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十七章 英国公
    薛顗见杨耀的神色间颇有疑心,忙解释道,“圣上,裴中书的外甥薛仲璋,也是出自河东薛氏。裴中书、薛仲璋是前来探望臣,和臣弟的。”

    杨耀这才恍然,原来这些士族门阀东拉西扯的,全都是一家亲!杨耀甚至隐隐有一种预感,裴炎前来驸马府,其实也是想拉拢河东薛氏,幸亏他来得及时也!

    薛绍开口道,“若圣上不愿见裴中书,薛仲璋,臣将他们带去偏院,不会惊扰圣驾。”

    堂堂一个大唐皇帝,哪有对当朝辅政大臣避而不见之理?何况,他想要调任薛顗出任陕州刺史,还必须得到裴炎这个辅政大臣的支持,正等着和裴炎做一笔政治买卖呢!

    裴炎大步进了后花园,在裴炎身后,还跟着两个锦衣华服的人,杨耀是一个没见过。

    杨耀与裴炎一番寒暄客套之后,还是裴炎先开了口,语气更是严厉,“圣上,老臣想问,武承嗣、武三思这些武氏子弟,一个个不学无术,溜须拍马,也配进六部,当尚书?!”

    裴炎直接抬出了这几日朝堂之上闹得正欢的武承嗣、武三思调任尚书之事,就是向杨耀这个皇帝兴师问罪来了。这种提拔武氏子弟的诏书,皇帝作为第一关,根本就不该送来中书省。

    杨耀听了是暗暗的好笑,他奶奶个熊!

    虎妈、裴炎这一对,一个要杨耀去打击裴炎,一个责备杨耀不该提拔武氏子弟。

    看来朕想安安静静的在后宫当一个不理朝政,人畜无害的昏君也是一种奢望了哇!

    老裴、虎妈,你们自认为砍人的本事大,手下的小弟多。不如带上你们的小弟,找个没人的地方约一架,谁砍赢了谁是大唐扛把子呗!

    杨耀正希望趁着裴炎、虎妈斗得热火朝天,都希望拉他入伙的关头,从中浑水摸鱼,安插自个儿的势力呢!

    他开始在这一对废帝二人组之间和起了稀泥,正容道,“裴中书啊!武承嗣、武三思乃是太后的侄儿,朕体谅太后劳苦功高,执政大唐天下几十年,封几个武家子弟,也是人伦常情吧!”

    裴炎微眯着韩式小眼,直直的瞧着杨耀,“圣上,臣乃先皇遗诏的辅政大臣,定当为大唐江山社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死以报先皇、圣上的知遇之恩,绝不容太后染指大唐神器。圣上乃太宗、高宗皇帝的子孙,也应该明辨是非,与臣一同抵制太后干政,中兴大唐!”

    哟!小样儿的,老裴,几日不见,还会说单口相声了啊!

    你老裴在朝堂上提拔亲信,打击异己,如狄仁杰那样的直臣也容不下,这也是在中兴大唐?若没有虎妈的牵制,估计你老兄就是第二个朱温了,朕信了你的鬼话!

    既然裴炎要说单口相声,杨耀也只能和他唱起了二人转,“裴中书,朕初登大位是年轻识浅,但日夜不敢忘了先皇交付的重担。敢问裴中书,朕要怎么做才能中兴大唐呢?”

    裴炎沉声道,“圣上,亲疏有别,应该多多提拔世代忠于大唐,对大唐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功臣之后!”

    杨耀微微一惊,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系统的提示条件也是这么说的嘛!好,既然裴炎提到了,那就听一听裴炎能介绍什么忠于大唐的功臣之后,朕的小本子上都记着呢!全是重点奸人嫌疑人!

    杨耀佯作虚心的请教道,“裴中书之言乃至理名言哇!朕日夜忧思,就是遍寻不获世代效忠大唐的忠臣良将,予以重用。”

    裴炎望了望身后一人,令其人到了杨耀面前,“圣上,眼下正好有一人,乃是忠良之后,却遭受太后的打压,老臣想要举荐给圣上。”

    裴炎碰巧不避男女之嫌前来驸马府,恭贺公主产子;然后碰巧又要杨耀提拔忠良之后;最后再碰巧带了这个忠良之后。

    杨耀已回过神来,这么多的碰巧,就不是巧合,而是裴炎故意为之。裴炎不知从哪儿打听到圣驾要来驸马府,他的驸马府之行一是来拉拢河东薛氏,一是专找杨耀这个皇帝的。既是对升职武氏子弟的兴师问罪,也是要杨耀同意提拔他口中所言的忠良之后。

    裴炎如此处心积虑,造成巧合碰面的假象,必然是有阴谋,还是大大的阴谋!

    杨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此人,四五十岁的年纪,满脸的皮笑肉不笑,和裴炎是一个德性,也是不讨喜的一类。

    来人冲杨耀恭恭敬敬的行了君臣之礼,开口道,“臣,英国公,新任柳州司马李敬业,叩见圣上。”

    李敬业?扬州叛乱的罪魁祸,李敬业?此人乃是之前那个校尉李敬猷的兄长,也是英国公李绩的孙子,袭爵英国公。

    英国公李绩,也是凌霄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为李唐开国立下过大功。李绩原名徐世绩,后背赐姓李,改名为李世绩。再因要避李世民的讳,最后改成了李绩。

    之前杨耀真的忽略这些个凌霄阁功臣后人的存在,只将目光盯在了李唐皇室身上。却未想到,李敬业的李虽然是赐姓,但也是陇西李氏的李啊!而且他的年龄也在四十岁以上,完全符合游戏奸人的标准。

    李敬业的突然出现,打消了杨耀认定裴炎是奸人的冲动。突然冒出个符合奸人标准的李敬业,那凌霄阁二十四功臣的后人里,还有没有符合标准的后人呢?李靖、李孝恭的后人还有谁呢?必须要狄仁杰在吏部查个底朝天才行。

    杨耀挂上了笑容,愕然问道,“原来是英国公,果乃忠良之后!先皇、太后时时不忘当年的匡复之功。”

    李敬业拱手道,“臣不敢居功,还请圣上惩戒。”

    杨耀一时也想不起他到底犯了什么罪,更不知他二人有什么图谋,反正主动权在杨耀的手里,急的是裴炎,李敬业,他急个屁啊?

    杨耀佯作讶然道,“英国公所犯何罪?!”

    李敬业恭敬的道,“臣弟李敬猷,有眼不识泰山,在天津桥惊扰了圣驾,还请圣上治罪!”

    哦,原来是赏诗会那日的事儿。

    杨耀爽快的哈哈一笑道,“原来是这事啊!爱卿不提,朕都快忘了。反正朕也未受惊,就此揭过了吧!”

    裴炎缓缓的道,“圣上,英国公乃是老国公之子,文武全才,更是忠心可嘉。但,却被武三思打压,被贬去了柳州当司马。还请圣上三思,为忠良之后做主啊!”

    他口口声声请杨耀三思,语气上却根本就没给杨耀三思的机会,就是在逼杨耀松口,提拔李敬业。

    杨耀试探的问道,“裴中书想提拔英国公担任何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