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十章 娶了老婆忘了娘
    以杨耀的判断,封后大典即将开始,虎妈在这个关头令韦香儿在宫中消失,也太过匪夷所思。未来的皇后人间蒸了,封后大典,还封个毛啊!

    更重要的是,虎妈乃是大政治家,韦香儿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骂上几句太过寻常。杨耀面对上官婉儿的一再挑衅、胡闹还嬉皮笑脸呢!虎妈的胸襟总不会连杨耀都不如吧!若连这点妒妇的胡言乱语都受不了,虎妈凭什么能君临天下?

    所以,在杨耀看来,虎妈并不是想扣押韦香儿,而是在试探杨耀到底是不是真的迷恋韦香儿中了邪的宠妻狂魔。

    那么杨耀的第二个疑问,也就有了答案。

    若是一个有野心的皇帝,在这个情况下,必然没必要再为一个胸大无脑的韦香儿出头。若真的是一个无原则宠妻的昏君,怎么可能容忍将韦香儿送来西内苑?必须和虎妈硬扛啊!

    但,就这么和虎妈硬扛,会不会触怒虎威啊?!这才是真的应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武则天见他脸色阴晴不定,显然是在犹豫不决,追问道,“显儿,哀家的话,在显儿是不作数了,是么?”

    杨耀是豁出去了,做戏必须做全套,韦香儿绝对不能送去西内苑,否则他还算什么宠妻狂魔?以虎妈的眼光,若是看出了杨耀宠妻狂魔的伪装,怕是立刻会打上这个补丁,便再无机可趁。

    杨耀朗声道,“娘娘,韦氏年轻浅薄,留在西内苑恐惹娘娘恼怒,还是由儿带回贞观殿监管。”

    武则天不冷不热的道,“显儿,韦氏德行浅薄,若不修习完所有女则,封后大典便取消了吧!”

    虎妈取消封后大典的说法,态度已非常明确,就是要废后了,口气已是斩钉截铁,再无回旋的余地。

    杨耀却是凛然不惧,继续和虎妈硬扛,“娘娘,韦氏虽德行不足,但并无重大过失,如此废后太过草率,更有损皇家脸面。还请娘娘高抬贵手,容韦氏在贞观殿修习女则,每日誊抄女则一百页,昭仪也可以监督啊!”

    他将上官婉儿搬了出来当挡箭牌,上官婉儿不瘟不火的反驳道,“太后,圣上,臣年轻浅薄,德行也是不足,无法监督韦氏。”

    武则天的嘴角微微一翘,她也不是想强留韦香儿在西内苑。韦香儿那点疯言疯语,和萧淑妃死后变猫吃鼠的话儿有什么区别?这点口舌之争的破事儿,还不值得她大动干戈去软禁韦香儿,甚至要她人间蒸。

    正如杨耀之前的预计,武则天就是要试探一下杨耀是不是如传说中一样,是宠妻狂魔,是昏君。

    杨耀在赏诗会,审案里的聪慧确实引起了她的疑心,但个人的小聪明和政治大智慧还是大大的不同。若杨耀只是小聪明,全无政治眼光,便可以先对付了权臣裴炎,再轮到这个皇帝。若杨耀有着政治大智慧,便不能再留,必须对杨耀这个心腹之患先下手。

    这次试探的结果令武则天很满意,杨耀竟敢为了韦香儿和威震天下二三十年的太后硬扛,看来他真的是如传言一样,是个无原则宠妻的昏君啊!既然是昏君,那还有什么威胁?

    武则天的心里已十分的满意,面上却越的冷峻,厉声道,“显儿,你大胆!大胆!你是有了韦氏,连娘娘都不要了,是吧!”

    杨耀内心在暗笑不止,更是深深的冲她行礼道,“娘娘,就容朕忤逆这一次,今后朕必然对娘娘言听计从!”

    母子间演戏到了这一步,也就该收场了!

    武则天微闭着双眼,缓缓的道,“好,好,韦氏就暂留在贞观殿,在封后大典前,必须誊抄女则一百遍,交由昭仪审阅!”

    这下算是过关了吧!

    杨耀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连声应了,“是。”

    武则天挥了挥手道,“显儿退下吧!”

    杨耀此行的目的还没达到,哪里会就这么走了?

    “娘娘,听闻扬州出了瘟疫,当地府库告竭,还请娘娘从太府寺支拨些钱粮前去赈灾。”

    这些日子,朝堂之上正在争执着,扬州赈灾到底该由国库出钱,还是皇室小金库出钱。

    裴炎,还有政事堂的官员当然全都支持动用皇室小金库,而武则天显然不想被这些大臣们牵着鼻子走,所以一直争执不下。

    从来不理政务的杨耀突然提出了赈灾的请求,武则天的疑心又浮现在了脑海,莫非他在暗中与朝臣有了默契,一同前来逼宫?

    武则天冷冷的问道,“扬州赈灾,是走国库,还是太府寺府库,自有朝堂公论,与圣上何干?!”

    虎妈这话儿就有点不厚道了!杨耀毕竟是大唐皇帝,虽然不理军政事务,但,赈灾之事怎么就和杨耀无关了?

    当然,杨耀绝不能用权力范围来和虎妈争执,他还要当昏君呢!

    杨耀此来西内苑之前,早已备好了说辞,忙道,“娘娘,扬州赈灾,本与朕无关。但韦氏之父,韦玄贞要调任扬州司马,朕想着从府库调集些钱粮给韦玄贞,他去了扬州任官,也能做出些政绩。”

    他打着从府库支拨钱粮赈灾,是给韦玄贞去扬州挣政绩的幌子,合情合理,更符合他宠妻狂魔的身份,武则天的疑虑一下便烟消云散,面色也由阴转晴,“显儿此言也是在理,扬州瘟疫,堂堂一个国丈却空手前去扬州,确实有损国体。显儿想从府库支拨多少呢?”

    杨耀沉吟着道,“朕认为,该支拨钱五十万缗,布匹三万匹。”

    他开出的这个数目,在武则天看来有些偏大了。但,韦玄贞身为堂堂大唐的国丈,调任扬州司马本已是有损国体。若调任前去却囊中羞涩,恐怕会惹扬州本地官民的耻笑。

    武则天点了点头,认可了这个数字,“就五十万缗,三万匹布吧!婉儿,拟诏,支拨五十万缗,三万匹布,交由韦玄贞带去扬州赈灾。”

    杨耀见总算是平安的过关了,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笔钱粮一出洛阳,便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京兆韦氏安排储存,以备不时之需;一部分则送去扬州,由裴炎安插的人手接管。

    当然,杨耀还要暗中支拨五万缗交给狄仁杰,作为他的活动经费。

    “嘟,宿主完成【骄奢浪费】的昏君行为,【昏君值】+8o,总分:12oo”

    系统+8o分,应该是送给狄仁杰的五万缗铜钱。这些铜钱的用途必然是官员们洗浴喝酒,勾栏spa,青楼大保健之类的娱乐性花销,被系统认定为奢侈性消费。

    想着之前与虎妈之间的暗战,杨耀是暗叹不已,唉!老爸李治和长孙皇后之间是母子情深,而他和虎妈之间,却是一个装傻充愣,一个强横霸道,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果然是一入皇家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