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三章 一个备胎
    虎妈要派人前去凤还巢查证,杨耀暂时也苦无良策,叹道,“朕问心无愧,太后怎么查,朕都不惧!”

    上官婉儿见他神色间明明略见惊慌,十之八九是心中有鬼,却还在嘴硬,没好气的道,“圣上,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若太后派个酷吏前去,酷吏为了博取功名,栽赃嫁祸呢?当年汉武帝的戾太子,何尝又有反心,还不是被江充这些酷吏给逼反了?”

    她说的也是在理,虎妈真的要给杨耀找一个罪名,那还不容易?何况还无须虎妈动手,就是周兴这些酷吏也会想方设法的给杨耀编排罪名啊!

    杨耀的眼珠儿微微一转,最了解虎妈性子的人,是上官婉儿;能掌握虎妈第一手情报的人,也是上官婉儿。

    她必然会有应对的法子。

    再换句话说,若上官婉儿都没法子可以应付虎妈过关,和虎妈没说过几句话的杨耀又怎么可能过关?

    杨耀之前的惊慌全不见了踪影,哑然失笑道,“那婉儿来告诉朕,这次有什么法子可以顺利过关呢?!朕和婉儿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朕过不了关,婉儿也过不了关。”

    他的行为就是得寸进尺,上官婉儿不站边已是最大的让步。若再出谋划策,那就是连中立的立场也没了,站到了他这一方。

    杨耀就是故意要拉上官婉儿下水来湿一湿脚,女人的出轨背叛,只有零次和n次。一旦开了口子,就会越行越远。

    上官婉儿见他还打蛇随棍上,赖上了自个儿,花容一沉,冷冰冰的道,“圣上居心叵测,臣不会上当。”

    上官婉儿并不上钩,也在杨耀的预料之中。

    从掖庭摸爬滚打十余年上位的上官婉儿,年岁虽然是小女生,但和小女生有半毛钱关系?她若不是圆滑世故,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性子,怎么可能从暗无天日的掖庭出人头地?

    现实社会里,哪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能不靠上床,蹦跶到ceo身边去当秘书,还委以重任?何况虎妈还是天下间最大的ceo,选人的标准更为严苛,选出来委以重任的心腹亲信,是什么性格的人,还用多说?

    杨耀突然生出一种预感,上官婉儿之前陪着他出宫,甚至眼下给他报信等种种的行为,或许,并不是被他忽悠了。

    上官婉儿真正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找一个备胎。

    这一场政权更替的风波,关系到皇帝杨耀、太后武则天、权臣裴炎三方的激烈博弈,形势太过诡谲,变数太大。

    上官婉儿既然看不清谁输谁赢,只能选择最稳健的方式,就是明面上效忠太后,暗地里再留一条后路,将皇帝当成了备胎。

    杨耀思索了一会,想清楚了来龙去脉,终于嘿嘿一笑道,“婉儿,朕若是酷吏审问了,保不准为了戴罪立功,会胡乱攀咬波及到婉儿,唉!婉儿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朕会感激在心!”

    他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上官婉儿狠狠的瞪他一眼,正要呵斥,却听杨耀抢先接了话,“婉儿想说,从未见过如朕这般无赖的昏君嘛!嘿!朕从头到尾就没否认过自己是昏君,婉儿今后也无须时时挂在嘴边,惹自个儿恼怒生气,何必呢?”

    上官婉儿被他气得哭笑不得,轻咬着樱唇,低声道,“圣上知道凤还巢背后的主人是谁么?”

    这,杨耀只知道凤还巢乃是洛阳最大的青楼,还真不知凤还巢的主人是谁,忙问道,“谁?”

    上官婉儿没好气的望了他一眼,眼神中尽是讥讽,“圣上连这个都不知,还去凤还巢折腾?凤还巢乃是太平公主的夫婿,薛绍,河东薛氏的产业。前几日,公主刚刚产下一子,圣上身为皇兄,应该上门去恭贺恭贺皇妹!”

    上官婉儿这个建议算是金玉良言!

    只要薛顗、薛绍兄弟愿替杨耀遮挡,大不了让那个侍者,波斯胡姬直接消失,虎妈派人前去又能查到什么呢?

    薛绍乃是太平公主的夫婿,他背地里对虎妈有没有怨言,史无明载。但薛顗却是实实在在的与虎妈是敌对立场,历史上也是看不惯武氏当权,勾结李贞叛乱被虎妈处死的。

    看来,驸马府这一趟是必须要去了。连理由上官婉儿都替他想好了,就是去恭贺皇妹太平公主生了贵子。

    杨耀直直凝望着上官婉儿的双眸,明知故问的问道,“婉儿,你为什么要帮朕,难不成......嘿!”

    上官婉儿白了他一眼道,“圣上大可继续自作多情,臣只是提醒圣上,今后谨言慎行。若无要事,最好不要来招惹臣,以免引起太后的疑心。”

    杨耀本想讨几句口舌便宜,却再次被上官婉儿拒之千里之外,自讨了没趣。

    他正待再说,却听到两个宫女敲着寝宫的大门,大声呼喊道,“圣上,昭仪,奴婢有要事禀报。”

    两个宫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来打岔,显然是对两人长时间的说话,却不干‘正事’起了疑心。

    做戏做全套,杨耀笑了笑道,“婉儿,请陪着朕演一演霸王硬上弓的戏了!”

    上官婉儿点了点头,伸手将云鬓上的金钗、玉簪全脱了,散乱的秀披散在肩,人也卷缩进了被褥之内,就像是刚刚生了一出暴力春宫戏。

    杨耀一面做着穿衣的动作,一面揭开了布幔,脸上已挂上了冲天的怒火,似足了兽欲没得到满足的恶霸。

    在上官婉儿佯作的哭泣声中,杨耀怒气冲冲的出了寝居,走到门口还瞪了两个守在门口的宫女一眼,怒喝道,“两个多嘴多舌,没眼水的奴婢,敢坏朕的好事?!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两个宫女齐齐跪下,目光却在偷瞧布幔间床榻上,衣衫不整,还在哭泣不止的上官婉儿。

    以两人的眼光,确实看不出有任何端倪,只能恭恭敬敬的道,“圣上,太后请昭仪前去西内苑,奴婢是不能不禀报。”

    “你们两个奴婢不识规矩,朕罚你们扛着马子去院子里罚站,一日不许吃饭!”

    杨耀早看这两个虎妈的眼线不顺眼,便趁机稍作惩戒。这两个宫女只要还想呆在贞观殿监视,便不能违背皇帝的旨意,这个哑巴亏就只能白白的吃了。

    杨耀惩戒了两个宫女,出了口气,便扬长而去,心里却在暗笑,他扮演的角色里,又要加上一个霸王硬上弓的恶霸皇帝。

    唉!哥的戏路实在太广了,活生生一个影帝,奥斯卡欠哥一个小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