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二十四章 太监上青楼
    洛阳最大的青楼,是位于南市的凤还巢。

    凤还巢有三层楼高,建在繁华的大道,洗浴、谈诗、嫖妓一条龙。

    杨耀一行三人,令王德冒充主人,杨耀、上官婉儿冒充小跟班儿,进了凤凰巢。

    前来招呼的侍者上上下下巡视着三人,这是进凤还巢的第一关。凤还巢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不能预先收费,便只能先行以衣冠取人,判断来者的消费能力强弱,才能安排对应消费的档次。否则,阿猫阿狗来点了最贵的歌姬、舞妓,事后却给不起钱,那不亏大了。

    侍者一眼看出杨耀一行人,虽外面罩了一层锦衣掩饰,但内里却露出了宫里宦人、宫女的服饰。

    太监上青楼,也并非耸人听闻。宦人虽没了男人的JJ,但架不住一个个心理变态,缺什么就想补什么。宫里的宦人借着出宫的机会来青楼过一过男人的瘾,侍者是见的多了。

    但,侍者疑惑的目光落在上官婉儿身上,太监带着宫女一起来嫖的,这倒真的是耸人听闻。

    侍者拦下了上官婉儿道,“按凤还巢的规矩,恕不接待女客!”

    杨耀确实可以趁机将上官婉儿拦在青楼之外,但她若回宫向虎妈如实交代杨耀脱离了监视,虎妈派人杀个回马枪来查证,不救全露馅儿了?

    杨耀咳嗽了一声,拉着侍者到了一边,指了指王德和上官婉儿,低声道,“老哥儿,我主人是皇帝身边的内侍,这个宫女是尚寝局女史,和我主人对食的宫女。我主人就是没了那话儿,又在宫里呆久了,心理极端变态。唯好**这一口,多多担待担待。”

    侍者虽听不懂**的具体含义,但也猜到一二,鄙夷的瞥过看着还算老实巴交的王德,是深有同感,“你们是点院子,还是在包房?要什么歌姬,寻常歌姬,胡姬,还是昆仑女奴?”

    寻常歌姬当然是指汉人的歌姬;胡姬一般是波斯、中亚那边来的白人胡姬;至于昆仑女奴,专指的是东南亚那边来的黑妹儿。

    对杨耀来说,他要实施计划,最好是找个不会说汉语的,暴露的机会要小很多,汉女歌姬可以排除了。

    昆仑女奴是东南亚黑人,估计不符合审美标准。可以侮辱哥的人品,但不能侮辱哥的审美眼光啊!

    杨耀思来想去,还是找个美貌的波斯胡姬更妥当。

    杨耀坏笑了一下道,“点个四通八达的院子,歌姬嘛!要个嗓门大的波斯胡姬,浪叫声大的,持久点的。”

    寻常这种宫中的宦人都喜欢安静、偏僻的院子,因不喜被人识破了身份。而且宫里的宦人都没了男人的JJ,歌姬会不会浪叫有个毛的关系,这些宦人有这个本事让歌姬浪上半个时辰?

    杨耀这种奇怪的要求,侍者从业以来还从未遇到过,不解道,“四通八达的院子,还要会浪叫的歌姬,不是院子外过往的人全听到了?”

    杨耀失笑道,“是,是啊!我才说了我家主人变态啊!平生就好这一口哇!”

    他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金钗,塞给了侍者,“不要再问东问西,快去安排吧!我主人不能离宫太久,宫里的太后、皇帝随时会召见呢!”

    这根金钗是从宫里偷偷带出来的。这种金钗乃是皇室做工,工艺精美,在韦香儿的寝宫是随处可见,但在宫外就是非常的珍贵。

    侍者是个识货的,一看金钗就知是财神爷上门了,忙将金钗接了,点头哈腰的道,“是,是。”

    “嘟,宿主完成【骄奢浪费】的昏君行为,【昏君值】+3o,总分:91o”

    杨耀三人被侍者带到了一个来往过路不绝的院子,歌姬也安排好了,是个波斯的胡姬。

    花房门前,杨耀突然止步,意味深长的望了望上官婉儿,故意的吓唬她,“婉儿,你也进来一起侍奉吧!”

    上官婉儿毕竟是个未出嫁的女儿家,面子薄,再加上对杨耀出来嫖妓的行为是恶心至极,哪里愿意守在边上看他和歌姬厮混?忙摇了摇头道,“我,在院子的小亭里守着。”

    她生怕杨耀这个荒淫昏君真的拉着她在床榻前看着和胡姬寻欢作乐,忙不迭的逃了开去,躲进了花房前的小亭里,坐在石凳上时,早已是面红耳赤。

    侍者见上官婉儿突然逃走,惊愕的问道,“不是群,那啥的。她,她,怎么不进花房?!”

    杨耀拉着侍者的胳膊到了花房门口,低声道,“不是说了嘛!我主人就是个变态,不喜欢被人看着,喜欢被人听着。”

    他将侍者拉出了花房门,笑着道,“好了,我主人要做事了,去,去,去。”

    侍者站在门口愕然望着他道,“那你还留在花房内?”

    杨耀见这个侍者还是个八卦狗仔队的,索性苦着脸儿道,“我们做下人的,当然以身侍主。唉!说多了都是泪,不说了!”

    “砰!”

    杨耀懒得再和这个八卦狗仔浪费口水,重重的关上了花房门。

    侍者瞠目结舌的望了望花房,又回过头望了望小亭里守着的上官婉儿,伸了伸舌头,暗想,这三个宫里来的宦人、宫女真会玩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花房内,杨耀端端的坐在桌子前,一面吃着满桌子备好的瓜果、糕点,一面望着颇有几分姿色,身材也是出众的波斯胡姬,问道,“喂,美人,你会说汉话?”

    波斯胡姬忙道,“是,是,我来大唐已五年了。”

    杨耀将一棵葡萄塞进了口中,从怀里再掏出了一个小玉扳指,摆在桌子上,继续道,“只要你乖乖听话,这个是给你的小费。”

    波斯胡姬常年混迹青楼,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玉扳指的珍贵,这个小费真的是不菲,忙开始脱衣服,准备侍奉杨耀上榻寻欢作乐。

    杨耀摇了摇头道,“我不要你侍奉,只需要你和小德子坐花房的床榻上,仿效着男女间那事儿的浪叫,时断时续的叫上一个时辰,这个玉扳指就是你的。”

    波斯胡姬被他搞得一头雾水,愕然问道,“一个时辰?”

    杨耀将最后一颗葡萄塞进了嘴里,起身走到另一方向的木窗边,推开了木窗。

    他见窗外也是人来人往的,回过头道,“是,你只负责叫,其他的小德子来应付。”

    波斯胡姬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但贵客有这个要求,她也只能这么照办,点头应允,立刻开叫了一声。

    “对了,这么叫就对了!”

    在花房里的浪叫声里,杨耀从木窗翻了出去,再偷偷的拉上木窗。

    他拍了拍身上灰尘,刚要离去,却见到五、六个闻着浪叫声而来的嫖客、歌姬正瞪大了眼儿的望着他。一间充斥着浪叫的花房,一个从花房木窗偷偷溜出的人。这人不是变态偷窥狂,又是什么?!

    杨耀是全无惧色,反正这个年代又没有新闻联播,众人也不知皇帝长什么样儿,怕个屁啊!

    在众人的目光里,杨耀轻松的吹着口哨而去。时间珍贵,他费尽脑汁,终于想了这么个现场直播的法子摆脱了上官婉儿的监视,还要赶着去见狄仁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