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七章 将门犬子
    裴炎望了望身后一人,令其人到了杨耀面前,“圣上,正好此人跟随老臣一同前来,正要举荐给圣上。”

    裴炎碰巧不避男女之嫌前来驸马府,恭贺公主产子;然后碰巧又说到扬州司马一职;最后再碰巧带了扬州司马的人选。

    杨耀已回过神来,这么多的碰巧,就不是巧合,而是裴炎故意为之。裴炎不知从哪儿打听到圣驾要来驸马府,他的驸马府之行就是专门来找杨耀这个皇帝的。既是对升职武氏子弟的兴师问罪,也是要杨耀收回调任韦玄贞当扬州司马的调令。

    裴炎如此处心积虑,造成巧合碰面的假象,必然是暗藏野心。

    杨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此人,四五十岁的年纪,满脸的皮笑肉不笑,和裴炎是一个德性,也是不讨喜的一类。

    来人冲杨耀恭恭敬敬的行了君臣之礼,开口道,“臣,英国公,新任柳州司马李敬业,叩见圣上。”

    李敬业?扬州叛乱的罪魁祸,李敬业?此人乃是之前那个想和杨耀拼爹的纨绔二代李敬猷的兄长,也是英国公李绩的孙子,袭爵英国公。

    英国公李绩,也是凌霄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为李唐开国立下过大功。李绩原名徐世绩,后背赐姓李,改名为李世绩。再因要避李世民的讳,最后改成了李绩。

    之前杨耀真的忽略这些个凌霄阁功臣后人的存在,只将目光盯在了李唐皇室身上。却未想到,李敬业的李虽然是赐姓,但也是陇西李氏的李啊!而且他的年龄也在四十岁以上,完全符合游戏奸人的标准。

    李敬业的突然出现,打消了杨耀冒险确认裴炎是奸人的冲动。突然冒出个符合奸人标准的李敬业,那凌霄阁二十四功臣的后人里,还有没有符合标准的后人呢?

    李靖、李孝恭的后人还有谁呢?必须去吏部、宗人府查个底朝天才行。小心驶得万年船,系统才开了三个提示,就这么确认太过草率。

    而且在驸马府,杨耀随行不过宦人、宫女二十余人,真的有能力当场杀了裴炎?难道还要杨耀这个皇帝亲自操刀上前砍人?

    杨耀连只鸡都没杀过,还杀人?他又没练过独孤九剑,能一剑将裴炎毙命。荆轲刺秦王还失败了,若被裴炎逃了,接下来,杨耀这个操刀砍人的皇帝估计就永远定格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皇帝亲自砍人就罢了,还没将人砍死,简直是一个纯脑残嘛!

    既然当场杀不了裴炎,至少刷上5ooo分,看了第四个提示再说。反正只要杨耀还在皇帝位上,杀裴炎的机会还是有的。大不了下次安排五百个刀斧手,将裴炎骗进宫来砍了呗!

    他的手儿微微一颤,终于还是从【确认】上挪开,深嘘口气,目光落在了裴炎、李敬业二人的身上。

    扬州叛乱,在史书上是李敬业,薛仲璋这帮人搞出来的。

    如今看来,裴炎在中间也脱不了干系,他是想借着声势浩大的扬州叛乱,向虎妈逼宫夺权啊!

    若没有裴炎的默许,还有里应外合的计划。薛仲璋又不是脑残,放着好好的金饭碗,锦绣前程不要,去和李敬业这些不成器的将门犬子谋反?!

    裴炎强行不令韦玄贞调任扬州司马,就是将扬州,甚至整个江淮地区划成他们这伙人的自留地,随时准备策划谋反。若没有长时间的精心策划,李敬业一伙人凭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聚集几十万的谋反军队?抓壮丁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效率啊!

    裴炎想在江淮地区搞事,杨耀就没必要再去和他抢江淮、扬州,只能将目光锁定在之前设想好的关中地区。

    他和裴炎,一个在关中搞事,一个在江淮搞事,保管令洛阳的虎妈是顾此失彼,左右难以兼顾。

    既然裴炎有求于杨耀,想杨耀收回调任韦玄贞的成命,改任李敬业当扬州司马。杨耀便可以趁机开价,迫使裴炎应允调任薛顗担任陕州刺史之事。

    这不过是一笔交易,双赢而已!

    杨耀打定了主意,挂上了笑容道,“原来英国公也到了啊!”

    李敬业拱手道,“臣有罪,还请圣上惩戒。”

    杨耀一时也想不起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反正主动权在杨耀的手里,只要杨耀不开口收回成命,李敬业就当不了扬州司马。急的是裴炎,李敬业,他急个屁啊?

    杨耀佯作讶然道,“英国公所犯何罪?!”

    李敬业恭敬的道,“臣弟李敬猷,有眼不识泰山,在凤还巢惊扰了圣驾,上官昭仪,还请圣上治罪!”

    凤还巢那日,杨耀并未自报家门,只是令王德去善后。这个李敬业还是蛮精明的嘛!凭这么点线索,就能猜到那日李敬猷得罪的宫中人是皇帝、昭仪。

    一个皇帝微服出宫去青楼,本就是丢人的事。换成他人来,必然要遮挡一二,甚至咬死不认。

    但杨耀脸皮厚,素来以昏君自居,朕去不去青楼,需要向裴炎、李敬业解释?你们就没去过青楼,没玩过歌姬、舞姬?只许州官养二奶,不许皇帝嫖歌姬?

    杨耀爽快的承认了,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事啊!爱卿不提,朕都快忘了。反正昭仪也未受惊,就此揭过了吧!”

    裴炎试探的道,“圣上,扬州司马一事,还请圣上再行斟酌斟酌。”

    他口口声声请杨耀斟酌斟酌,语气上却根本就没给杨耀斟酌的机会,就是在逼杨耀松口,改任李敬业担任扬州司马。

    既然裴炎、李敬业想搞事,是吧!小打小闹的搞不如往大了搞!

    杨耀脸上的笑容越的灿烂,爽朗的道,“原来裴爱卿举荐的是李爱卿啊!老国公对先皇、太后有拥戴之功,若无老国公,便无先皇、朕的今日。何况英国公乃将门虎子,区区一个扬州司马怎么行?朕,建议,改任英国公为扬州刺史,前去赴任,哈!”

    杨耀故意抛出这么大一个绣球,就看裴炎、李敬业敢不敢接了。老裴,老李,你们不是想搞扬州叛乱,再借机逼宫?当个不痛不痒的扬州司马干什么,朕直接封一个刺史,随你们去折腾呗!

    扬州刺史已是正三品的官职,能担任扬州刺史,对裴炎、李敬业的计划当然更为有利。

    但皇帝竟然这么爽快,裴炎、李敬业互望了一眼,也不知皇帝是不是在试探。

    杨耀嘿嘿一笑,打消他们的顾虑,“裴爱卿,李爱卿,朕的皇妹想替薛顗谋一个陕州刺史,朕思来想去认为可行,还望裴爱卿在政事堂替朕周旋一二。”

    他打着太平公主的幌子在提拔薛家兄弟,就是为了事后规避虎妈的追究。

    裴炎面现难色的道,“圣上,先皇遗诏里,要求军政大事须交由太后处理。这次人事调任算不算军政大事,需不需要报知太后呢?”

    杨耀一愣,这个老裴,占便宜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让他担点风险,就开始甩锅,还是直接甩朕的脑门上?想得美!

    杨耀微笑道,“裴爱卿,太后任命武氏子弟的诏书还扣在中书省,是吧!太后想要提拔武氏子弟,裴中书想要提拔英国公,完全可以各取所需嘛!都是忠心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何分彼此?”

    他的建议简单明了,裴炎想在淮南搞事,李敬业就去当扬州刺史;虎妈想在洛阳,朝堂搞事,独揽大权,就册封武氏子弟当礼部尚书、兵部尚书。

    双方是公平的政治交易。

    而他这个皇帝,既不偏袒,也不站边。

    裴炎、李敬业再次互望了一眼,皇帝的这个建议倒是合了他们的口味。只要皇帝的屁股没坐在太后那方,太后若不允许提拔李敬业,中书省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扣下武承嗣、武三思的任命诏书。

    至于杨耀想浑水摸鱼,提拔薛顗当陕州刺史,目的再明确不过,就是想在关中搞事。反正关中乃是李唐的大本营,刘仁轨是绝不可能支持裴炎、李敬业的,皇帝想在关中折腾,就由他去了呗!

    天下越乱,对野心勃勃的裴炎,政治投机客李敬业更有利。

    裴炎点头道,“老臣,遵圣上圣谕,立刻令中书省着手调任诏书。”

    李敬业的目的也达到了,脸上是按捺不住的欣喜,恭敬的拱手,向杨耀表起了忠心,“臣去了扬州,自当唯圣上马是瞻。若洛阳稍有异动,臣必定兴兵勤王!”

    杨耀听了是暗暗好笑,李敬业想兴兵是真的,勤王就算了。朕要是真的落在你和老裴的手里,你老兄估计就是第二个朱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