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12出场费
    面对巩耀山这异常平淡的回答,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却让宁羽和钟雨竹他们都是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难道我们之间的兄弟情义在你的心中就这么不值?”姜子晋忍不住开口质问道。

    听到他的问话,巩耀山则是轻笑道:“怎么说呢,你姜子晋的兄弟情谊在我的心中还是值一些钱的,毕竟你的身后有着大势力,这样的兄弟情谊对我来说,是值钱的。

    只是我没想到你今天会来,也没有想到沈城居然将这些都告诉你了,原本我还准备过些年,相聚在一起续续我们的兄弟情呢。”

    巩耀山对于沈城的性格非常了解,原本他以为这次沈城会独自一个人前来赴会,但是没想到姜子晋也来了。

    不过他也不在意,对于姜子晋,他还是蛮有忌惮的,不敢随意的算计。

    要是出了意外,说不定自己背后的这个人也保不住自己。

    巩耀山再次道:“而且子晋,我从头到尾可都是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相反我在很多方面还帮了你。”

    这话他说的很是坦然,但是却恶心坏了沈城。

    沈城嗤笑道:“对,你是帮了不少子晋,也没有对不起他,但是你的目的也只是想要得到好处罢了,就相当于买卖而已。”

    姜子晋原本听到巩耀山那么说,心中还是有些纠结的,确实,从他这个角度来看,巩耀山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反而以前一直在帮助他。

    但是沈城一说完,他就反应过来了。

    确实,巩耀山只是在做买卖,而不是真的将他当做兄弟。

    巩耀山的脸色一沉,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晚了。

    姜子晋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钱袋子,将之抛向了巩耀山,同时开口道:“这些钱就当做你这段时间照顾我的报酬了,应该只多不少。”

    将钱扔过去的时候,姜子晋的神情也不由得放松了一些,心中的那个结好像解开了。

    那位少主一直就这样看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神情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可惜的神色。

    巩耀山的神情有些变幻不定,但是随即也就接下了这个钱袋子。

    “或许你们不理解,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我这么做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身为野修,每天都像是野狗一样在外面刨食,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所以......”

    沈城讥讽道:“所以你就靠着出卖兄弟谋出路?我就想问一下,以前被你出卖的那些人,你是不是也是这么不要脸和他们这么说?非要在他们临死前恶心一下他们?”

    他看出来了,巩耀山还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借口,原本他还以为巩耀山天生薄情寡义,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是一个虚伪小人而已。

    巩耀山冷哼了一声道:“你沈城也别做出这么一副让人恶心的神态。

    你要不是凭借机缘,获得了一件宝物,说不定比我还不如。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估计要不了几年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

    所谓的兄弟情谊,远远没有你的前途重要。”

    沈城不在意的道:“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自己的事情还是由我自己解决吧。”

    “不要在磨蹭时间了,既然已经到了,那就开始吧。”那位少主开口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沈城这么做,完全就是在给姜子晋和宁羽他们开解心中的积郁,解开他们的一些心结。

    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就不耐烦的开口了。

    沈城也不在多说什么,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姜子晋他们心中也都会有所缓解,不会像是一开始那样,怨恨,迷茫了。

    远处,又有一个沈城走了出来,这是他的真身是,随后将青血分身傀儡收走,接下来的过程中,他应该不太可能会使用这个分身傀儡了。

    不过那位少主可不想再弄出什么幺蛾子,示意身边的两位老者查看一下。

    沈城就感觉一道威势逼人的神念强势碾压过来,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蚂蚁,随时都要被碾死。

    “哼!”

    青叔冷哼一声,随即沈城就感觉瞬间轻松了下来。

    而那位少主身后的一个老人,则是脸色瞬间一变,他的神念被当场击碎,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却非常丢人。

    他看向青叔的眼神有些冰冷,不过他还是记得自己的任务,朝着少主点了点头,示意这个就是沈城的真身了。

    “那就开始吧,为了这场大戏,我可是期待了好久。”那位少主面露微笑道。

    不过他的心中却也开始有些慎重起来。

    刚才青叔击碎自己身后人的神念,他也有些感应,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小宗门的弟子,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同时他的心中也开始盘算起来。

    巩耀山听到少主的吩咐,直接要动手,不过却是被沈城再次打断了。

    “咳咳,我还有句话想说。”

    少主都被沈城弄得火气大了起来,这个家伙,一点都没有按照他想要看的大戏走,现在自己看戏的兴致已经被消磨大半了,这又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他本不想理会沈城这个家伙,反正等会就是个死人了,但是沈城却没有在意他的态度。

    “这位公子,你看巩耀山这样的家伙你让他表演都给出了好处,那我呢?我感觉我比巩耀山值钱多了,演出费是不是也要增加一些?”沈城出声道。

    少主都要被沈城气笑了,这个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少主面露讥讽道:“你?凭什么?要是你再敢多话,就不需要巩耀山出手了。”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面露杀机了,他的耐心已经被沈城消磨殆尽了。

    而且他也不想被沈城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让他由衷的感到厌恶。

    尤其是在他看来,一个不足为道的小人物居然让他连连吃瘪,这就更加的让他厌恶了。

    仔细想想看,从沈城过来到现在,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都在按照他的节奏走,这让少主更加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原先只是想看看好戏,并不准备自己出手的,但是现在,他的耐心要被耗空了,尤其是被沈城一而再再而三的牵着鼻子走,让他更加的恼火。

    沈城对于这位少主的杀机则是一点都不在意,朝着青叔微微躬身道:“麻烦前辈了。”

    青叔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是冲天而起,威压四方。

    少主背后的两位老者,脸色瞬间郑重了起来,眼神中都闪现出忌惮的神色,青叔的强大他们感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