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二十章 两个条件
    贞观殿

    奉旨前来贞观殿的上官婉儿当着杨耀、韦香儿的面,宣读了武则天的诏书。

    整个诏书上只有两点简单的内容。

    其一,上官婉儿晋封为九嫔之的昭仪,即日起入住贞观殿。

    其二,上官婉儿代掌皇帝的玉玺,今后贞观殿对外出的诏令,由上官婉儿执笔书写。

    诰书的内容,韦香儿最在意的是第一点。因为她是大唐的皇后,杨耀封不封昭仪,本该由她说了算,太后凭什么擅自册封上官婉儿当后宫的昭仪?分明就是越俎代庖,没将她这个正牌皇后当回事。

    再者,上官婉儿的容貌清丽绝伦,文思才学更是出众,论姿色伯仲之间,论才情只在她之上。杨耀平时看上官婉儿就看得眼珠儿不转了,如今上官婉儿再封了九嫔之的昭仪,入住贞观殿,就是将羔羊送进了饿狼的口中。

    上官婉儿的到来必然会动摇她在后宫的权威,她当然是一万个不乐意,而且不满全写在了脸上,对上官婉儿充满了敌意。

    杨耀最在意的是第二点。

    上官婉儿代掌玉玺,宫内的诏书须经由她之手。这就意味着,杨耀无论出什么诏书,都会经上官婉儿之手,再由上官婉儿第一时间告知虎妈。

    今后杨耀无论在后宫玩什么玄虚,再瞒不过虎妈的耳目。

    甚至虎妈可以直接用皇帝玉玺,代行皇帝的权力。换而言之,杨耀这个玉玺保管员的身份都被剥夺了,交到了上官婉儿的手中。

    今后大唐的朝堂,裴炎掌管朝政,虎妈接管玉玺和诏令,至于大唐皇帝杨耀,就没他什么事了。

    杨耀是又气又恼,刚刚往前走了一步,清理了宫内的细作,提拔了几个亲信,立刻被虎妈察觉了,将他打退了两步。

    唉!还是步子迈得太大,扯到蛋了。

    杨耀也是无奈,偏偏还不能反击。反击就意味着和虎妈正式摊牌,鱼死网破,他的胜算绝不过一成,可谓九死一生。

    杨耀正在暗中思索怎么应对这次危机,韦香儿再也忍不住满腔怒火,冲着上官婉儿呵斥道,“本宫才是后宫之,太后插手后宫之事算什么?大唐礼制还要不要了?!”

    杨耀对韦香儿胆大妄为的开口呵斥是欲哭无泪,如果说大唐皇帝都是个屁,那大唐礼制连个屁都算不上。太宗皇帝杀兄逼父淫嫂,大唐礼制在哪儿?高宗皇帝立前朝才人为皇后,甚至二圣临朝,大唐礼制又在哪儿?韦香儿真是被气昏了头,敢在上官婉儿这个大间谍面前呵斥虎妈,还要不要命了?!

    上官婉儿双眸射着令人寒的冷光,冷冰冰的说,“皇后娘娘的这句话儿,臣记下了,还有没有其他训示?”

    韦香儿显然还没意识到危机的临近,还想开骂,却被杨耀重重的扯到身后,厉声呵斥道,“韦氏,你胆敢胡言乱语,诋毁太后,朕罚你闭门思过一个月,不能出门。若思过之后再不知悔改,封后典礼作罢,朕还要废了你皇后之位!”

    他当众将韦香儿禁足,并威胁还要废了她的皇后之位,其实看在双方一场夫妻的份上,变相的保护她。否则上官婉儿直接告到虎妈面前,韦香儿是凶多吉少。

    虎妈连儿女都能随意的下口,何况一个儿媳妇?他的难兄难弟李旦有两个妃子,因被人诬告,入了宫就彻底人间蒸,死不见尸。虎妈杀一个韦香儿,简直是手到擒来。

    这还是韦香儿嫁给李显之后,第一次被他这么严厉的呵斥,甚至还被当场禁足思过。

    心高气傲的韦香儿是又羞又气,在她看来,皇帝就是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杨耀只要一雄起,就能将武则天打回后宫去呆着。杨耀之所以不雄起,只是因为他的窝囊。

    却不知杨耀身处的险境,就是在走钢丝啊!

    她强忍着泪水,指着杨耀怒斥道,“李显,你没出息,窝囊,我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么窝囊的皇帝!”

    杨耀望着韦香儿负气而去的背影,暗叹了一声,转脸冲着上官婉儿道,“上官才,哦,不,上官昭仪,皇后她只是一时糊涂,口不择言,还望多多担待。”

    上官婉儿这才刚刚到了贞观殿,地儿还没踩热就抓着了皇后的把柄,可说是大功一件,甚至可以连昏君皇帝都一并打击了,哪里会这么容易放手?

    她冷笑一声说,“圣上,皇后是一时口不择言,还是对太后久怀怨恨,臣愚钝,无从知晓。只能上报太后,由太后定夺。”

    若上报给虎妈,韦香儿哪里还有命在?

    帝后本为一体,无论杨耀对韦香儿是喜欢还是厌恶,韦香儿毕竟是他的皇后。他身为大唐皇帝,若连皇后都保不住,今后无论朝堂、后宫,谁还敢将注码押在他这一边?

    杨耀只能放下皇帝的身段,耐心的劝道,“昭仪,你新封昭仪,就逼死当朝皇后,传了出去,你的名声也不好吧!这次是朕欠你一个人情,还望你高抬贵手,放过皇后一马。”

    上官婉儿似笑非笑的讥讽道,“久闻圣上打从太子之时就迷恋皇后,如今看来,传言非虚啊!圣上是自身难保,还摊上这么个无知无畏的皇后,臣真的替圣上担忧呢!”

    杨耀对她刁钻刻薄的讥讽恍若不闻,直直盯着她的双眸,“昭仪,真的连朕的面子也不给?!”

    上官婉儿是代表太后而来,哪里会畏惧他的威胁,冷笑道,“圣上再敢威胁臣,臣一并告知太后!”

    杨耀令王德取来皇帝的玉玺,端端的摆在上官婉儿面前,沉声道,“昭仪,这是朕的玉玺。若此事就此揭过,玉玺就交由你保管。若昭仪一再相逼,这个玉玺朕还真的不给了。就请昭仪回去禀报太后,明日一同上朝会,令群臣百官来明断是非!”

    杨耀是豁了出去,逼着和虎妈、上官婉儿摊牌。因他是退无可退,退此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上官婉儿的双眸掠过了一丝犹豫,太后令她前来是接管玉玺的,不是和皇帝鱼死网破的。一切当以大局为重,若她因责罚皇后之事,与杨耀闹得水火不容,太后必会责备她不识轻重。

    上官婉儿直直的盯着杨耀道,“圣上,臣今次可以替皇后瞒了,但圣上必须答应臣两个条件。”

    堂堂大唐皇帝为了救大唐皇后,被一个昭仪威胁着谈条件,这种狗血的桥段,在穿越言情小说里,也非常罕见。

    杨耀反正脸皮厚,也没认为这是对皇帝威严的亵渎,而且一个傀儡皇帝有个屁的威严?爽快的问道,“昭仪,说吧!”

    上官婉儿道,“其一,臣只是以昭仪的身份来代管圣上的玉玺,和书写诏令,不侍寝!”

    杨耀听了这个条件是哭笑不得,但,上官婉儿既然没看中杨耀,不愿侍寝,杨耀也没必要去勉强她,毕竟强扭的瓜儿也不甜。何况,大唐皇帝对一个昭仪霸王硬上弓,传了出去更是耸人听闻,“好,朕准奏!第二条呢?”

    上官婉儿继续说道,“臣只要一个清静的院子,自带宫女侍奉。臣的寝宫,未经许可,圣上也不得入内。”

    杨耀也干脆爽快的应允了,“好,昭仪说了算。来人,送昭仪去后宫安置,未经昭仪许可,任何人不许进入昭仪寝宫。”

    两人达成了和解的条件,上官婉儿由王德领着,盈盈的去了。

    杨耀望着上官婉儿离去的背影,耸了耸肩,自言自语的道,“死丫头,我们走着瞧吧!哥不找回这个场子,妄自当了一场昏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