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15激战
    沈城和巩耀山都迈步走出,双方的眼神都充满了杀意,此时两人都是恨不得将对方杀之而后快。

    就在他们俩人准备厮杀的时候,钱少锋背后的两位老者还有青叔和刘姨都是神念展开,开始警惕起来。

    他们都在防止对方捣乱。

    钱少锋这面,现在对沈城是充满了杀心,而青叔这边则是想要保住沈城。

    至于巩耀山,此时已经没人在意他的死活了。

    沈城身上紫色霞衣浮现,青色流光在周身环绕,眼神冷漠至极。

    而巩耀山对于沈城的手段也是了如指掌,此时周身环绕着三块盾牌,全方位无死角的防备着沈城的攻击。

    说起来,沈城的青色流光还有一个不算弱点的弱点,那就是对于攻破法术防御手段比法宝防御手段要强一些。

    虽然也强不到哪里去,但是巩耀山既然已经知道这个弱点,怎么可能不利用上。

    两人都没有任何的废话,沈城挥手间,青色流光化作道道青虹,向着巩耀山攻击而去。

    巩耀山也知道沈城的这些青色流光中只有一道具有真正的攻击力,但是他也看不穿,只能全力防御。

    不过就在他全力防御的时候,道道细弱毫毛的银针也浮现于虚空之中,带着凌厉的气息瞬间而至。

    沈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既然明白巩耀山知道自己的弱点,他又怎么可能不防备呢?

    银针瞬间就将沈城的紫色霞衣攻破,但是随即沈城身上的衣袍散发着氤氲之气,所有的银针都被阻挡在外。

    这件法袍也是他昨天晚上从青符山的分店中买来的,上面的防御手段非常强力。

    一开始两人都是试探性的攻击,双方对于彼此都是非常了解,所以只是试探一下,真正的手段还没有动用。

    沈城的青色流光只是让巩耀山的三面防御盾牌上面的灵光稍稍暗淡一些,并没有攻破他的防御。

    对此沈城心中也早有预料。

    巩耀山此时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柄散发着幽幽血芒的长刀,握在手中,用手轻轻抚摸刀背道:“泣血刀,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见到吧?”

    沈城嘲笑道:“这就是你的底牌?或者说是你专门坑杀‘兄弟’的法宝?”

    巩耀山此时也不恼火,虽然心中对于沈城已经杀意沸腾,但是到了真正生死相搏的时候,他还是能够冷静下来的,这是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应有的心境。

    巩耀山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以前的两位好兄弟就是死在它的刀下,所以你也是一起死在它的刀下,让你们好好的团聚吧。”

    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向着沈城冲来,速度极快,长刀之上,血芒闪烁,似是从幽冥鬼蜮诞生的兵器。

    巩耀山知道沈城的宝物攻击力极强,防御也极强,但是他也知道,沈城的近身战不行,也没有合适的近身战法宝。

    沈城也明白他的意思,整个人的速度也是急速的远离,多开巩耀山的长刀。

    轰!

    血色刀芒斩击在沈城刚才所站的空地之上,斩出一道深达数丈的刀痕。

    砰砰砰!

    于此同时,沈城的青色流光也在不停地轰击在巩耀山的防御法宝上,让他的法宝灵光不断的消泯。

    巩耀山知道沈城的宝物攻击力强大,但是消耗的法力却是极小,虽然他的修为境界比沈城要高一个台阶,但也没有期待沈城法力耗尽。

    一刀不中,巩耀山并没有失望,继续追击着沈城,刀刀致命。

    而此时他的速度也比沈城预计的要快上几分,这明显是他隐藏的手段。

    狭长的刀锋斩在沈城的紫色霞光之上,让紫色霞光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沈城的脸色开始严肃起来。

    一刀之下,他就感觉到紫色霞光的防御快要破碎了,刀锋之利,让他有些心惊。

    而且他还感觉到斩击在紫色霞光上面的血芒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不断的侵蚀着他的紫色霞光。

    这让他需要不停的用法力去阻挡,大大加大了他的法力消耗。

    刷!

    沈城忽然加快速度,躲开了已经到了身前的长刀,这个距离他都能闻到那股好似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了。

    巩耀山神情不变,不过手中的长刀却是像他自身的手臂一样,没有丝毫凝滞,突兀的横斩。

    沈城躲避不及,再次硬接了这次攻击。

    就像是镜子破碎了一样,紫色霞光闪烁几下,化作点点霞光,消散开来。

    不过此时巩耀山的防御盾牌也被沈城的青色流光轰击的差不多要破碎了。

    沈城的攻击不是那么好挡的,虽然巩耀山早有准备,但他还是有些低估了沈城青色流光的攻击力。

    毕竟他也只是见过沈城青色流光的攻击力,并没有亲身感受过。

    虽然心中有数,但还绝对不能把握到具体的攻击力。

    沈城身上法袍激荡,散发道道光晕,他的紫色霞光已经被击溃,需要时间回复,此时法袍就是他最后的防御了。

    沈城其实也发觉了他的攻击手段有些匮乏,除了青色流光以外,他的其他法术并不多。

    而且巩耀山也都非常的熟悉,让他很难有发挥的余地。

    看着他们战斗的激烈,姜子晋等人都是十分的紧张,尤其是看到沈城的紫色霞光被击散,更是不由自主的握起了拳头。

    看到沈城其余的法术对于巩耀山没有丝毫的影响,这也让他们对于巩耀山更加的愤怒起来。

    他们的紧张情绪并没有带给沈城,沈城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早有预料。

    身形急转,不停地躲避巩耀山的攻击。

    凌厉的长刀带着血色锋芒,缠绕着沈城的周身,让他不得不尽全力躲避和防御。

    “噗!”

    巩耀山手持长刀再次的斩击沈城的法袍之上,法袍光芒闪烁,有破碎的迹象。

    而即使是这样,法袍也没有完全的卸下力道,锋锐的气息将沈城的胸口割裂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而沈城也是不由得口吐鲜血。

    沈城的脸色开始发白,法袍毕竟是他刚刚才买来买多久的法宝,还没有完全的祭炼好。

    威力不能够完全的发挥出来,而且消耗的法力也很多。

    不管怎么说,沈城也只有灵泉境修为,修行的功法也是非常普通的功法,法力一直是他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