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四章 河东薛氏
    次日清晨,杨耀便打着恭贺太平公主喜生贵子的幌子,公开的摆驾驸马府。

    随行的有内侍王德,十来个宦人、宫女,奉命“监督”杨耀的上官婉儿,还有监视上官婉儿的两个宫女。

    杨耀这一次驸马府之行,可不是空手而去,随行可是带着三个大礼包的。

    第一个大礼包是给皇妹太平公主的,就是弥足珍贵的百鸟裙。尚衣局在三个月内,遵照杨耀的要求,加班加点的制成了一件百鸟裙。这件百鸟裙本来是为皇后韦香儿量身定做的。但韦香儿如今被禁足在贞观殿,杨耀也就借花献佛的转赠给了皇妹太平公主。

    杨耀虽然不知这个皇妹有什么爱好,但女人嘛!除了虎妈那种骨骼惊奇的女汉子,对漂亮衣服的免疫力几乎为零,想必太平公主也不会例外。

    第二个大礼包是给皇妹新生的婴儿,薛崇训,赐爵薛国公。亲王之子封国公,乃是寻常礼制。公主之子封国公的十分少见,这份厚礼,足以表明杨耀对太平公主的恩宠有加。公主一家人只要站队在杨耀这方,保管是吃香的,喝辣的。

    上官婉儿昨日便已书写好了赐爵的诏书,加盖了玉玺印,又连夜送去西内苑交给武则天御览。以武则天的眼光,一眼就看出杨耀破例给太平公主刚刚出生之子册封国公,目的当然是拉拢这个皇妹。

    但武则天十分疼爱这个女儿,女儿有了外孙,她也欢喜不已,册封国公也是说到她心坎上了,总不能为了捕风捉影的针对皇帝,就将这册封诏书退回吧!

    武则天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照准,又在诏书之内加封了一千匹丝帛,二十担珠宝作为母亲的心意,一并令杨耀送了过去。

    第三个大礼包就是给驸马薛绍的,册封金紫光禄大夫。所谓的金紫光禄大夫,官阶正三品,但却是个散官,没有具体的官职。而是类似于穿越前的中央政策委员会委员,属于皇帝的参谋顾问。加封这么个爵位高没实权的散官,既能拉拢薛绍,也不牵涉到外廷的权力分配。

    薛顗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政治投机者,杨耀就是要将薛绍也拉上贼船,将河东薛氏收为己用。

    至于其他的奇珍异宝,绫罗绸缎,则不计其数,至少装载了二十辆马车。全是由太府卿韦弘敏大开绿灯,连夜从府库里运送出来的。

    杨耀这一次前去驸马府,就是打糖衣炮弹,兼刷【骄奢浪费】昏君值的。

    一行人到了驸马府门前,薛顗、薛绍兄弟早已率全府上下在门口恭候多时,只有皇妹太平公主还在坐月子期间,不便出来接见。

    杨耀亲热的与薛顗、薛绍两兄弟寒暄客套了一番,便率众进了驸马府,一路前去太平公主的寝居探望。

    一行人在月子房前止步,按照风俗,男人擅进月子房,既不合礼数,更不吉利。

    杨耀冲上官婉儿望了一眼,使了个眼色道,“昭仪,朕就不进去了,你代朕前去问候皇妹。嗯,再将册封朕的外甥的诏书,还有太后赏赐的礼物,一并送进去,令皇妹高兴,高兴。”

    上官婉儿心领神会,又冲着随行的两个宫女道,“你们带着诏书,礼物,随我一同去拜会公主。”

    两个宫女迟疑的望了望杨耀,这么一来,皇帝不就脱离了二人的监视?但,众目睽睽之下,两个宫女哪里敢公然违抗皇帝、昭仪的旨意?只能无奈的舍弃了对杨耀的监视,恭恭敬敬的前去听从上官婉儿的安排。

    上官婉儿,两个宫女进了太平公主的产房,杨耀这才由薛顗、薛绍两兄弟陪伴着,去了后花园落脚休息。

    因杨耀来得太唐突,直到今晨驸马府才得到消息,准备仓促,只能令下人在后花园设宴款待杨耀。

    杨耀来回的打量了薛家的两兄弟,薛顗三十来岁,精明而干练;薛绍二十岁左右,白皙俊美,乃是名副其实的美男子一枚,难怪皇妹吵着嚷着要嫁这么个高富帅。

    薛顗恭恭敬敬的冲杨耀行礼道,“圣上圣驾驾临,臣招待不周,惶恐惶恐!”

    杨耀为了体现‘亲民’的作风,在横榻上就这么随意的坐了,面上也是春风般的和颜悦色,“是朕来得唐突,与薛家无关。朕与薛家乃是亲戚,何须客气,来,来,坐。”

    待薛顗、薛绍兄弟在他左右两侧下方坐了,王德取出了诏书,当众册封薛绍为金紫光禄大夫。薛绍之前只是散骑常侍的散官,如今被加封为金紫光禄大夫,就是连升了好几级。

    “嘟,宿主完成【任人唯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7o,总分:114o”

    薛绍忙向杨耀跪拜谢恩,杨耀将他扶了起来,笑道,“今后,驸马可无需传召进宫,最好多来宫里走动走动,与朕多说说话嘛!”

    薛顗要老陈持重不少,这次皇帝上门一来就大肆封赏,显然意图不明。所谓无功不受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薛家若不问青红皂白就受了皇帝的恩惠,怕今后会惹来祸事。

    薛顗冲下人使了使眼色,令下人们全退了。杨耀也心照不宣的令侍奉的宦人、宫女全退了,只留下了王德一人。

    既然在场已没了外人,薛顗直冲冲的问道,“圣上大肆封赏薛家,必有圣谕,还请明示。”

    薛顗既然将话挑明了,杨耀也不再转弯抹角,不紧不慢的道,“朕希望爱卿与朕站在同一战线,共同对抗为祸天下的大恶之徒。”

    朝堂之事,薛顗是了如指掌,皇帝一直呆在后宫,从不干政,而裴炎、太后的斗争已是路人皆知。他不知皇帝突然找上门来,口口声声大恶之徒所指何人,到底是裴炎,还是太后,佯作愕然问道,“圣上何出此言,谁会为祸李唐天下?”

    杨耀肃容道,“爱卿,如今朝堂之上能做主的,没一个是姓李的。无论谁人胜出,李唐江山还是原来的李唐江山?”

    薛顗这下算是听懂了,皇帝眼中的敌人,不止是裴炎,还有太后。皇帝此行的目的,自然是想拉拢河东薛氏作为臂膀,共同对抗独揽朝政的裴炎,还有虎视眈眈的太后武则天。

    当然,这个皇帝素有昏君之名,河东薛氏纵然全家性命押上作赌注,也不敢买在这个昏君的头上啊!

    薛顗支支吾吾的推诿道,“圣上,这,臣乃闲云野鹤,臣弟也是不问政事的驸马都尉。纵然有心匡扶社稷,也恐有心无力啊!臣深恐圣上所托非人,还请圣上另觅贤才!”

    杨耀听了是怒火暗生,薛顗一口一个闲云野鹤,他算个毛的闲云野鹤?闲云野鹤还会陪着李贞、李冲一同造反,明明就是政治投机客一个,在朕面前装什么淡泊名利?!

    无非就是薛顗并不看好杨耀这个昏君,不愿将注码下在杨耀身上罢了。唉!当昏君也有当昏君的烦恼,谁敢将全家性命压在一个昏君头上呢?

    该怎么说服薛顗、薛绍兄弟,将河东薛氏收为己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