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章 第三个提示
    一阵寒风吹来,吹开了车帘,上官婉儿早已一片空白的脑子,也渐渐的清醒过来,将他的胸膛撑开了些,香唇离他脸颊远了些,双眸已渗出了泪花儿,“圣上说了只一下,为什么这,这么久?”

    杨耀凝视着美人如水的双眸,轻轻抚摸着她滚热的脸蛋儿,指尖划过了之前尽情品尝过的香唇,失笑说,“朕与婉儿在一起,就如白驹过隙,度年如日,嘿!”

    冷风掠过脸颊,上官婉儿脸儿上的红潮渐渐的褪去,重重的推开了他再次前来冒犯的手儿,嗔怒道,“但臣却是在度日如年,臣输的赌注已还清了,圣上不许再来侵犯!”

    杨耀见她立刻翻脸,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并不屈服。

    这次调戏行动以失败告终,杨耀是暗自懊悔。

    女人嘛!彻底的拿下了,那就是风流。像杨耀这种不痛不痒,进行到一半就中途放弃的,那就是下流。

    你是昏君也,不好好将昏君事业扬光大,还想学人当柳下惠?!自作自受,该!

    错失良机的杨耀无奈的笑了笑,替上官婉儿拭了拭泪水,便缩回了手儿,坐得离她远了些,“婉儿的小嘴儿是朕尝过最香甜的。朕决定了,会对婉儿你负责到底的。”

    “谁稀罕你这个昏君负责?无耻,无赖,荒淫......”

    上官婉儿暗暗将杨耀骂了遍,遇上这么个厚脸皮的无赖皇帝。她是说也说不过,躲也躲不了,甚至比文采也比不过,还能有什么法子?!她能想到唯一的法子,就是拒绝再和杨耀有任何的言语交流!

    她将骂人的话儿强行吞了回去,坐到了马车的最右侧,不再和杨耀说话儿。

    杨耀嬉笑着唤道,“婉儿?!”

    上官婉儿侧过头望着窗外,对他视如不见!

    杨耀知道她今日被平日里厌恶的皇帝强行亲了嘴儿,早已委屈到了极点,再去逼她就是适得其反了,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在一时!

    他拍了拍马车厢,将头儿探出了马车外,大喝道,“王德,去泰水大人的府上。”

    老丈人是泰山,丈母娘就是泰水。

    杨耀一口一个泰水,上官婉儿虽然打心眼里不愿与他沟通,但事关探望母亲,她是不能不开口,“寒舍简陋,不敢有劳屈尊降贵,马车在街口等着就行了。”

    杨耀见她终于还是开了口,哈哈一笑道,“婉儿不是不和朕说话?你又输了!”

    上官婉儿轻咬着樱唇,越想越气,但偏偏却无可奈何。

    杨耀正要再调戏、挑逗几句,系统的声儿响起,“嘟,宿主完成【贪恋女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1oo,总分:1o7o”

    杨耀微觉愕然,和韦香儿、云珠只加5分,3分,怎么调戏上官婉儿能加1oo分?系统是怎么判断的呢?能掌握到刷【贪恋女色】的窍门,对刷分相当的重要。

    他打开了与系统沟通的界面。

    杨耀:为什么调戏上官婉儿能+1oo分?而韦香儿、云珠只能+1o分以下?

    系统客服:【贪恋女色】的昏君值与难度,荒淫程度正相关。韦香儿、云珠本就是宿主的女人,难度值为一颗星,当然加分少。上官婉儿是带敌对属性,而且还有意中人的女人,难度是五颗星。连这种女人宿主都不放过,之前种种的行为称之为色情狂丝毫不为过,1oo分是宿主应得的,笑纳吧!

    “噗!”

    系统这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呢?杨耀也听不出来,色情狂算什么,孔老夫子都说了,吃饭、好色是人的本性,只要能刷昏君值,色魔又咋了?这些虚名都是浮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阿弥陀佛!

    “嘟嘟嘟,宿主的【昏君值】已达到1ooo分,游戏给出奸人的第三个提示,请宿主接收。”

    “【游戏提示三】:此人性别为男,年龄四十岁以上。”

    杨耀坐在马车里,望着窗外纷飞的雪花,暗暗的分析。

    性别男,基本可以排除他的皇妹太平公主,以及其他所有皇室的公主,命妇。

    年龄四十岁以上,包括他的兄长李上金、李素节、废太子李贤,弟弟李旦在内,老爸李治所有的子嗣都可以排除。

    在第三个条件开出后,圈定奸人的范围,就是辅政大臣裴炎,还有凌霄阁二十功臣的后人。奸人的选肯定是裴炎,至少占了7o%的几率,余下的诸人占了3o%的几率。

    西内苑

    武则天批阅了最后一本奏折,这才抬头望着恭恭敬敬跪拜在龙案之前的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已跪了一个时辰,自一进西内苑,武则天便是脸色阴沉,既不让她起来,也不开口说话。

    她也不敢僭越,只能老老实实的跪着,等武则天训话。

    武则天放下了奏折,一双不怒自威的凤眼直直的盯着她,“婉儿,你来找哀家,有何要事?!”

    上官婉儿低了目光求恳道,“太后,臣,臣不想再留在贞观殿,想回西内苑侍奉太后。”

    武则天面容波澜不惊,平淡的问道,“圣上又怎么了?!”

    上官婉儿哪里敢说两人秘密出宫后生的事儿,只能左顾而言他,“太后,圣上实在太奸诈,狡猾。臣,臣不是对手,担心误了太后的大计。”

    武则天面色渐渐的阴冷了下来,“婉儿,哀家看,就不是圣上奸诈,而是你没有遵照哀家的指示,私自和圣上出宫了吧!”

    陡然被太后揭穿了两人秘密出宫之事,上官婉儿猛地一颤,已心知肚明,随同她一起到贞观殿的两个宫女也是太后的眼线。这两个宫女名义上是侍奉她的,其实是监视她和皇帝的。

    上官婉儿自知这次太疏忽,匍匐在地,求饶道,“臣知罪!知罪!请太后责罚!”

    武则天冷冰冰的声儿继续传来,“婉儿,你说一说,这次出宫,你和圣上都做了什么?”

    宫里四处都是太后的眼线,上官婉儿不敢再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的道,“臣只是太想念母亲,出宫看了母亲一次。圣上去了洛阳最大的青楼,凤还巢寻欢作乐。但,臣随时监视着圣上的一举一动。”

    武则天微眯着双眼,冷冷的道,“你真的确定,圣上一刻也没有逃出你的监视?!圣上和那些歌姬寻欢作乐时,你也守着一侧?”

    上官婉儿如实的道,“臣,臣守在花房之外,并未入内。”

    武则天神色凝重的道,“这不就是你的疏忽?若圣上趁机去偷会朝中大臣了呢?!”

    上官婉儿暗自恍然,杨耀这一次出宫搞出这么多事,难道真的不是去凤还巢寻欢作乐,而是私会朝臣?

    她醒悟得也太迟了些,这个时候若再自承监督有过失,太后只会怀疑她不过是在被揭穿后,推卸罪责,反而于事无补。

    上官婉儿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装傻充愣,低声道,“婉儿愚钝,确实看不清圣上的谋划,请太后责罚!”

    武则天缓缓的道,“责不责罚,待哀家审明了这次出宫的来龙去脉再与你计较。切记下次绝不能再自作聪明,明白了?!”

    上官婉儿咬着樱唇,轻声应了。她在等武则天的答复,将她调回西内苑的答复。

    经过和杨耀的几次交往,她真的不愿再去面对那个看不透深浅的昏君皇帝。她也不知再在贞观殿呆下去,会不会喜欢上那个看着讨厌,却又不断撩拨她心弦的昏君。

    她还等着李贤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日,绝不能喜欢上那个昏君!

    武则天继续道,“婉儿,回贞观殿后,替哀家拟诏,册封武承嗣为礼部尚书,武三思为兵部尚书,着中书省批复。”

    太后交代了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利用她书写诏令,掌控玉玺的权力,大肆提拔武承嗣、武三思等武家子弟,在朝中安插势力。

    武则天直接否决了上官婉儿想调回西内苑的请求,上官婉儿的心儿浮现出深深的失望。但,太后的脾气她是一清二楚,也不敢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