的大臣另觅高枝的估计不会少,虎妈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局面会付诸流水。

    杨耀是心头暗笑,估计他在后宫不上朝的这一两个月里,虎妈就没一天过得安生。

    虎妈突然使出赶鸭子上架这一招,就是要人为在杨耀和裴炎等朝中大臣间引冲突和矛盾,以便她在后宫浑水摸鱼。

    这,就是典型的诱导犯罪、钓鱼执法!

    杨耀赶走了虎妈安插在宫里的眼线,本还以为虎妈只能哑巴吃黄连,未曾想到虎妈的打击报复却接踵而至。

    杨耀听了上官婉儿的煽风点火,早已成竹在胸,哪里会轻易中计?不瘟不火的笑了笑,“上官才人,皇后贤良淑德,知外戚干政乃取祸之道。日常一再劝导朕,不能封韦氏族人高官厚爵,朕深以为然。还请上官才人如实禀报太后,朕绝不会封赏韦氏族人高官厚禄。”

    杨耀假借韦香儿的名义回绝了上官婉儿的建议,连消带打的化解了虎妈的钓鱼执法。偷听的韦香儿既气又怒,却只能强忍着,总不能冲出去当着上官婉儿的面,和杨耀大吵大闹吧!

    上官婉儿早知皇后韦氏飞扬跋扈,和贤良淑德丝毫不沾边。杨耀却打着韦氏的幌子拒之千里之外,这倒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太后命令她前来传话,已交代过几个说法,但却没有一个说法能应付眼前突如其来的乱局。

    事先做的功课全然无用,上官婉儿只能随机应变的反问道,“圣上自登基以来,不施一政,也不安排信任的大臣前去朝堂监控朝政,放任百官自行其事。长此以往,必生祸端,圣上真的将列祖列宗的基业都忘在脑后了?!”

    杨耀是暗笑不止,婉儿啊!婉儿!朕要信了你在为朕着想才见了鬼了。连列祖列宗这块万金油就搬来了,真的是用心良苦了啊!

    杨耀心儿已乐开了花儿,但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上官才人,先皇临终前,曾委任太后监督军政大事。朕才疏学浅没上朝听政,还有太后主持大局嘛!有太后看守列祖列宗的基业,朕是放心的。”

    上官婉儿随机应变道,“太后每日都审阅奏折到深夜,殚精竭虑。但太后毕竟年迈,精力总有不济,圣上还是该替太后多分担分担军政大事。”

    虎妈审阅奏折到深夜是真,那是虎妈的权力欲望强烈。而且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虎妈能活到八十一岁,与权力的滋润是分不开的。

    虎妈想要杨耀分担是假,杨耀真要敢接手审阅奏折,那才是真的捅了虎妈的马蜂窝。

    上官婉儿摆明了是装傻充愣的玄谈,杨耀不给韦玄贞封官,她回去怎么向太后交差?!

    杨耀故作恍然道,“经上官才人这么一提点,朕突然想到确实要封赏韦玄贞一个官职,还望太后批准。”

    上官婉儿还以为计策成功了,喜出望外的道,“圣上请下圣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