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三十九章 母子之间
    西内苑。

    春暖花开,虎妈脱去了厚厚的凤袍,穿了大唐版休闲款的便衣,在御花园见了杨耀、韦香儿二人。

    一同在御花园侍奉的,还有早到了西内苑的亲信上官婉儿。

    杨耀望向了上官婉儿,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点暗示什么的,哪知上官婉儿对杨耀、韦香儿二人的到来视如不见,纤纤玉手自顾自的磨着墨,眼皮也没抬一下。

    上官婉儿甩给他一个冷脸,杨耀心儿是一突,偷偷望了望御花园的外面是不是真的埋伏了五百刀斧手,但除了来来往往的宦人、宫女,却什么都没见到。

    武则天见他东张西望的,开口问道,“显儿,你登基之后,还没来过御花园吧!你虽身为皇帝,也该多来走动走动!”

    杨耀收回了眺望的目光,暗想,多来御花园走动?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哇!

    这还是杨耀第一次与虎妈面对面的交心,忙依足了礼数,冲虎妈行了礼,“儿拜见娘娘!”

    娘娘乃是大唐儿子对母亲的称呼,他称虎妈为娘娘,而不是太后,就是在和虎妈打感情牌,先拉近与虎妈的母子之情。若呆会儿五百个刀斧手出场的时候,虎妈也会顾念点母子之情哇!

    韦香儿的态度却大不一样,不情不愿的向武则天行了礼,懒懒的开口道,“臣妾拜见太后。”

    她故意不与杨耀同一称呼,而是以太后相称,就是在拉开与武则天的关系,泄着内心的不满。武则天派了个眼线上官婉儿来也就罢了,还害得她被禁足在宫里一个月,自负美貌绝伦,心高气傲的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武则天如电的目光逐一扫过二人,将二人的神色也看在眼里,最后落在了儿子杨耀的身上,“显儿,前些日子圣驾去了驸马府,有没有见着太平啊?”

    杨耀也不知虎妈是否在驸马府安排了眼线,早已知晓他分别与薛顗薛绍,还有裴炎、李敬业的密议。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耀只能选择挂上孝子的面具,如实的答了,“没,皇妹还在月房,儿只与驸马薛绍,还有薛顗说了一会话,赏了一些薄礼。”

    武则天追问道,“薄礼?陕州刺史,紫金光禄大夫,一个从三品的官职,一个是正三品的散官,显儿送的这个礼并不薄啊!”

    虎妈显然是来者不善,更是步步紧逼,杨耀肃容道,“娘娘,皇妹是娘娘最疼爱的女儿,儿最疼爱的妹妹。儿封赏薛家兄弟,其实是想令皇妹喜上加喜,开心开心。”

    他干脆和虎妈玩起了太极,反正他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孝顺母亲,疼爱妹妹,虎妈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武则天面容也是平静如水,不见丝毫的喜怒,也看不出她是否信了杨耀的说法,“陕州乃是战略要地,更有潼关天险,显儿未经朝堂商议,就擅自封官,恐于理不合。”

    杨耀不瘟不火的道,“娘娘,正因陕州乃战略要地,儿才托付给了薛顗。薛顗的母亲,乃是朕的姑母;薛顗的弟弟乃是朕的妹夫,娘娘的贤婿。薛顗对大唐的忠心,乃是毋庸置疑。”

    武则天冷冷的道,“显儿,先皇遗诏,军政大事须由哀家决断。显儿焉能私自答应册封薛顗,陕州刺史一事?”

    杨耀沉吟道,“娘娘,儿绝非私下答应,儿在驸马府,碰巧遇上了前来朝贺皇妹的裴中书,已与裴中书商议过。裴中书并无异议,所以儿才册封的。今次,儿正是前来向娘娘汇报。”

    他直接当起了甩锅侠,将锅扔到了裴炎的头上。他与裴炎在驸马府密会过,驸马府上上下下知道的人不少,想必也瞒不过虎妈,不如先爽爽快快的认了,以免引起虎妈的疑心。

    而且杨耀当场将皮球踢回给了虎妈,若虎妈下令撤回对薛顗、薛绍的任命,那是虎妈得罪了河东薛氏,和杨耀没半毛钱关系。薛顗、薛绍兄弟会对虎妈更加的不满,仇恨的种子就这么埋下了,总有生根开花结果的一日。

    武则天的虎目掠过了一抹精光,对任命薛顗当陕州刺史一事不置可否,沉声道,“原来显儿还与裴中书见过面,显儿与裴中书除了商议过任命薛顗当陕州刺史,还商议过什么呢?”

    虎妈显然早已得到了李敬业要调任扬州刺史的风声,而且敏锐的察觉到关于李敬业调任扬州刺史,与薛顗调任陕州刺史间,有着不同寻常的关联。

    但虎妈是否已知晓杨耀想在关中搞事,杨耀是无从判断。

    这些众目睽睽下的事实,瞒是瞒不过的,杨耀只能七分真三分假的应付着虎妈的一再追问。原则只有一个,只要是生过的事实,他一概爽快的承认;无法查证的动机,则一概装傻充愣。

    杨耀如实的道,“裴中书还向儿提过,想调任英国公李敬业当扬州刺史。之前儿本想调任国戚韦玄贞任扬州大都督府司马,但裴中书却说有了更合适的人选,朕便撤回了对国戚韦玄贞的任命。”

    武则天冷冷的道,“圣上之前与英国公李敬业有过交情么?了解此人多少?焉知此人乃是更适合的人选?”

    虎妈的这话就是个坑。

    杨耀岂能承认和李敬业有过交情?更不会搭上自个儿去给李敬业作保。一旦李敬业去扬州搞出点什么叛乱来,虎妈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杨耀啊!

    杨耀再次戴上了昏君的面具,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望着虎妈,开始编起了故事,“儿与英国公之前从未谋面,甚至都未听过此人的名号。儿是想着裴中书乃先皇钦定的辅政大臣,儿见识浅薄,当然不及裴中书站得高,看得远。裴中书看中的人选,想必有可取之处。”

    杨耀将这次带着政治交易的人事任命全推给了裴炎,反正他只是个浑浑噩噩的昏君,虎妈、裴炎在朝堂上怎么斗的,裴炎调任李敬业当扬州刺史想做什么,他一个昏君看得懂个毛啊!

    唉!老爸李治和长孙皇后之间是母子情深,而杨耀和虎妈之间,却是一个强横霸道,一个装傻充愣,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杨耀是暗叹不已,果然是一入皇家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