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二十二章 一万点暴击
    杨耀趁着王德画图的当头,径直去找不远处,正在专心致志练字的上官婉儿。

    他站在上官婉儿身后站了一会,上官婉儿是在临摹王羲之的《兰亭序》,字体娟秀,虽没有王羲之豪迈,却平生了一种女儿的清丽脱俗。上官婉儿临摹太过聚精会神,并没有注意到杨耀已到了她的身后。

    杨耀在她身后足足饱餐了一顿可人的秀色,突然开口问道,“昭仪今日还是朕喜欢的香味儿,看来真是体香,不是脂粉香!”

    上官婉儿一惊,回过头望了望他,粉脸儿上掠过一贯的厌恶之色,“圣上能不能站远些?!”

    杨耀望了望天,嘻嘻一笑道,“春暖花开时,踏青出行日,朕想微服出宫去洛阳城体察民情,昭仪愿不愿陪朕一块去呢?!”

    上官婉儿是奉命前来监督杨耀,更对和杨耀这个不学无术的昏君一同踏青全无兴趣,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圣上万金之体,若要出宫,须知会太后。”

    知会了虎妈,虎妈必然派一队兵马看着他,还去个毛啊!

    不过这却难不倒杨耀,他神秘兮兮的低声道,“昭仪就不想出宫去见一见宫外的母亲?”

    杨耀突然说出了她在宫外的母亲,上官婉儿微微一怔,在宫里已憋了几个月,她其实比杨耀更想出宫,去见一见母亲。但,太后一再严令,必须严格监视圣上出宫私会群臣,上官婉儿只能低了目光道,“圣上,太后严令不许圣上私下出宫,圣上还是死了这条心。”

    杨耀从她犹豫的眼神看出期盼,心知有戏,忙道,“太后说了不打紧,关键是昭仪愿不愿出宫去,我们可以化妆成宦人、宫女一同出去,嘿嘿!”

    上官婉儿还是摇了摇头道,“臣确实想见母亲,但不想和圣上一同出宫。”

    杨耀反问道,“昭仪,你真的这么厌恶朕?!”

    上官婉儿侧过头望了望杨耀,似笑非笑的问道,“圣上想听真话儿,就请先赦臣无罪!”

    杨耀一听她后面就没什么好话,但既然话题是他先挑起的,总不能灰溜溜的走了,“昭仪,说吧!朕,绝不恼怒!”

    上官婉儿正容道,“圣上,臣最不愿见的人之中,圣上排名第一。臣不仅不愿看圣上一眼,也不愿和圣上说一句话儿。若非太后严令臣来看着玉玺,掌管诏令,臣甚至连一步也不愿踏进贞观殿。若圣上有自知之明,请不要来打扰臣临摹字帖。”

    她的这番话儿给了杨耀一万点的暴击,一个昭仪竟公然口出厌恶皇帝到了极点的话儿,放在史书里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记载。

    杨耀气得浑身一颤,几乎就要抓狂,却听上官婉儿抿着樱桃小嘴儿笑道,“是圣上想听真话儿,赦了臣无罪,臣才说的。圣上金口一诺,可不能出尔反尔!”

    杨耀怒气冲冲的看了上官婉儿一会儿,脸上的阴冷渐渐冰释,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如水,冷声道,“朕直到今日才知,昭仪是真的这么厌恶朕,好,好!”

    他转过脸儿冲着王德吩咐道,“小德子,从今日起,昭仪想要出宫须报知朕应允。但凡昭仪接济宫外的物品,需报知内侍才能执行。”

    上官一门自从被抄家后,早已是生活拮据。母亲郑氏平日里的生活物资,也是由上官婉儿从宫里时常派人去接济。杨耀这样的安排,就是断绝了上官婉儿出宫探望母亲,还有接济母亲的希望。

    上官婉儿满脸鄙夷的望着出尔反尔的杨耀,呵斥道,“圣上这分明是挟私报复,无耻至极!”

    杨耀坐在了石几前的凳子上,不紧不慢的道,“昭仪此言差矣,既然昭仪不和朕谈感情,朕只能和昭仪讲宫规。小德子,宫规里对后宫嫔妃出宫,从皇宫往外接济物资是什么说法?”

    王德忙恭恭敬敬的道,“禀圣上,宫规明言,若无圣上恩旨,后宫嫔妃终生不得出宫。至于接济宫外,皇宫里的一切全是圣上的,私自接济宫外,论宫规是可以杖责的。”

    杨耀嘴角微微上扬,瞧着上官婉儿道,“昭仪,可听明白了?”

    按严格的执行宫规,上官婉儿当然不能随意出宫,更不能接济宫外的母亲。

    上官婉儿怒而转身道,“圣上是在威胁臣,臣要去找太后告状!”

    杨耀不紧不慢的笑道,“昭仪,你要知,西内苑有西内苑的规矩,贞观殿有贞观殿的规矩。你去向太后告状,太后若来向朕问罪,大不了朕就将你送回去西内苑,也不能放任你出宫,秽乱宫廷,玷污皇家血脉哇!”

    他直接将上官婉儿出宫探望母亲上纲上线到秽乱宫廷,玷污皇家血脉的高度,纵然闹到了太后面前,太后难道能违背宫规替她做主,放任她随意出宫?最大的可能还是严令她不许出宫,以免节外生枝。

    她既不能探望母亲,又不能接济母亲,母亲孤身一人在宫外,又该怎么生活?!

    上官婉儿气得娇躯颤,对杨耀恨得是咬牙切齿,若是目光能杀人,杨耀早已是千疮百孔。

    杨耀见已占尽了上风,之前她口不择言的仇也报了,也顺势下了台阶,“但,宫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昭仪孝顺母亲,朕也感同身受。朕愿与昭仪一同偷偷的出宫,朕自去踏青,昭仪自去见母亲,再接济点生活物品,然后我们一同偷偷回皇宫。”

    他再次提出了一同出宫的要求,这一次,上官婉儿是投鼠忌器,不敢再坚决的拒绝,反问道,“圣上出宫是想做什么呢?!”

    杨耀见她的口气软了些,呵呵一笑道,“朕说了是去踏青!”

    上官婉儿还是忌惮天后的淫威,更担心杨耀玩什么花招,仍是摇了摇头,“臣不信!圣上不说实话,臣宁死也不能遵命。”

    杨耀咳嗽了一声,压低了声儿道,“昭仪,朕要去南市转悠转悠,昭仪也要过问?!”

    上官婉儿也是时常出宫的,知道南市内是商行、青楼云集。杨耀自然不会去商行转悠,目的当然是到青楼偷香了。

    上官婉儿鄙夷的望着眼前这个昏君,内心真的是替心上人,废太子李贤不值。李贤温文尔雅,博学多才,深有明君之风,却被废了太子位关押在巴州。而眼前这个无赖昏君,却能堂而皇之坐在皇帝位上,受万人叩拜。

    这世上真的是没有天理的!

    但上官婉儿不想再去激怒杨耀,也不会轻易被他忽悠过去,“既然圣上去南市,臣就陪着圣上去南市。去过之后,圣上再陪着臣去探望母亲。若圣上不应允,便就此作罢!”

    杨耀不得不承认,上官婉儿是真的忠于职守,纵然有所妥协,也不会给他可趁之机。

    她的顽固不化令杨耀是大为头疼,这个条件已是上官婉儿的底线,不会再后退一步。杨耀若是再逼她,双方只能一拍两散,上官婉儿更会疑心他出宫的真实目的。

    杨耀无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偷偷出宫再说了。

    杨耀与上官婉儿达成了协议,便见到云珠带着尚寝局的二十来个宫女,端着一大堆锦盒,至少有三、四十个之多,进了韦香儿的寝宫。

    “嘟嘟嘟,宿主完成【骄奢浪费】的昏君行为,【昏君值】+2oo,总分:88o”

    韦香儿这十日来的败家行为,直接+2oo点昏君值,简直是意外之喜。杨耀轻松的吹了吹口哨,离开出游戏的第三个条件只有一步之遥。若开出游戏的第三个提示,还不能猜出奸人的身份,那下一步五千分,可就遥遥无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