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17斩杀
    沈城的手中陡然出现的青色长剑让巩耀山的心一下子警惕起来,他从来没有看到过沈城施展过这样的法术。

    当金色剑气完全的化为青色的时候,剑气已经形成了实体,一柄古色古香的古剑出现在沈城的手中,通体青色,散发着令人心惊的寒芒。

    手腕翻转,古剑灵活如手臂,速度快如雷霆,刹那之间,已经出现在巩耀山的面前。

    巩耀山心中一惊,没想到沈城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剑术。

    ‘叮!’

    沈城手中法力凝聚的青色古剑好似有实体一般,和巩耀山手中的长刀相撞,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沈城蓄谋已久的一击被挡下,心中没有半点急躁,也没有慌乱,青色古剑像是清风拂柳一般,笼罩住了巩耀山。

    这柄青色古剑其实就是‘金剑术’结合青色流光而形成的。

    这样的想法早就在沈城的脑海中有过,也试验过,只是不太成功,今天这样已经是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了。

    沈城的近身战其实没有巩耀山想的那么糟糕,虽然他一直利用紫青流光战斗,但是对于近身战还是有些研究的。

    没办法,谁让武侠已经深入人心了呢?

    只不过沈城的近身战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实战罢了,但其实也无所谓了,近身战说白了出了招式,就是胆魄的问题了。

    沈城在胆魄方面那是一点也不缺,所以他的近身战其实也不差。

    青色古剑一剑快似一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停歇,让巩耀山一时间有些疲于应付。

    青色流光和他心意相通,比之一般别人炼化的法宝还要好,这也使得他使用青色常见如臂使指,轻松快意。

    巩耀山此时的眼睛通红,沈城不急躁,他却是急的不行。

    他的爆发秘法已经快要结束了,要是在这之前杀不了沈城,那么他就要完蛋了。

    眼中厉色一闪即逝,随即巩耀山不在管沈城的青色古剑,直接劈砍向沈城,一副要和他同归于尽的模样。

    沈城眼神平静,就像是没看见那道已经临近眼前的血色刀锋,手中的长剑依旧平稳且迅速。

    砰!砰!

    两人身上的防御都大放光芒,沈城身上的法袍在这个时候已经撑不住了,开始破碎。

    而巩耀山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他发现自己的血色铠甲此时已经被洞穿了数个洞口,身体也被洞穿了,鲜血从他的伤口中流出。

    他的血色铠甲连沈城青色古剑的一招都抵挡不住,可见它的锋利。

    不过此时巩耀山却是眼神中闪现着兴奋的光芒,此时沈城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防御手段,只需要轻轻一下,沈城就要死了。

    场外的姜子晋此时都有些要忍不住惊呼出声了,宁羽和钟雨竹也是面色紧张,攥紧的拳头都有些发白了。

    “死!”

    巩耀山厉喝一声,浑身血芒暴涨,长刀之上,有着血色古兽虚影闪现,将他的一身的血芒吞下,然后沉没在长刀之中。

    一时间巩耀山的气息瞬间萎靡下来,但是长刀之上的气息却是越发的强盛以及凌厉了,速度比起沈城的青色古剑还要快上几分。

    沈城像是没有感受到这股气势一样,手很稳,剑更稳!

    刷!

    在巩耀山兴奋,狂喜的眼神中,在姜子晋等人悲痛欲绝的眼神中,沈城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巩耀山脸上的欣喜之色还没有完全的消散,就看到沈城拿着青色古剑的手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将他的脑袋给洞穿。

    临死前他看到了被他劈成两半的‘沈城’身上流出了青色的血液,顿时明白过来,青血分身傀儡!

    他的眼神中带着绝望和不甘!!!

    沈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将青血分身傀儡放了出来,移花接木换了个位置。

    沈城真正的身影从边上出现,脸色惨白,身上的伤口不停的流血,不过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青血分身傀儡可是青符山的得意之作,只要将一丝神魂纳入其中,就像是活人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而且还能和本体一样灵活。

    要不然怎么会卖的这么贵?

    贵也是有贵的道理的。

    他也只是在最后的关头才将这个青血分身傀儡放出来,要不然之前巩耀山心有准备下,根本就不会起到太多的效果。

    说白了,还是他的攻击手段太过缺乏,只凭借着青血分身傀儡,根本就无法对巩耀山起到太大的伤害效果。

    “城哥。”姜子晋几人连忙跑了过来,扶住了沈城。

    青叔和刘姨此时身上也是气势暴涨,牢牢地锁定了钱少锋和他背后的两人。

    要是他们现在敢动手,那么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主动动手的。

    他们虽然有信心斩杀对面的两位金丹,但是没信心保护住姜子晋的安全。

    金丹境的威能他们清楚,姜子晋身上虽然有着保命手段,但既然是保命手段,那只有到万不得已才能动用。

    钱少锋的脸色忽然变的异常难看,看着死不瞑目的巩耀山,骂了一声废物!

    他看向沈城的眼神也充满了杀意,恨不得立即就斩下他的头颅。

    但是感受到青叔和刘姨身上的气势,还有身后两位老者有些紧张的情绪,他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杀意。

    他盯着沈城,声音异常的冷冽。

    “沈城,希望下次见面,还有人能够保住你的命!”

    沈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轻笑出声道:“这就不劳少城主操心了,你还是将我们的出场费先拿出来吧,别告诉我,你堂堂一个玉龙城的少城主还要欠账?”

    “哼!”钱少锋冷哼一声,随即对着姜子晋道:“姜公子,东西等下我会让人送给你的。”

    说吧,他带着人直接离开,没有再和沈城他们说话的心思。

    沈城吞下姜子晋递过来的疗伤丹药,开始运转功法,消化药力,稳住伤势。

    这一次他伤的其实也不太重,只是巩耀山的血色法力一直附着在他的体内,必须尽快的清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