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十一章 玉玺和诏书
    五日后,太平公主临盆,产下一子的消息传到了宫里。

    这在杨耀看来,是个名正言顺,拉拢河东薛氏,再加狂刷昏君值的好机会。换在其他时候去联系河东薛氏,估计又会引起虎妈的疑心。

    以杨耀的想法,至少要送出三个大红包。

    第一个大红包是给皇妹太平公主的。

    红包的内容就是弥足珍贵的百鸟裙。尚衣局在三个月内,遵照杨耀的要求,加班加点的制成了一件百鸟裙。这件百鸟裙本来是为韦香儿量身定做的。但韦香儿如今被禁足在贞观殿,杨耀也就借花献佛的转赠给了皇妹太平公主。

    杨耀虽然不知这个皇妹有什么爱好,但女人嘛!除了虎妈那种骨骼精奇的女汉子,对漂亮衣服的免疫力几乎为零,想必太平公主也不会例外。

    第二个大红包是给皇妹新生的婴儿,薛崇训,赐爵薛国公。亲王之子封国公,乃是寻常礼制。公主之子封国公的十分少见,这份厚礼,足以表明杨耀对太平公主的恩宠有加。公主一家人只要站队在杨耀这方,保管是吃香的,喝辣的。

    第三个大红包是给驸马薛绍的,册封金紫光禄大夫。所谓的金紫光禄大夫,官阶正三品,但却是个散官,没有具体的官职。而是类似于穿越前的中央政策委员会委员,属于皇帝的参谋顾问。加封这么个爵位高没实权的散官,既能拉拢薛绍,也不牵涉到外廷的权力分配。

    薛顗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政治投机者,杨耀就是要将薛绍也拉上贼船,将河东薛氏收为己用。

    但三个大红包里,至少册封国公,紫金光禄大夫两个红包,是需要皇帝颁布诏书的,而不能开空头支票。

    杨耀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上官婉儿书写一份册封的皇帝诏书,然后盖上皇帝玉玺,送交虎妈审阅批准后,执行。

    唉!找这个小丫头片子要一份诏书,就和进政府机关办事一样,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啊!

    但这册封的事儿是不能不办,若他这个皇帝不带头册封,虎妈以太后的名义赏赐了皇妹和驸马薛绍,就没他这个皇帝啥事了。

    反正朕乃昏君,脸皮厚,不怕!

    晌午过后,杨耀找到了说服自个儿的理由,慢吞吞的散步到了上官婉儿的寝居。

    这个寝居是个偏院,自打上官婉儿进了贞观殿,杨耀从未踏足过。

    上官婉儿还在郁闷的临摹字帖,她本不想留在贞观殿,和这个死昏君、臭昏君周旋,但却未得到太后的肯,一直闷闷不乐。

    侍奉她磨墨的,也是她唯一带来贞观殿的宫女,在掖庭认识的小妹妹,团儿,年方十二岁。因上官婉儿一飞冲天得到了太后的提拔,团儿也跟着她鸡犬升天,成了她的贴身女婢。

    上官婉儿见杨耀竟然违背了承诺,大摇大摆的进了寝宫,花容平淡如水的道,“圣上是金口一诺,承诺过未经臣许可,不得擅自进入臣的寝宫。”

    杨耀挂上了无赖昏君的面具,有错没错,先倒打上官婉儿一钉耙,“昭仪不也承诺过,对皇后口出狂悖之言保密。只许昭仪赖账,不许皇帝反悔?!”

    上官婉儿握笔的纤手停在空中,抬头望了他一眼,“圣上,臣从未在太后面前密报过皇后的过失。贞观殿里最令人厌恶的,不是皇后,而是圣上,臣要密报也会密报圣上的过失。比如,横行霸道,全无皇帝体统。”

    “昭仪果然是爱憎分明啊!”

    杨耀见她傲得像个小公举,嘿嘿一笑,左顾而言他道,“咦!昭仪临摹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狗啃的一样。”

    上官婉儿对这个不学无术的昏君是彻底无语,白了他一眼道,“这是王献之的破体书,《中秋帖》。圣上到底有什么赐教,若无赐教,还请不要打扰臣临摹。”

    杨耀咳嗽了一声道,“皇妹产子,昭仪既然有闲暇临摹书帖,替朕书写一份册封诏书呗!”

    上官婉儿想都不想就一口回绝了这个昏君,“臣并无闲暇,临摹了《中秋帖》,还要临摹张旭的《草书心经》。”

    杨耀继续说道,“既然昭仪贵人事忙,就拿诏书出来,朕亲自来书写。”

    上官婉儿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道,“太后旨令,臣代管圣上的玉玺、诏书,不能交给圣上。”

    虎妈的诏令是上官婉儿代管玉玺、诏书,并不是没收杨耀的玉玺、诏书。虎妈的言外之意清楚明了,任何出自贞观殿的诏书,都必须经由上官婉儿监控,然后上报虎妈知晓,杨耀不能擅自行事。从未提过一句,大唐皇帝杨耀不能使用皇帝的玉玺、诏书。

    结果到了上官婉儿这里,竟然拿着鸡毛当令箭,连杨耀的玉玺、诏书的使用权都给剥夺了。

    这就欺君太甚了!别拿昏君不当皇帝啊!

    杨耀冷冷的反驳道,“昭仪,你是否曲解了太后的本意,朕乃是大唐皇帝,还不能使用皇帝的诏书、玉玺了?!”

    上官婉儿当然知晓太后的原意,但她就是故意要刁难这个昏君,出一口恶气。谁让这个昏君那日当众又抱又亲,令她下不来台。

    上官婉儿佯作吃惊的道,“圣上,臣愚钝,或许真的曲解了太后的原意。要不,改日臣与圣上一同去面见太后,请太后明示。”

    诏书从贞观殿出,再由虎妈审阅,批准,乃是最正常的流程,虎妈也不会有疑心。若两人因为玉玺、诏书的使用权限闹到了虎妈面前,且不说猴年马月才会有结果,估计虎妈早就先册封了。

    杨耀一个皇帝为了册封皇妹、驸马,和昭仪闹得鸡飞狗跳,单凭这么匪夷所思的情节,虎妈也会起疑心啊!册封女儿,驸马,本该是太后最挂心,杨耀一个当皇兄的急什么急?

    册封诏书绝不能闹到虎妈面前,只能在贞观殿内解决。

    这个上官婉儿是油盐不进,杨耀的目光落在她身侧的团儿身上,这个小丫头更是稚嫩,但样儿娇俏无比,换在穿越前,就是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害人精啊!

    杨耀冲着团儿露出一抹日本电车怪叔叔的笑容,“小妹妹,皇帝叔叔这里有好玩的,要不要来陪皇帝叔叔一起玩哦!”

    团儿对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瞪大了眼儿望着他。

    上官婉儿见杨耀这个昏君满脸的坏笑,八成又在打着团儿的主意,忙将团儿拉到了身后,冲杨耀白了一眼道,“圣上,若是无事,臣就不招呼了。”

    “嘟,宿主完成【贪恋女色】的昏君行为,【昏君值】+1oo,总分:13oo”

    杨耀暗想,看来系统是将团儿也算他头上了。

    切,团儿实在太小了,这种小女孩都不放过,那就不是昏君,而是禽兽了啊!至少也要制订一个萝莉养成计划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