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十八章 欲壑难填
    无论从【任人唯亲】的任务来看,还是安插势力的角度来看,确实应该给老丈人韦玄贞调一调官职了。

    毕竟其他朝堂大臣都有可能背叛杨耀,韦玄贞却不会。

    但是,给老丈人韦玄贞调任个什么官职,确实是个技术活儿。

    调任的官位不能太高,太高会引起虎妈、裴炎的怀疑。一登基就提拔老丈人当高官,想干啥?想当昏君,那还得了?!

    调任的官位也不能太低,太低同样会引起虎妈、裴炎的怀疑。一个刚登基的宠妻狂魔,连老丈人都不提拔,想干啥?想当明君,更不得了!

    给韦玄贞安排的官职要不高不低,不能引人怀疑,最要紧的是,还要在关键时候顶用才行。

    杨耀思来想去,唯一合适的官职,就是将韦玄贞扔到扬州任职扬州大都督府司马。

    安排韦玄贞担任扬州大都督府司马,其实是杨耀壮着胆儿,进行的一次彻头彻尾的冒险。

    武承嗣的挖坑陷害,上官婉儿的挑衅已给杨耀敲响了警钟。再加上清洗内奸,一味的偏袒裴炎,往内侍省、殿中省安排亲信,虽然做得不露声色,但必然也犯了虎妈的忌讳。

    李治虽然给杨耀安排了刘仁轨、狄仁杰、薛讷这些人才。但,除了刘仁轨乃是尚书左仆射、长安留守,手握一定的兵权。狄仁杰、薛讷这二人根本就没掌握到真正的权力,想靠他们去扳倒虎妈、裴炎,几近痴人说梦。

    历史上生在半年后的扬州叛乱,几可说是杨耀扳倒虎妈的唯一机会。只要扬州生了叛乱,虎妈必然会调集洛阳的精锐前去镇压,那杨耀也就有了翻盘的机会。所以,如果生了扬州叛乱当然要利用;没有扬州叛乱,杨耀也必然找机会创造一个扬州叛乱出来。

    扬州大都督府司马,主管扬州地方的武装部队,将韦玄贞调去扬州,就是杨耀未雨绸缪,预先布置在扬州的一个棋子。

    而且扬州大都督府司马不过是个五品官,这个调动,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历史,从表面看,只是将韦玄贞从穷乡僻壤的普州调任到富庶的扬州,给他谋了个肥缺。

    杨耀回敬了上官婉儿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不紧不慢的道,“朕,想调任韦玄贞当扬州大都督府司马。”

    虎妈的本意,乃是挑唆杨耀给韦玄贞封一个高官,再挑拨皇帝与外朝裴炎的关系,以便浑水摸鱼。哪知杨耀开口却只给韦玄贞封了个外放的五品官,怎么激起裴炎等朝臣的反对?!

    上官婉儿的双眸掠过一抹冷色,问道,“堂堂大唐的国戚,才封一个扬州司马,怕是有失国体呢!”

    杨耀摆出了大义凛然的神情道,“朕和皇后一致认为,不能重用外戚,以封了天下悠悠之口。”

    上官婉儿左右都套不出想要的结果,只能无奈的道,“好,圣上的想法,臣会禀报太后,臣,告辞了!”

    刚刚送走了上官婉儿,杨耀还未回到偏殿,便见到满脸怒容的韦香儿已恭候他多时了。

    杨耀公然以韦香儿的名义拒绝了太后提拔韦氏族人的建议,韦香儿是气不打一处来,怒视着杨耀。

    她和李显同床共枕了三年,却从未有眼下这么陌生过。女人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皇帝,和之前的宠妻狂魔李显就不是一个人,“圣上,你不是之前的圣上!”

    杨耀被她直接戳穿了真相,吓得冷汗直冒。若皇帝换了个人的消息在宫里传播开去,虎妈不起疑心才奇了怪了。若将他叫去当面对质,问一些过往的旧事,他必然一问三不知,便立刻坐实了冒充的罪名!

    杨耀内心惊骇,面上却平静如水,“香儿,你又在胡思乱想!”

    韦香儿直直的望着他道,“母亲已催过我几次,将父亲调回京城,圣上却一直不松口。臣妾每次回娘家,都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既然太后都没阻止圣上提拔父亲,圣上为什么不将父亲调回京城,而是外放去扬州?”

    “原来韦香儿不是想掌控权力,而是衣锦还乡的虚荣心在作祟。”

    杨耀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纵然是胸大无脑的女人,依然是这么精准的把握到现在的杨耀已没将她当成掌中宝,心头肉。

    他凝望着韦香儿梨花带雨的花容,美是真的美,用艳盖皇宫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至少杨耀没在宫里见过比她更美的女子,论惊艳,上官婉儿也是不如。

    只是卿本佳人,奈何一身的皇后病啊!

    杨耀暗叹了一声,然后继续开始演戏,和颜悦色的道,“香儿,扬州大都督府司马,关系到江南一隅的民生福祉,已属重任!”

    韦香儿问道,“圣上,扬州大都督府司马是几品官?做什么的?”

    杨耀如实的道,“五品官,管扬州本地戍守军队的。”

    韦香儿给父亲、族兄捞官职,不过是虚荣心作祟,有点当了皇后衣锦还乡炫富的感觉。所以这个官职的具体职务是什么,文官还是武官她并不关心,只关心到底是几品官,回了娘家算不算衣锦还乡,能不能给娘家人一个交代。

    她一听杨耀只给韦玄贞任命了一个小小的五品官,显然远远低于她之前同中书门下三品,入议事堂当宰相的心理预期,在她看来就是在打叫花子,“圣上,大唐皇帝的老丈人才五品官?传出去的话,圣上不觉得丢人,我也觉得丢人!”

    杨耀刚刚摆脱了虎妈、上官婉儿的钓鱼执法,韦香儿竟然还得寸进尺,嫌官小了,没好气的道,“香儿,你若不愿,泰山就还留在普州继续当参军。”

    如今杨耀总算是答应给韦玄贞调任官职,虽然只是个五品官,但总归是从普州到了富庶的扬州,也是个肥缺,算是对母亲有了个交代。

    韦香儿嘟着小嘴儿道,“好了,好了,向圣上要个官职,就像是要了圣上的命一样。古往今来,我这个皇后当得最窝囊,最委屈!”

    她抛下这么句话,理都不理杨耀,便径直回了寝宫。显然,杨耀只给了韦玄贞一个五品官,还是不能登她的床。

    杨耀对她是彻底无语,她这么飞扬跋扈的皇后,世所罕见,她还认为受了委屈。韦香儿就是皇后病晚期患者,没救了。

    “宿主完成【贪恋女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1o,总分:65o”

    “宿主完成【任人唯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3o,总分:68o”

    杨耀收获了4o点的昏君值,却没有半点喜色,望着韦香儿盈盈离去的背影是暗暗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