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十九章 上官昭仪
    洛阳皇宫

    西内苑

    武则天坐在书桌前,面朝着木窗阅着奏折,烛光恍惚,映照着身影也似明似暗。

    她不知疲倦的阅着奏折,时而以毛笔划着圈,时而紧锁眉头,思索着奏折该怎么批复。

    其时,她年已六十有余,于国事仍是精力充沛。

    略有疲倦的上官婉儿强打着精神,侍奉在书桌之侧,见烛光将要熄灭,忙换过新的烛台,御书房内再次回复光亮。

    良久,武则天批过一个奏折,有些困了,伸个懒腰。

    上官婉儿终是等到武则天放了手中的奏折,将煮好的百合桂圆羹端上,恭恭敬敬的摆放在书桌上,“太后,臣已煮了百合桂圆羹,滋肺宁神的。”

    武则天一口一口的品着百合桂圆羹,突然问道,“婉儿,你认为圣上是否与往日有些不同?”

    上官婉儿如实的道,“据臣这些日子的观察,圣上在朝堂上一味纵容裴炎;在后宫赶走了太后派去的眼线;又未经知会太后,就擅自提拔了一个内侍,一个尚寝,还有外戚韦玄贞去了扬州当司马。这一连串的行动恐是居心叵测,太后还是要多加堤防。”

    武则天手中端着百合桂圆羹,沉思了良久,锐利的目光落在上官婉儿的身上,“婉儿,你生性聪慧,书法、文采都一等一的人才。在宫里当一个才人太委屈了你,哀家封你为昭仪,如何?”

    昭仪,在后宫是正二品官级,仅次于皇后,三妃,乃是九嫔之。当年武则天封后之前,就是获封昭仪之位。

    上官婉儿自幼因祖父上官仪的牵连,被罚没进了掖庭。经过掖庭多年的打磨,早已形成了谦恭谨慎的性子,武则天绝不会平白无故将她从才人连升n级到昭仪。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必然还会给她压上重担。

    上官婉儿非但没有任何喜色,反而谨慎的问道,“臣无尺寸之功,不敢蒙受如此厚恩,太后有何交代,臣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武则天一面品着汤羹,一面说道,“圣上只有皇后一人,没有一个妃嫔,哀家想安排你以昭仪的身份去圣上的后宫。”

    “啊!”

    上官婉儿一听太后要安排她去杨耀那个昏君的后宫,吓得花容失色,惊呼了一声,她看一眼杨耀都觉得恶心,哪里愿意去以身饲虎?

    武则天将她流露出的强烈抗拒看在眼里,耐心的解释道,“婉儿啊!你此去是替哀家前去看管着圣上,还有圣上的玉玺,并非侍寝。”

    上官婉儿恍然,原来武则天要她去皇帝的后宫当昭仪,最主要的目的是监控皇帝在后宫的一举一动,还有就是没收皇帝的玉玺,交由她来掌控。

    杨耀毕竟还是大唐皇帝,武则天在废帝之前不能与杨耀撕破脸,更无法名正言顺的没收皇帝的玉玺,只能安排一个亲信前去皇帝的后宫,代为看管玉玺。

    这么一来,皇帝没了玉玺,便是拔了牙的老虎,只能宫里坐以待毙,还能玩出什么花儿来?!

    皇帝能借口偷盗珍珠赶走宫里的眼线,总不敢再使这种诡计,赶走一个堂堂正二品的昭仪。

    虽说可以不侍寝,上官婉儿还是一万个不乐意,杨耀这个昏君平日里就对她一副色眯眯,恨不得立刻吞了吃了的样儿。如今,再主动的送上门去,还不知杨耀会做出什么荒唐事儿,哪里由得她愿不愿侍寝?纵然杨耀来个霸王硬上弓,事后追究起来,太后还能因此兴师问罪,昭仪不该给皇帝侍寝?

    上官婉儿忙道,“太后,臣,臣有一事不明,为什么不直接废了昏君皇帝,留着他做什么呢?”

    武则天冷冷的盯着她道,“婉儿啊!废帝哪里有你想的这么容易?圣上全无过失,哀家有什么理由废了他?纵然哀家下一道诏令,裴炎及百官不服,哀家能有什么法子?”

    上官婉儿道,“圣上不上早朝,昏庸无道,莫非不是过失?百官为什么不服?”

    武则天冷声道,“先皇临终前早有遗诏,令哀家和裴炎辅政,圣上不上朝不过是尊奉先皇遗诏,暂不插手军政大事,算什么过失?”

    “再者,一个是从不理政的昏君,一个是执政天下二三十年的太后。婉儿,你认为在百官的心里,愿意站在哪边?!”

    上官婉儿是心如明镜,百官当然愿意选择一个不理朝政,他们才能为所欲为的昏君,而不是强横霸道的太后。而且百官反对的理由也是现成的,他们一个赛一个的忠心,必须要忠于大唐,忠于先帝,忠于皇帝啊!

    上官婉儿继续道,“太后可以提拔武氏子弟,还有周兴、来俊臣那些酷吏接管朝政,谁人还敢不服?!”

    武则天重重的放了桂圆羹,汤水洒得一书桌,怒道,“哀家还需一段时日进行周密的布置,所以才要暂时令你去代管圣上的玉玺,不令生变。婉儿,你本聪慧过人,今次是利令智昏,一再胡言乱语,太令哀家失望!”

    武则天这话已点明上官婉儿一再怂恿着立刻废帝,乃是出于私心,令她非常生气。

    上官婉儿吓得跪拜在地,低头道,“太后,太后,臣愚钝,冒昧!”

    武则天面色稍和,上前扶起了上官婉儿,拉着她坐到凤榻上,轻轻的拍着她的手儿,“婉儿,哀家知你还念着废太子李贤。但,我们女人若想要站在权力的巅峰,就必须付出比男人更多,就不能将自己当女人,什么情情爱爱的,再与我们无关!”

    她的手儿又抚上了上官婉儿乌黑的长,叹声道,“哀家就是侍奉了两代帝皇,才有了今时今日的权势!婉儿你不过是去侍奉圣上一人,比起哀家当年的委屈,就不算委屈!若你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哀家将对你彻底失望,你还是回掖庭去吧!”

    上官婉儿在掖庭熬了这么多年,吃尽了苦头,受尽了白眼,终于得到了武则天的赏识,熬出了头,岂能再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掖庭?侍奉杨耀这个败家子昏君,虽然令她觉得十分的恶心,但,总比重回配回掖庭好啊!

    上官婉儿的命运全在武则天的一念之间,她没有抗拒的勇气,只能选择服从,鼻子微微一酸,泪水儿沿着粉脸儿滴在了襦衣上,“太后,臣愿去圣上的后宫,替太后代管玉玺。”

    武则天和颜悦色的道,“婉儿,真是委屈你了!事成之后,哀家承诺你,免了废太子李贤的死罪,给他一块封地。你若愿和李贤在一起,哀家绝不阻拦。”

    上官婉儿低了目光,连连摇头道,“太后,臣只想侍奉太后,哪儿都不愿去。”

    武则天望着她低垂的额头,双眼之内一抹凌厉的精光掠过,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