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16青色长剑
    看到沈城受伤,姜子晋三人都是面色一变,紧张之色尽显无疑。

    而钱少锋则是相反,面露喜色,口中大喝道:“巩耀山,杀了他。”

    说话的时候,他也让背后的两位老者做好准备,要是对面的想要救沈城,一定要拦下他们。

    沈城必须死!

    现在的钱少锋对沈城已经起了必杀之心,这个小蚂蚁太可恶了。

    沈城运转身法,急速闪开,但是巩耀山却是像跗骨之蛆一样,牢牢地缠住他,道道凌厉的刀锋像是密集的闪电一样,将沈城包围住。

    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响声,让巩耀山脸色一变,沈城则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巩耀山的防御破了!

    沈城虽然一直在躲避巩耀山的攻击,但也没有停下来他的攻击,青色流光不停地轰击着巩耀山的防御。

    巩耀山手上的动作一滞,沈城的青色流光攻击力他是清楚的,此时哪敢有丝毫的大意。

    沈城也趁此机会,迅速的拉开距离,而道道青色流光也毫不停歇的继续轰击巩耀山。

    巩耀山手上长刀不停地抵挡来自沈城的青色流光,他也看不穿青色流光的真假,只能尽全力抵挡。

    沈城趁此机会,也拿出一瓶霞光甘露,一饮而尽,快速的恢复法力。

    要不是青色流光所需要的法力甚少,沈城此时都已经支撑不住了。

    而且这个时候,他的周身也开始慢慢的笼罩着一层紫色薄雾,这是紫色霞光开始慢慢恢复了。

    沈城的防御和攻击手段都让其余没见过的几人心中震惊。

    说实话,巩耀山的手段在灵湖境已经是非常强悍了,就算是一些大宗门的弟子也就差不多这样了。

    毕竟在练气阶段,就算是威能再大的法术也无法施展,只靠着自己的法力施展,很难有多大的攻击力。

    而沈城却是凭借着紫青流光,一次次的抵挡住巩耀山的攻击,一次次的轰击着巩耀山的法宝,将至轰碎!

    眼看着沈城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过来,而且紫色霞光也有了复苏的迹象,巩耀山不由得着急起来。

    他已经尽可能的高估沈城了,但是没想到沈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缠。

    不过最主要的其实还是那个出乎意料的法袍,要不是法袍在危急关头挡住了巩耀山的攻击,此时沈城估计已经死了。

    不过凡事没有如果,此时巩耀山眼神阴冷,他浑身法力爆发,将面前的青色流光击碎,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仰头喝下。

    看到他的动作,姜子晋几人都是大声骂道:“不要脸。”

    巩耀山喝下的赫然是霞光甘露,这是沈城给他们的,让他们在关键时刻恢复法力和修复身体。

    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用上对付他自己了。

    沈城的眼神也冷冽的看着巩耀山,不过他此时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运转功法,恢复法力,同时道道青色流光不间歇的轰击着巩耀山。

    巩耀山对于霞光甘露的效果心知肚明,在喝下的第一时间,浑身就爆发出血色光芒,身上有着道道伤口崩裂。

    沈城面色一变,爆发秘法!

    这巩耀山的压箱底手段了,他以前也没有见过巩耀山用过这一招。

    与此同时,巩耀山的身上再次浮现出一道近乎是血色的铠甲,上面有着浓稠的血液在流转,还传出一些极为凄厉的吼叫!

    速度再快三分,巩耀山这次没有理会青色流光,再次杀向沈城。

    他知道不能给沈城缓解的时间,要是沈城的紫色霞光恢复,那么他接下里的处境就越发的艰难了。

    同时他也越发的嫉妒起沈城来,凭什么沈城一个和他一样的野修,修为比他还低,凭借着一个宝物,就能够和他打成这样。

    这样的嫉妒让他更加的发狂,不过他的攻击却是越发的狂暴和凌厉起来。

    沈城的青色流光再次被阻挡在外,无法轰破巩耀山的防御。

    巩耀山做的准备显然是非常充分的,他对于自己的防御法宝陪轰破已经有了后手,只不过这个后手需要的代价有些大而已。

    巩耀山毕竟和沈城他们相处两年多,这两年多来,即便是能够隐藏一些手段,但也不可能太多。

    这已经是他隐藏的所有手段了,要是这都拿不下沈城,那么他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至于巩耀山的修为是一点都没有隐藏的,因为这个不太好隐藏。

    要只是隐藏一时,那还简单,但是时间一长,就难以隐藏了,毕竟修炼,战斗的时候都极为容易泄露气息。

    而且要是他一直在隐藏气息,估计早就被青叔他们发现了,青叔也会提防他的。

    毕竟一开始隐藏都还好说,毕竟不太相熟,但是都成为了好朋友,在隐藏修为,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巩耀山的手中的长刀再次劈砍而下,气势凌厉,带着浓郁的血腥味杀向沈城。

    沈城刚刚恢复一些的紫色霞光,此时瞬间破裂,一击都没有抵挡住。

    这也是他的紫色霞光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好。

    而他的法袍此时也撑不了多久了,眼看着就要被巩耀山攻破,要是他的法袍破裂,那么就是他的死期了。

    巩耀山此时的眼神中闪现着兴奋的光芒,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一刀斩下沈城的头颅。

    “死!”

    巩耀山大喝一声,他和沈城交战至今,很少说话。

    此时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大喝出声。

    不过他没有发现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城的青色流光已经不再轰击他了,而是消散不见了。

    这并不是沈城的法力不济,无法使用青色流光了。

    紫青流光所需要的法力少的可怕,巩耀山他们都只是知道沈城使用它们只需要很少的法力,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沈城此时面色不变,好像并不在意已经危险至极的刀锋,他的手中法决不停地施展,同时脚下不停,躲避着巩耀山的攻击。

    一道泛着金芒的剑芒慢慢的出现在沈城的手中,这是他所会不多的法术之一。

    但是和以往施展的有所差异,原本纯金色的剑芒,此时开始慢慢变幻,从纯金色向着青色转换,就像是从金色剑芒,转换成了青色流光。

    但是又和原先的青色流光有所不同,并不像是流光了,而是变成了青色长剑!看到沈城受伤,姜子晋三人都是面色一变,紧张之色尽显无疑。

    而钱少锋则是相反,面露喜色,口中大喝道:“巩耀山,杀了他。”

    说话的时候,他也让背后的两位老者做好准备,要是对面的想要救沈城,一定要拦下他们。

    沈城必须死!

    现在的钱少锋对沈城已经起了必杀之心,这个小蚂蚁太可恶了。

    沈城运转身法,急速闪开,但是巩耀山却是像跗骨之蛆一样,牢牢地缠住他,道道凌厉的刀锋像是密集的闪电一样,将沈城包围住。

    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响声,让巩耀山脸色一变,沈城则是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巩耀山的防御破了!

    沈城虽然一直在躲避巩耀山的攻击,但也没有停下来他的攻击,青色流光不停地轰击着巩耀山的防御。

    巩耀山手上的动作一滞,沈城的青色流光攻击力他是清楚的,此时哪敢有丝毫的大意。

    沈城也趁此机会,迅速的拉开距离,而道道青色流光也毫不停歇的继续轰击巩耀山。

    巩耀山手上长刀不停地抵挡来自沈城的青色流光,他也看不穿青色流光的真假,只能尽全力抵挡。

    沈城趁此机会,也拿出一瓶霞光甘露,一饮而尽,快速的恢复法力。

    要不是青色流光所需要的法力甚少,沈城此时都已经支撑不住了。

    而且这个时候,他的周身也开始慢慢的笼罩着一层紫色薄雾,这是紫色霞光开始慢慢恢复了。

    沈城的防御和攻击手段都让其余没见过的几人心中震惊。

    说实话,巩耀山的手段在灵湖境已经是非常强悍了,就算是一些大宗门的弟子也就差不多这样了。

    毕竟在练气阶段,就算是威能再大的法术也无法施展,只靠着自己的法力施展,很难有多大的攻击力。

    而沈城却是凭借着紫青流光,一次次的抵挡住巩耀山的攻击,一次次的轰击着巩耀山的法宝,将至轰碎!

    眼看着沈城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过来,而且紫色霞光也有了复苏的迹象,巩耀山不由得着急起来。

    他已经尽可能的高估沈城了,但是没想到沈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缠。

    不过最主要的其实还是那个出乎意料的法袍,要不是法袍在危急关头挡住了巩耀山的攻击,此时沈城估计已经死了。

    不过凡事没有如果,此时巩耀山眼神阴冷,他浑身法力爆发,将面前的青色流光击碎,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仰头喝下。

    看到他的动作,姜子晋几人都是大声骂道:“不要脸。”

    巩耀山喝下的赫然是霞光甘露,这是沈城给他们的,让他们在关键时刻恢复法力和修复身体。

    但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被用上对付他自己了。

    沈城的眼神也冷冽的看着巩耀山,不过他此时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运转功法,恢复法力,同时道道青色流光不间歇的轰击着巩耀山。

    巩耀山对于霞光甘露的效果心知肚明,在喝下的第一时间,浑身就爆发出血色光芒,身上有着道道伤口崩裂。

    沈城面色一变,爆发秘法!

    这巩耀山的压箱底手段了,他以前也没有见过巩耀山用过这一招。

    与此同时,巩耀山的身上再次浮现出一道近乎是血色的铠甲,上面有着浓稠的血液在流转,还传出一些极为凄厉的吼叫!

    速度再快三分,巩耀山这次没有理会青色流光,再次杀向沈城。

    他知道不能给沈城缓解的时间,要是沈城的紫色霞光恢复,那么他接下里的处境就越发的艰难了。

    同时他也越发的嫉妒起沈城来,凭什么沈城一个和他一样的野修,修为比他还低,凭借着一个宝物,就能够和他打成这样。

    这样的嫉妒让他更加的发狂,不过他的攻击却是越发的狂暴和凌厉起来。

    沈城的青色流光再次被阻挡在外,无法轰破巩耀山的防御。

    巩耀山做的准备显然是非常充分的,他对于自己的防御法宝陪轰破已经有了后手,只不过这个后手需要的代价有些大而已。

    巩耀山毕竟和沈城他们相处两年多,这两年多来,即便是能够隐藏一些手段,但也不可能太多。

    这已经是他隐藏的所有手段了,要是这都拿不下沈城,那么他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至于巩耀山的修为是一点都没有隐藏的,因为这个不太好隐藏。

    要只是隐藏一时,那还简单,但是时间一长,就难以隐藏了,毕竟修炼,战斗的时候都极为容易泄露气息。

    而且要是他一直在隐藏气息,估计早就被青叔他们发现了,青叔也会提防他的。

    毕竟一开始隐藏都还好说,毕竟不太相熟,但是都成为了好朋友,在隐藏修为,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巩耀山的手中的长刀再次劈砍而下,气势凌厉,带着浓郁的血腥味杀向沈城。

    沈城刚刚恢复一些的紫色霞光,此时瞬间破裂,一击都没有抵挡住。

    这也是他的紫色霞光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好。

    而他的法袍此时也撑不了多久了,眼看着就要被巩耀山攻破,要是他的法袍破裂,那么就是他的死期了。

    巩耀山此时的眼神中闪现着兴奋的光芒,他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一刀斩下沈城的头颅。

    “死!”

    巩耀山大喝一声,他和沈城交战至今,很少说话。

    此时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大喝出声。

    不过他没有发现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城的青色流光已经不再轰击他了,而是消散不见了。

    这并不是沈城的法力不济,无法使用青色流光了。

    紫青流光所需要的法力少的可怕,巩耀山他们都只是知道沈城使用它们只需要很少的法力,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沈城此时面色不变,好像并不在意已经危险至极的刀锋,他的手中法决不停地施展,同时脚下不停,躲避着巩耀山的攻击。

    一道泛着金芒的剑芒慢慢的出现在沈城的手中,这是他所会不多的法术之一。

    但是和以往施展的有所差异,原本纯金色的剑芒,此时开始慢慢变幻,从纯金色向着青色转换,就像是从金色剑芒,转换成了青色流光。

    但是又和原先的青色流光有所不同,并不像是流光了,而是变成了青色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