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9浮出水面
    青叔很快的就感应到一个人的气息消失了,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气息消失的地方。

    神念展开,很快的发现了那人的踪迹。

    “原来是你。”青叔的眼神中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不过想想也是情理之中。

    那人此时已经换了一套装扮,整个人套在了一件黑袍之中,藏头露尾,气息也被黑袍遮掩住了。

    不过在青叔的神念之下,还是无所遁形的。

    那人迅速的出了小城,快速的离去,很快的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山谷之中。

    到达山谷之后,原本杂草丛生的野外忽然变幻了一个景象,里面居然有着一座小镇,人头攒动。

    青叔的眼神中流露出诧异的神色,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黑市。

    要知道这黑市可不是简简单单的障眼法,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建立起来的。

    青叔饶有兴趣的看着黑市,不过最主要的注意力还在那人身上。

    那人来到了黑市最里面的一个院落之中,敲门进去。

    一位美貌的侍女将他引进了一个会客厅之中,让他再这里等着。

    随后侍女来到了院落中心,此时外面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而这里却是明亮如白昼,而且从外面看,一点也看不出异常来。

    一位长相俊美的青年,舒服的坐在一张散发着氤氲之气的云床之上。

    在他的眼前,有着一群容貌,身材都极为不俗的舞女跳着优美的舞蹈。

    美貌侍女来到了青年身边,轻声道:“少主,巩耀山来了。”

    青年闻言,脸上不由得浮现出期待的笑容:“看来他这边又准备好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原本像是亲切的笑容,但随着他的边上浮现出有些病态的潮红,让这份笑容变得有些疯狂的意味。

    侍女就像是没看见一样,问道:“您现在要见他吗?”

    青年道:“当然,快将他请进来。”

    片刻后,巩耀山在美貌侍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低着脑袋,恭敬的向青年问好。

    青年的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问道:“巩耀山,大戏准备好了没有?我可是都等了两年,要是再晚一些,我就要离开了。”

    巩耀山道:“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少主欣赏了。”

    此时他的神情也是极为兴奋的,五年了,他为此已经期待了五年,终于要到了收获的时刻,他怎么能不激动?

    青年听到他的话,说道:“将事情仔仔细细的给我说一遍,让我好好的欣赏一下你的杰作。”

    巩耀山随即就将事情完完全全的叙述了出来,将和沈城相遇,到成为‘好朋友’,然后获取信任........

    “前两天,我找了个机会,将他拥有宝物的消息泄露了出去,还故意扰乱他的视线,让他以为是他最好的兄弟出卖了他,只不过效果不大。

    但是他肯定是知道了有人出卖他,就在我们五人之内,从今天晚上的消息来看,明天那个地方,就是揭露所有真相的时刻。”

    说话的时候,他有些惋惜的意思。

    原本他想着是让沈城和姜子晋反目成仇,最后他再出面承认自己才是幕后黑手的。

    但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沈城完全没有按照他的设计走,这对他来说不得不是一个遗憾。

    不过巩耀山也不在意,虽然有些遗憾,但最后的结果对他来说还是好的。

    而且要不是面前的这位青年马上就要离开了,他绝对能够安排的更加完美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匆匆忙忙的。

    从巩耀山的口中说出来的话,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从和沈城相遇,到这两年多来的患难与共,生死之交,都是巩耀山安排好的,或者说是故意和沈城交心的。

    就是追杀沈城的人都是他一手安排的,而且完美的控制了节奏,既然沈城有着被追杀的急迫感和被出卖的愤怒,又不至于让他在被追杀的时候死去。

    青年饶有兴趣的问道:“这只是一个灵泉境修士,你怎么就能保证他能存活下来?看来你对他的实力很看好啊。”

    巩耀山回道:“禀少主,沈城看着是我们之中修为最低的,但是他的实力却不低,尤其是他的那两件宝物,在练气阶段,威能强悍,能攻能守,普通的灵湖境都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我也只是将他的防御破绽说了,并没有将他的攻击也泄露出去。”

    不过巩耀山没说的是,他一开始还真的有些拿不准,因为他没想到青衣男子三人也来到了这边。

    对于青衣男子三人,他也有所耳闻,心中还担心自己的计划失败。

    但是没想到沈城居然完全没事,巩耀山现在还不知道青衣男子三人已经死了两个。

    听着巩耀山的叙述,青年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愉悦的笑容,好像看着兄弟相残,就是让他感到非常快乐的事情。

    正当青年享受这一刻的时候,耳朵动了一下,好像在听什么人的说话。

    青年的身子渐渐地坐了起来,看着面前俯首低眉的巩耀山道:“恐怕你的这次任务要完不成了。”

    巩耀山的脸色忽然大变,急声道:“少主,我们之前可是约定好的。”

    青年慢悠悠的道:“放心,不是我改变了主意,我和你的约定依然有效,只不过是出现了意外,而且意外还是出在你这边。”

    巩耀山有些疑惑,他不知道自己这边出了什么意外。

    青年很快的就揭晓了答案。

    “你被人跟踪了,而且刚才应该也听到了我们的一些谈话,来人的手段很高明,我这边也是刚刚才发现,不过现在已经离开了。”

    巩耀山道:“沈城?不,不可能,他没有这个实力潜进这里。”

    沈城的隐匿手段虽然强悍,但是面对这里的人,还是不够看的。

    “不用猜了,应该是你们队伍中的那个大人物的人,看来我还小瞧了你们的队伍里面的那个所谓的大人物。”青年道。

    原本他一点也不在意这个所谓的大人物,估计是那家小宗门的嫡传弟子罢了。

    但是现在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他这里,这么长时间才被发现,这就有些不简单了。

    看着巩耀山忽然紧张的神色,青年笑道:“你放心,这些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的,只要不危害他们守护的人就不会有事的,而且你也不值得他出手。”

    “不过这里的事情肯定会被沈城所知道的,知道有人在算计他,实力还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很多,那么你认为他还会在那里等死吗?”

    说完,青年有些遗憾的道:“看来,我们的交易要以失败告终了,可惜了。”

    也不知道是在可惜没有看到最后的高潮,还是可惜他们之间的交易。

    可是谁知道巩耀山却是咬咬牙道:“放心,少主,不会失败的。”

    “哦?”青年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在他看来,刚才那人肯定会将消息告诉沈城的,在知道自己毫无胜算的情况下,他可不相信沈城会自己寻死。

    巩耀山道:“宁羽和钟雨竹都已经中毒了,还被我控制住了,沈城要是想要救他们,就必须出现。”

    听到巩耀山的话,青年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看来你巩耀山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无耻,还要卑鄙,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巩耀山被青年这么说,也不恼,只是静静地站在边上。

    他为了这次的收获付出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会做出一些准备了。

    现在已经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巩耀山只是一个低阶野修,没有资源,没有天赋,没有机缘。

    他不甘心一辈子就这样,一辈子就只是在低阶,他想要资源,想要好的修炼法门,他想要很多很多。

    但是现实是十分残酷的,他什么都没有。

    五年前,机缘巧合之下,他和面前的这位青年达成了一个协议。

    五年时间,他让面前的这位青年看三场兄弟相残的大戏,青年就会给他一个他梦寐以求的机缘。

    为此,五年时间,他已经策划了两出大戏,都让青年十分满意。

    沈城的这是最后一场,只要完成,他就能拿到自己的机缘。

    原本他以为这场大戏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长时间,沈城一个刚刚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沈城的警惕心却是超乎他的想象,原本计划半年多的时间就能搞定,谁知道一拖就是两年多。

    而且两年多的时间,还出现了各种意外,不过好在一切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现在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他怎么会让事情出现意外呢。

    想到这里,巩耀山的眼神深处浮现出疯狂的神色。

    “我还有一个问题。”青年忽然出声道。

    “你为什么选择的是沈城?而不是宁羽或者其他人?”

    面对这个问题,巩耀山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挣扎的神色,不过还是道:“姜子晋我不敢招惹。”

    “那其他两人呢?那两个好像相互看对眼了,如果你的计划成功,让他们反目成仇,效果我可是会更加满意哦,说不定最后还能多给你一些东西。”青年道。

    巩耀山脸上忽然充满了嫉妒:“我就是看他不爽,凭什么都是野修,他就能得到这么好的宝物?凭什么?凭什么?”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心中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