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7相见
    小城门口,姜子晋三人再次聚集在一起。

    这是他们约好的,每隔三个时辰,回来一次,报个平安,顺便交流一下他们打听到的消息。

    姜子晋的眼神焦躁,不停地看向虚空,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青叔已经离开半天了,怎么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宁羽出声道::“就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不好也不坏,没有听说沈城出事的消息,那么证明他应该还没事。

    但是我们现在也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了,找到的一些踪迹都是前两天留下来的。”

    钟雨竹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再出去找啊,不能让城哥一个人处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吧。”姜子晋急道。

    宁羽道:“找是肯定要找的,但是要等等,我们先去找巩大哥,看看他打听到什么消息。”

    姜子晋虽然有些急,但是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嘟囔道:“好吧。”

    他也知道现在青叔已经去找了,要是青叔找到了沈城,那么沈城绝对会没事的。

    他们出去寻找,还不如青叔一个人找的快和准呢。

    等回到了小城他们下榻的客栈,没等多久,巩耀山就回来了。

    “巩大哥,你打听到什么消息了没有?”姜子晋连忙问道。

    巩耀山道:“暂时还准确的消息,不过我听说沈城这次好像是招惹到了什么大人物,所以才会这样的。”

    “大人物?不是宝物闹得吗?”钟雨竹疑惑的问道。

    巩耀山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也只是打听出来这点东西,对了,你们情况怎么样?”

    宁羽道:“我们也没有收获,不过现在我好想明白了沈城的踪迹为什么一下子消失了。”

    他这么一说,其余的三人也都恍然大悟,这样的事情也发生过。

    沈城觉得非常危险,就算是加上他们,也难以抗衡的时候,他就不会留下踪迹,让他们找过去,选择独自面对。

    这也是沈城年纪不大,修为最低,但是隐隐却是他们五人领头的人原因。

    姜子晋可不管这么多,嚷嚷道:“什么大人物不大人物的,城哥就是会多想,我们难道还怕这个,我要是怕,就不会选择出来,城哥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

    看着他一脸不满以及担忧的表情,三人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姜子晋不明白,他们难道还不明白吗?

    正是因为沈城的做法,沈城的性情,他们五人才能相聚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没有散伙,而且互相信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钟雨竹问道。

    巩耀山道:“现在已经天黑了,我们实力还微弱,而且晚上的踪迹更加难以寻觅,所以等到明天天亮的时候,我们再去寻找。”

    姜子晋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决定了,只能低头不说话。

    看着他像小孩子一样赌气,三人也都无可奈何。

    再次商量了一些事情,几人就各自回到了房间之中。

    宁羽回到房间之后,坐在桌子前,开始闭目沉思。

    他其实有些事情没说,今天他打探出来的消息不仅仅有巩耀山说的那个沈城得罪了大人物这么简单。

    虽然没人说,但是他却隐隐察觉到了,有些人对沈城留下的一些痕迹很熟悉,或者说知道这是沈城留下来的。

    不过这也仅仅是他的感觉,猜测,而且要是真的,那事情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所以在刚才他并没说出来自己的猜测。

    第二天,四人还是和之前一样,三人前去寻找沈城,巩耀山留下来打听消息。

    不过一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丝毫的消息。

    当天晚上,众人都开始沉睡的时候,一个面容普通的清瘦男子走了进来。

    姜子晋这个时候正在辗转反侧,他的心里很担心沈城的安危,也担心青叔。

    青叔出去一天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要不是刘姨说青叔没事,他都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清瘦的身影悄然进来,没有发生任何的声响。

    此时,隐匿在姜子晋房间上空的刘姨心念一动,刚想有所动作,就看到边上出现青叔的身影,朝她摇了摇头。

    刘姨心中一动,道:“沈城?”

    青叔点了点头,叹声道:“这个家伙的隐匿术法修炼的真的非常不错。”

    这两天他一直在寻找沈城的踪迹,但是沈城改变了自己的习惯,外加附近的人很多,痕迹非常多,让他有些不好找。

    而且他也不好肆无忌惮的展开神念搜索,所以一直没有找到。

    不过当沈城离开树林,来到小城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沈城的气息,连忙跟着赶了过来。

    不过青叔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与其说是他感应到沈城的气息,还不如说是沈城故意散发出来的。

    来到姜子晋房间的沈城,将人皮面具拿了下来,这是他这次收获的战利品之一。

    虽然说这些野修没有什么真正的好东西,但是像是这些旁门左道的东西可不少。

    沈城坐到了桌子边上,拿起水壶,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姜子晋这个时候才察觉到动静,整个人猛地做了起来,等看到是沈城之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嘘!”沈城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姜子晋强忍着激动,他这两天真的担心死了,尤其是沈城抛弃掉原先的习惯。

    这在他看来,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烦。

    沈城看着姜子晋激动地模样,轻笑道:“怎么?刚刚几天没见,就这么想我?”

    听到沈城的打趣,姜子晋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点头道:“城哥,你可担心死我了。”

    说着,忽然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板了起来,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这下轮到沈城纳闷了,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姜子晋一脸不高兴的道:“城哥,你是不是没把我当兄弟?”

    沈城笑道:“怎么会呢,我这刚回来,这不第一时间就来找你了。”

    他以为姜子晋知道了有叛徒的事情,加上外面传的消息,认为自己怀疑他了。

    说实话,一开始沈城还真的有些怀疑,但是随即就打消了。

    姜子晋什么性格,沈城不敢说一清二楚,但是绝对不认为自己看错人。

    他刚刚遇到姜子晋的时候,姜子晋就是一个刚刚离家的孩子,他不认为姜子晋隐藏性格两年,就是为了自己的宝物。

    不过他还是想多了,只听姜子晋道:“那城哥怎么忽然改变了联系方法,让我们都找不到你,有危险我们一起扛,管他什么大人物,一起上去弄他。”

    沈城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才是自己所熟悉的姜子晋。

    看到沈城笑了,姜子晋有些恼怒道:“城哥,我和你严肃的说话呢。”

    “好好好,我知道了。”沈城笑呵呵的道。

    姜子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沈城一般都是以哄为主。

    在沈城万般保证之下,姜子晋这才放过他,随即有些好奇的问起沈城这些天的情况。

    沈城简单的说了一下,并没有说叛徒的事情。

    等聊了一会儿,沈城出声道:“明天还要你帮一个忙。”

    姜子晋道:“什么事情城哥你直说就行了。”

    沈城道:“你今天晚上就当没见过我,明天照常去寻找我,然后......”

    姜子晋听完沈城的计划,有些纳闷道:“城哥,你这是做什么?不告诉巩大哥他们吗?哦,我知道了,你这是怕给他们带来麻烦是吧,行,包在我身上,这次一定将那个什么大人物给引出来。”

    说着自己就高兴的乐呵了起来,好像是为沈城更加信任他高兴一样。

    看到姜子晋自行将沈城的计划给脑补出来,沈城都有些无语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和姜子晋说这件事情。

    姜子晋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孩子,估计是那个大势力的嫡系,出来闯荡,见见世面,增加阅历了。

    姜子晋的性格比较单纯,加上他是真的将沈城他们当做兄弟姐妹的,要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对他留下一些心理上的阴影。

    五人之中,姜子晋是将他们之间的感情看的最重的一个,就连沈城都比不上。

    沈城虽然也拿他们当兄弟,但也没有到掏心掏肺的地步,相信其他三个也是如此。

    但是姜子晋却是真的有种掏心掏肺的感情。

    这也是沈城纠结的原因。

    当然,那个叛徒沈城是不会放过的,只是想着怎么才能更好的处理,该不该让姜子晋知道。

    其实这对于姜子晋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能让他对于人心的理解能够更上一层楼。

    沈城最后也没有和姜子晋说清楚,聊了一会儿,独自离开了。

    等来到客栈外面的时候,沈城站在外面,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忽然下定了决心似的,轻声道:“前辈,还请出来一见。”

    他面前空无一人,就像是对着空气说话一样。

    不过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他身前的空气一阵扭曲,随即两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沈城看到是两个身影,不由得一愣,他还以为只有一个人的。

    青叔看到沈城愣住了,也愣了一下道:“你小子是在炸我们?”

    他们和沈城并没有见过面,或者说沈城并没有看到过他们。

    不过当沈城出声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沈城这是在叫他们,所以直接显出身形。

    沈城道“这倒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是两位前辈,还以为只有一位。”

    青叔听他这么说,不由得郁闷了一下,随即没好气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我可不相信你能感受到我们的气息。”

    刘姨也是有些疑惑,她对于他们的隐匿手段还是比较自信的,最起码不会被一个小小的灵泉境看破,要是那样,他们也太废了。

    沈城道:“我当然察觉不到二位前辈的气息,只是有几次两位前辈的收尾太过粗糙了一些,露出了一丝痕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