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二十八章 猜诗谜
    上官婉儿见他停了车,还以为他说不过就想动粗,鄙夷的迎上他愤怒的目光,凛然不惧道,“圣上想做什么呢?我回宫去告诉太后!”

    杨耀见她又拿虎妈来狐假虎威,不瘟不火的道,“昭仪,你说朕不如废太子李贤,朕哪点不如他?”

    上官婉儿嘴角微微上扬,尽是不屑之色,“圣上论治国,论文采,哪里又比得上太子李贤?”

    她对废太子李贤是一口一个太子,唤得十分亲近,杨耀是怒极而笑,“废太子连太子位都坐不稳就被废了,朕如今已身为大唐皇帝,他治国哪里就比朕强?难道找一群文人团队注解几句后汉书,就能治国了?何况注解后汉书,废太子不过是挂名而已,还不知其中有几分是他的功劳,几分是当时东宫文人幕僚的心血!”

    上官婉儿见他诋毁心上人李贤,愤而反击道,“圣上是亲眼所见?凭什么说不是太子李贤亲自注解?!”

    这些车轱辘话,焉能难得住杨耀?他嘿嘿一笑道,“婉儿你是亲眼所见?凭什么说就是他亲自注解的?太宗时期魏王李泰主编的《括地志》,魏王亲自去考察过地形?亲自去测量过?还不全是幕僚文人的功劳,挂名在他的名下!”

    “既然朕和婉儿都没亲眼所见,婉儿凭什么就一口认定朕的文才不如他?!”

    上官婉儿冷笑一声道,“圣上有文才么?!就知盗人诗句!”

    杨耀直直的盯着她水汪汪的双眸,突然失笑道,“婉儿,你是自负才高八斗的才女,是么?敢不敢与朕赌一局文才呢?!”

    上官婉儿一听这个不学无术的皇帝竟提出要比文才,这正是她最擅长的,瞬间就来了兴致。这个昏君的底细,之前那《少年行》已露了馅儿,只会盗他人的诗句,没半分真才实学,不屑的道,“圣上要与臣赌文才?怎么赌?偷他人的诗可不成!”

    杨耀耸了耸肩道,“朕不欺负婉儿女流之辈,赌法由婉儿你来定,赌注由朕来定。”

    上官婉儿自负才学,论文采哪里会怕了一个昏君。她最担心的就是皇宫之内有高人指点杨耀作弊,才能写出《少年行》这种精妙绝伦的诗句。如今杨耀是孤身一人,连王德都不在马车前,那就不会再有高人指点。

    何况杨耀还爽快的由她来指定赌法,就更没有作弊的可能。这个赌局,怎么看都是她必胜啊!

    上官婉儿自认为已有十成把握,便微微一笑,反问道,“圣上,赌注是什么呢?”

    杨耀伸了伸懒腰,斜躺在马车的榻上,上下巡视着上官婉儿的娇躯,目光落在她粉嫩得令人垂涎欲滴的樱唇上,坏笑了一下,“朕若输了,立刻向婉儿赔礼道歉,今后婉儿说什么就是什么。若婉儿要是输了,让朕亲一亲小嘴儿就行了。”

    上官婉儿双眸波光粼粼的望着杨耀,皇帝这个亲嘴儿的要求确实带着深深的居心叵测。但,她压根就没想过会输给杨耀,关心的只是杨耀对她唯命是从的承诺,会不会真的兑现,“圣上若是反悔呢?!圣上敢不敢以列祖列宗一个誓,绝不食言!”

    “朕乃皇帝,金口一诺,本无需起誓自证。但既然婉儿的要求,朕破例应婉儿一次。”

    杨耀微微一笑,举起单手,伸出三根手指指着天道,“朕以列祖列宗的名义起誓,对上官昭仪金口一诺,绝不食言!”

    上官婉儿见他真的立了誓,也就松了口气,“好,臣与圣上赌了!”

    两人立下了赌局,上官婉儿低了目光,思索着采用什么赌法是必胜呢?

    唐朝赌诗,不外乎就是应景诗、行酒令,还有就是猜诗谜。

    应景诗

    应景诗的好坏,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若杨耀输了玩赖,非要说他的诗好,不是纠缠不清?他是皇帝,上官婉儿能找谁评理去?谁又敢来凭这个理?

    上官婉儿摇了摇头,暗中否决了这个主观成分太大的赌法。

    行酒令

    其实就是后来的飞花令,也就是诗词接龙,胜负不仅与腹中诗句的储备量有关,更与现场的运气等因素有莫大的关系。杨耀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儿,想必是在高人指点下,早背下了不少好诗好句。万一突出奇招,设个坑等她去跳呢?

    行酒令的风险极大,上官婉儿又摇了摇头,暗中的否决了。

    唯一可以赌的,就是猜诗谜了!

    上官婉儿才不信杨耀能事先想到准备这个赌局,况且以她的才华,什么诗谜能瞒得过她呢?早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上官婉儿越想越是开心,抿嘴一笑道,“圣上,我们来赌猜诗谜。一人出一题,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杨耀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他虽然将赌法的选择交给了上官婉儿来决定。但他早已料定,以上官婉儿谨慎的性子,必然会选择最稳妥,胜负又一目了然的猜诗谜。

    这其实是他和上官婉儿的一场心理战,上官婉儿果然落进了他预先设好的坑里!

    杨耀摊了摊手儿道,“好,就猜诗谜呗!婉儿你先出题。”

    上官婉儿开口吟道,“浮香绕曲岸,圆影覆华驰,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圣上,这谜底是什么呢?”

    以杨耀浅薄的诗词功底,单凭字面是猜不到的。但,这诗,杨耀在初中就背过。当时,还被罚抄了三十遍,是记忆深刻。

    杨耀笑了笑道,“婉儿啊!这是卢照龄的《曲池荷》,谜底当然是荷花了!”

    上官婉儿微微一惊,她能猜到杨耀或许能答出,但这么快就答出,还是有点出乎她的预料,点了点头道,“是荷花,圣上出题吧!”

    杨耀先出了一唐朝中后期一个叫张打油的市井诗人的一最著名的打油诗。这诗在这个时代绝对是冷门中的冷门,他不信上官婉儿能想得到谜底,“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婉儿,谜底是什么呢?”

    上官婉儿愣在当场,这既不是她最擅长的宫体诗,也不是上得了台面的应制诗,而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只在市井间流传的打油诗!

    但两人之前的约定并未言明不能出打油诗,上官婉儿也无法反驳,目光落在了马车窗外,陷入了沉思。

    马车外下了起纷纷的冬雪,一片片飘落进马车之内,上官婉儿双眸微微一亮,兴奋的道,“圣上,谜底是雪!”

    杨耀未料到这么诡异的一打油诗,上官婉儿也能猜中谜底,真的令他大吃一惊,这个上官婉儿还真是有几分聪明!

    赢要赢得光明磊落,上官婉儿能出人意料的猜中谜底,杨耀也就爽快的认了,“谜底正是雪,打平了,婉儿继续出题吧!”

    杨耀能答出卢照龄的《曲池荷》,上官婉儿并不吃惊。因卢照龄本就是初唐名满天下的诗人,这曲池荷也成诗于三十年前,杨耀能一口答出,也并非难事。

    看来杨耀并不是真的如她之前预料的不学无术,必须要加大出题难度了。需要找一个不出名的中青年诗人的诗,还要是没在世上流传过的!

    上官婉儿略作沉思,想起了半个月前,一个朝堂官员刚刚进献给太后的一诗。因太后忙于政务,还没来得及欣赏,只是由她誊抄了,压在文案底,杨耀肯定未听过。

    上官婉儿欣喜的吟道,“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圣上,谜底是什么呢?”

    杨耀还以为上官婉儿能出一个什么难于上青天的诗谜,听了几乎要捧腹大笑,这不就是小学二三年级就背过的诗?

    他不假思索的答道,“这是李峤的《风》,谜底自然就是风了。”

    连这么一监察御史李峤新鲜出炉,进献给太后的诗,杨耀都能一口答出,上官婉儿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愕然望着他道,“圣上安派人在监控太后的寝宫?”

    杨耀失笑道,“婉儿啊!朕猜中了就是猜中了,不要捕风捉影的找借口啦!这话要是传到太后的耳里,估计寝宫里那些无辜的宦人、宫女不知要牵连多少。”

    上官婉儿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岂能凭几诗句就武断的认定杨耀在太后寝宫安插眼线?她拿不出证据,汇报了也会被太后呵斥。

    既然杨耀猜中了谜底,上官婉儿只能无奈的认输,“圣上出题吧!”

    对诗词一道,杨耀肚子里的货非常有限,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持久战下去。对诗词造诣深厚的上官婉儿有利,对他则十分不利。

    杨耀暗暗一笑,“下一,必须要出绝招必杀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