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五章 既得利益集团
    要说服薛顗、薛绍兄弟,和说服狄仁杰可不同。

    因为薛家兄弟和狄仁杰之间,无论上位缘由,还有政治理念完全不同。狄仁杰上位是想一展胸中抱负,而薛家兄弟,史书未有明载他们干了什么利国利民的事。关于这两兄弟的描述,大多是集中在太平公主和薛绍的八卦爱情故事上。

    薛家兄弟的所作所为,甚至出点,不过是为了保证河东薛氏的利益不被侵犯,甚至能更进一步而已。

    用通俗的话来说,河东薛氏就是大唐的既得利益集团。

    杨耀面带犹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捉着薛顗的手儿道,“薛爱卿,朕之前虽然做了些荒唐事儿。但,令堂与先皇乃是同母的兄妹,爱卿与朕也是血脉之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李唐基业岌岌可危的关头,爱卿于情于理,也该选择站在李唐一方。”

    杨耀是话里有话,更牵涉到李唐江山存亡的高度,却是言之在理。

    因杨耀这个皇帝本人是不是昏君,对河东薛氏根本无关紧要!

    要紧的是,杨耀乃是大唐皇帝,乃是全天下权力、利益的中心点。大唐帝国一切的权力、利益分配,包括李唐皇族,依附李唐皇族的皇亲国戚的利益,都是围绕着杨耀这个大唐皇帝来进行分配。

    若大唐皇帝都失败了,无论是太后,还是裴炎获胜,就代表着之前的利益分配格局会被彻底打破,然后再转移到以虎妈、裴炎为中心的权力、利益分配格局。

    在这个过程里,必然有新兴政治势力登场,比如武氏子弟,周兴、来俊臣这些酷吏。当然还有张柬之、狄仁杰这些能臣。

    必然会打击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比如李唐皇室,还有河东薛氏这些依附皇权而获得利益的皇亲国戚。

    所以杨耀的成败,并不是他一个昏君的成败,而是关系到眼下这个权力、利益分配格局的成败,牵涉到成千上万人的荣辱,自然也包括河东薛氏的荣辱。

    薛家能有眼下的荣华富贵,只因为他们乃是李唐的皇亲国戚。若李唐江山易主了,他们的荣华富贵也不可能长久保存。

    薛顗、薛绍互望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犹豫。

    薛顗沉吟道,“圣上,自圣上登基以来,太后一直在拉拢李唐皇室,也通过公主向河东薛氏递了话儿,会一如既往的保证河东薛氏的利益。圣上,是不是太多虑了?!”

    朝臣、李唐皇室、以皇亲国戚身份存在的士族门阀,乃是天下间最大的三股力量。

    杨耀的策略就是合纵之策,将这三股力量结成同盟,虎妈纵然再有手段、威望,必然也掀不起任何风浪,只能乖乖的接受退回后宫养老的结局。

    但,杨耀能看出的关节点,虎妈当然也看得一清二楚。虎妈的策略就是连横,使缓兵之计,采取分化的策略,将杨耀、裴炎、李唐皇室和皇亲国戚逐一击破。

    只不过因杨耀扮猪吃虎的伪装昏君、妈宝男,令虎妈暂时无从下口。只能将矛头从皇帝杨耀的身上,转到了大肆提拔亲信,意图不轨的辅政大臣裴炎身上罢了。在虎妈看来,无论是先击破皇帝,还是先击破裴炎,不过是先后顺序不同而已。

    杨耀前来驸马府之前,早已定下了说辞,缓缓的道,“薛爱卿,驸马,朕昨日在宫里听了一个故事,来与二位分享分享。”

    “在大森林里,住着一头猛虎,一只自以为聪明的狐狸,还有一大群动物。猛虎吃野彘的时候,狐狸在隔岸观火;猛虎吃金钱豹的时候,狐狸自以为事不关己;猛虎在吃黑熊的时候,狐狸甚至在幸灾乐祸,以为自己狐假虎威的机会到了。等猛虎来吃狐狸的时候,狐狸才现,整个大森林里连一个帮手也没有了。”

    他的这个寓言简明扼要,生动描述了眼下天下、朝堂之争的局势。而那只自以为聪明的狐狸,就是像河东薛氏这种自以为虎妈上位之后,能获得重用的皇亲国戚。

    薛绍的目光闪烁不定,可见他的内心也在犹豫。薛绍的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这个驸马,看似与虎妈亲近,风光无限。但,真到了斗争的紧要关头,这个驸马的名头能值几个钱,他也是殊无把握。

    杨耀也看出两兄弟的犹豫,继续道,“县侯,驸马,听着威风八面,其实不过是个虚名而已。太后宠爱的是皇妹,对驸马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真到了权力斗争进入到白热化,大不了灭了河东薛氏,令皇妹再改嫁就行了。”

    “权力,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命运,要由自己来掌控,才能真正的安枕无忧,是吧!薛爱卿,驸马?”

    薛绍的心机要少一些,听了是连连点头。

    更为老道的薛顗却抬起了头,迎上了杨耀的目光,继续问道,“圣上有什么良策,能在眼下的政局里脱颖而出呢?!”

    与狄仁杰的态度一样,杨耀若不拿出点干货令薛家心服口服,薛顗哪里敢相信他这个昏君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在杨耀的计划里,薛家和狄仁杰的作用不同,说服他们的说辞自然也不同,肃容道,“薛爱卿,先皇临死之前都念念不忘回长安,朕也认为,李唐的根基在长安,不在洛阳,终究是要迁都回长安的。朕,想先调任爱卿当陕州刺史,做好迁都回长安的准备。”

    李唐的根基在长安,这毋庸置疑。而洛阳,则是投靠虎妈一干新兴势力的老巢。

    在洛阳和虎妈玩,就等于是足球打客场,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杨耀这方,胜算是微乎其微。只要回了长安的主场,胜算必然大增。

    老爸李治临死前都念念不忘回长安,就是这么个心思。

    而陕州位于河南、陕西、山西三省交界之地,要塞潼关也在陕州境内,历年来乃兵家必争之地。只要控制了陕州,退可割据关中,进可攻占洛阳。

    杨耀的谋划倒是可行,但,具体的实施,薛顗还是有诸多顾虑。

    他迟疑的问道,“圣上,兵权呢?若无兵权,单凭一个陕州刺史,数十羽林卫便能擒获。”

    杨耀微微一笑道,“朕自有谋划,自大非川之败后,西陲吐蕃连连兴兵犯境。能抵御吐蕃者,非薛家莫属也。我大唐名将薛仁贵虽亡故,但薛仁贵的儿子,薛讷也是将门虎子。朕准备提拔薛讷,辖制关中诸折冲府,名义上是练兵抵御吐蕃入侵,实者为朕所用,随时可出兵洛阳。”

    薛仁贵、薛讷,也是河东薛氏的显贵出身,只是与薛顗、薛绍并非同宗而已。皇帝大肆提拔薛顗、薛绍、薛讷,就是在重用河东薛氏。

    薛顗迟疑着道,“圣上,关中守备乃是刘仁轨,在刘仁轨眼皮子下搞这么大的动作,怕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啊!”

    刘仁轨,也是杨耀必须要说服的重要人选。

    但薛顗的话也太多了,问题宝宝啊?!

    杨耀有几斤几两,难道还要向薛顗和盘托出?没听过什么是天威难测,伴君如伴虎啊?!

    “这点,就不劳薛爱卿多虑,朕,自有安排。”

    杨耀不咸不淡的回绝了薛顗这个问题宝宝,又冲着薛绍道,“驸马,皇妹刚刚生产,身子虚弱,久闻骊山温泉对产后恢复很有疗效。朕当初在长安监国之时,就喜欢去骊山狩猎,泡温泉,哈!待皇后册封大典后,朕就与皇妹、驸马一同再去骊山游玩吧!”

    薛绍是心领神会,皇帝这个关头前去关中的骊山温泉,就是想在关中培植势力。所谓的狩猎,陪皇妹去骊山温泉疗养,不过是应付太后的幌子而已。

    系统的声儿响起,“嘟,宿主完成【骄奢浪费】的昏君行为,【昏君值】+25o,总分:139o”

    这一行赏赐太平公主的珍宝、布匹不在少数,昏君值暴增也在情理之中。但,不多不少+25o是什么鬼?游戏客服故意的吧!

    杨耀此行该做的事也做了,效果也还不差,正准备起身离开,却听见一个仆人匆匆来报,中书令裴炎、监察御史薛仲璋上门前来恭贺太平公主喜生贵子。

    裴炎堂堂一个中书令,不知男女有别的避嫌,堂而皇之来恭贺公主产子,搞什么飞机?朕的皇妹产子,朕都是昨日才得到消息,这老头比朕的消息还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