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十四章 歪理邪说
    上官婉儿心事重重的回了贞观殿,就将自己关在了偏院,两日没出房门一步。

    眼下,太后和裴炎正斗得热火朝天,互不相让。朝堂上的大臣该站队的也站队了,该中立的也中立了。

    军方将领里,王方翼、程务挺等将领是站在裴炎这一方的;王孝杰、黑齿常之、张虔勖等则是太后一党。还有就是刘仁轨这个留守长安的老将并未表态,谁也不知他打着什么算盘。

    无论军、政领域,双方的局势都是十分胶着。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杨耀这个傀儡皇帝的作用,就相当明显了。杨耀毕竟是大唐皇帝,他的身后站着的是一股绝不容小视的力量,就是李唐皇族,还有衍生而出的特权阶层-皇亲国戚。

    杨耀愿站在哪方,朝堂的风向就会偏向哪方。所以,太后才会严令上官婉儿前去说服杨耀。

    就比如汉献帝也是个傀儡,但如果在袁绍、曹操官渡之战,战事胶着时,汉献帝突然喊一嗓子,号召天下诸侯打击曹操,估计曹操直接就崩盘了。汉献帝之所以没喊这一嗓子,只是因为落到袁绍的手上,他的下场更惨罢了。

    上官婉儿是左右为难,之前她一直将杨耀拒之千里之外,该怎么向杨耀开口呢?!

    正在上官婉儿不知如何开口之时,杨耀竟主动上门来了,上官婉儿便在偏院的花园里迎接了杨耀。

    杨耀坐在偏院的小花园里,令随行的王德将两个盒子摆在小石几上,笑嘻嘻的道,“昭仪,朕听闻你两日没出偏院,也没吃饭,特地前来探望昭仪,是不是在宫里修仙辟谷,今后不用吃饭了。”

    上官婉儿见他随时都在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也算是有心了,没好气的道,“圣上才在修仙辟谷呢!”

    杨耀见团儿望着石几上的盒子,吞了吞口水,一副馋猫的样儿,忙打开了盒子,取出了两盘还热腾腾的糕点,交了一盘给团儿,“团儿,这是朕赏你的。你若喜欢吃,今后随时来朕寝宫。”

    团儿望了望上官婉儿,见她并未阻止,忙一手拿了一个红豆糕,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还满脸带笑的道,“真好吃!”

    王德见这个宫女没规没矩的,怒斥道,“怎么不向圣上谢恩?没规矩,讨打!”

    杨耀瞪了他一眼道,“在朕这里,没那些规矩。”

    王德连忙闭口不说话了,团儿这才冲杨耀盈盈行礼谢恩。

    杨耀望着一动不动的上官婉儿道,“昭仪,你呢?”

    上官婉儿低了目光道,“圣上,臣忧心太后,吃不下。”

    杨耀愕然问道,“哇!太后位高权重,威风八面的,还需要昭仪忧心?昭仪真的是赚着宫女的月饷,忧着皇后的心哦!”

    他这话一出口,就是封了上官婉儿后面的说辞,上官婉儿脸儿一红,不知该怎么继续开口。

    杨耀见她脸红的样儿,微微一笑,突然又问道,“太后有什么忧心之事?说来与朕听一听,说不准朕能替太后解忧呢?”

    上官婉儿见他递了话儿过来,忙欣喜的道,“太后任命武承嗣、武三思的诏书被扣在中书省,中书令裴炎是权倾朝野,目无君上。”

    杨耀轻哦了一声,悠悠的道,“裴中书是先皇任命的辅政大臣,说他目无君上太过了吧!军政之事,朕也插不上嘴啊!”

    上官婉儿又被他一口给回绝了,轻咬着樱唇,低了目光。

    杨耀突然又开口道,“但既然是太后之事,朕乃孝子也,就是拉下脸面,也要在裴中书前替太后争取一二。”

    上官婉儿未曾想到皇帝竟这么好说话,本以为万难做到的事,却这么三言两语就迎刃而解。

    她抬头怔怔的望着杨耀,见杨耀的脸上挂着一抹坏笑,突然醒悟了过来。原来杨耀早就看穿了她是有求于人,分明是故意说一句,放一句,逗得她一喜一忧!

    上官婉儿嗔怒道,“圣上是故意看臣笑话!”

    杨耀仍是挂着那一抹灿烂的笑容道,“朕当然是故意的,因为昭仪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皆有风情,朕是百看不厌啊!”

    上官婉儿听着他的甜言蜜语,避开了他的目光,羞涩的转了身,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应付这个昏君。

    杨耀自顾自的叹了一声道,“其实,朕哪点比不上六哥呢?”

    六哥就是他的兄长,废太子李贤。

    上官婉儿听他突然提到了李贤,正容道,“前太子是彬彬君子,圣上却是......臣不想说了。”

    杨耀失笑道,“彬彬君子?昭仪,皇兄有没有和昭仪.....嘿!”

    “没,没圣上想的这么龌蹉!”

    上官婉儿下意识的否决了他的疑问,又自觉上了当,被他套了话儿去,白了他一眼道,“这,与圣上有关么?!”

    杨耀稍稍一试,便得到了答案。原来皇兄真的是好男风,从未染指过上官婉儿,留了一个原装未开封的给他?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杨耀是心情大好,哈哈一笑道,“皇兄竟然没碰过婉儿,看来皇兄真的只是在利用婉儿,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啊!果然只有朕才是真正的,自内心的想宠爱婉儿!”

    原来李贤的君子行为成了居心叵测,而杨耀当众又亲又抱的无赖行径才是真正的宠爱。上官婉儿见他又开始大肆散播歪理邪说,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是哭笑不得,“圣上金口一诺,答应了臣要去向裴中书争两个尚书名额的,不能出尔反尔!”

    杨耀起身伸了伸懒腰,正容道,“当然,不过要等朕去驸马府册封了皇妹、驸马之后。好了,朕告辞了,一会再着人来给昭仪、团儿送一些夜膳。”

    上官婉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现,若是不带成见去和这个昏君接触,似乎,这个昏君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难以接受。

    杨耀回到了寝宫,神色凝重的躺在龙榻上闭目养神。今日从上官婉儿的偏院出来之后,杨耀灿烂的笑容便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沉之色。

    王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上官昭仪不是已回心转意,对圣上的态度比之前已缓和了不少,圣上怎么还在恼怒生气?

    王德跪坐在龙榻前侍奉,却突然现在龙榻之下有一个纸团,他拾起了打开一看,纸团上的字体是云珠所书,内容则是,“昭仪奉太后令,使美人计,以争礼部、兵部二尚书。”

    王德看了是背心凉,这个纸团显然是云珠送来的密报,圣上早就知晓了上官昭仪的回心转意是居心不良,之前在昭仪的偏院伪装得太逼真了,连王德都瞒过了。

    杨耀冷冷的声儿响起,“小德子,看过纸团之后,立刻烧了。”

    王德忙不迭的将纸团扔进了火盆里,直到化成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