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六章 赌,还是不赌
    薛顗见杨耀的神色间颇有疑心,忙解释道,“圣上,裴中书的外甥薛仲璋,也是出自河东薛氏。裴中书、薛仲璋是前来探望臣,和臣弟的。”

    杨耀这才恍然,原来东拉西扯的,这些士族门阀都是一家亲!

    薛绍也开口道,“若圣上不愿见裴中书,薛仲璋,臣将他们带去偏院,不会惊扰圣驾。”

    堂堂一个大唐皇帝,哪有对当朝宰相避而不见之理?何况,杨耀之前还从未与裴炎这个辅政大臣面对面交流过,是巴不得私下见一见裴炎。

    因他要调任薛顗出任陕州刺史,狄仁杰出任吏部主事,都需要裴炎这个百官之点头。

    而且,杨耀这次面见裴炎,还不止是调任官职这么简单。如今系统提示条件已开出了三个,最大的嫌疑就指向了权臣裴炎。杨耀要亲自试探一下目前嫌疑最大的裴炎到底是不是系统的奸人。

    杨耀暗中捏了捏腰间的佩剑,若能确定裴炎是系统安排的奸人,直接让他血溅驸马府,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还刷个毛的昏君值,调任个屁啊!

    他呵呵一笑道,“裴中书乃先皇钦命的辅政大臣,朕,焉有不见之理?还请薛爱卿、驸马将裴中书请来后院。”

    裴炎年约五十左右,生得是相貌堂堂,儒气十足。

    论风流气度,当然是一等一的人才。但那一双韩式眯眯眼,不时透着狡黠的眼神,令杨耀越看越不爽。

    在裴炎身后,还跟着两个锦衣华服的人,杨耀是一个没见过。

    杨耀、裴炎两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辅政大臣,但几乎没什么私交,一切都是公事公办而已。

    杨耀与裴炎一番寒暄客套之后,还是裴炎先开了口,语气更是严厉,“圣上,老臣想问,武承嗣、武三思这些武氏子弟,一个个不学无术,溜须拍马,也配进六部,当尚书?!”

    裴炎直接抬出了武承嗣、武三思大肆提拔的事,就是给了杨耀一个下马威,向杨耀这个皇帝兴师问罪来了。这种提拔武氏子弟的诏书,皇帝作为第一关,根本就不该送来中书省。

    杨耀内心的怒火在渐渐的攀升,他奶奶个熊!

    虎妈、裴炎这一对,一个责怪杨耀放权给裴炎,一个责备杨耀不该提拔武氏子弟。

    朕就是个不理朝政,人畜无害的昏君,招惹你们了?

    你们自认为砍人的本事大,手下的小弟多。不如带上你们的小弟,找个没人的地方约一架,谁砍赢了谁是大唐的扛把子呗!关朕鸟事?!

    杨耀面上还是不能得罪这个辅政大臣,更不能将脏水泼给虎妈,直言他的玉玺、诏书全被没收了,只能在中间和起了稀泥,“裴爱卿,武承嗣、武三思乃是太后的侄儿,朕体谅太后劳苦功高,执政大唐天下几十年,封几个武家子弟,也是人伦常情吧!”

    他不待裴炎再飙,转移视线分心大法再次启动,“裴爱卿,朕正有话儿要与你说一说,就是关于调任侍御史狄仁杰之事。那日朝会之后,朕思来想去,爱卿与狄御史的朝堂相争,全是因朕而起。若就这么将狄御史贬去外地任职,他人还道朕乃是昏君,容不下直臣。”

    裴炎看杨耀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上门搞推销的。

    买吧!实在没什么兴趣。

    不买吧!杨耀身为皇帝之尊,既然开了口,总不能当场打皇帝的脸吧!

    裴炎沉思了一会,面不动容的道,“圣上的想法是?”

    杨耀对裴炎的蔑视视而不见,仍是摆出绿色无公害的笑容,“朕的想法是,还是将狄御史留在洛阳,在吏部给他个主事的小官安置了,以堵天下悠悠之口啊!”

    杨耀开门见山的说了不愿狄仁杰外放的想法,目不转睛盯着裴炎的韩式小眼,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破绽,一丝奸人的破绽。

    “圣上所言极是,臣附议,调任狄仁杰在吏部任刺史。”

    裴炎答应了杨耀的条件,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臣也有一事想请圣上斟酌,就是国丈韦玄贞调任扬州司马的任命。堂堂大唐的国丈,调任扬州司马区区一个五品官,实在有失大唐体统,有损国体。臣认为,韦国丈不宜外放扬州,而应在京城任职。”

    裴炎的这一抹阴笑通常是出现在电视剧里反派大Boss的身上,令杨耀非常的膈应,十分的不自在。

    更要紧的是,裴炎为什么不愿韦玄贞前去扬州任司马,而建议留任京城?所谓有失国体简直就是瞎扯淡,将杨耀当傻子来忽悠。

    以裴炎的胃口,不至于一个五品的扬州司马都要来和朕抢吧!

    杨耀的直觉告诉他,裴炎必然知晓了他安排韦玄贞前去扬州当司马的用心,甚至是知晓未来在扬州会生叛乱,否则绝不可能笑得这么阴险。

    莫非,裴炎真的是游戏的奸人,知道未来历史的进程,和杨耀一样心知肚明,扬州叛乱是扳倒虎妈的良机?!

    杨耀的心跳开始加,内心有两个声音在交流,在争辩。

    “我看裴炎就是游戏的奸人!”

    “裴炎若真的是奸人,为什么不找机会联合虎妈废了我的皇帝位,他不是能更安全的混过两年?”

    “裴炎平白无故的废了皇帝就是乱臣贼子,有什么安全的?历史上废了李显不到一年裴炎就被斩,哪里混过了两年?真正安全的法子,其实是以不变应万变。”

    “一切只是凭空猜测罢了!这么确认奸人就是裴炎,太过草率!”

    “那他为什么笑得这么阴险?非奸即盗哇!”

    “一个笑容而已,不要过度解读嘛!说不定他见谁都这么皮笑肉不笑的呢?!”

    杨耀的手心渗出些些冷汗,人生难得几回搏,这世上哪有百分百的事儿?要不干脆赌一赌,直接确定了裴炎奸人的身份,然后宰了?!

    杨耀的心儿涌出一股股的冲动,在脑海里已打开游戏系统确认的界面,输入了【裴炎】二字。

    “宿主请确认,游戏的奸人是【裴炎】?”

    “【确认】【再想想】”

    杨耀几乎要去点击【确认】,却听到裴炎的声儿再次传来,“圣上,老臣之所以反对,还因朝堂之上有了决议,老臣已安排了扬州司马的人选。”

    杨耀点击【确认】的想法被裴炎的话儿给打断了,抬头看着他道,“裴爱卿安排了何人啊?还要与国丈抢官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