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28盛气凌人
    三人很快的就来到众人的头顶之上,中间一人感应了一下这里的气息,也看到了还散落在村口的黑煞祭台的残骸,眼神微动。

    在看看村中村民的状况,心中也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就在他想要说话的时候,左边的那位师弟就开口说话了。

    “你们是什么人?快点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说清楚。”这人的语气极为不耐烦,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沈城看着他们站在头顶,眼神微眯,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知道来人是谁,虽然沈城不认识他们,但却认识他们身上的衣着。

    云溪宗的弟子。

    对于云溪宗,沈城也有些了解,前两年他其实也想加入一个宗门,但是却接连碰壁,云溪宗就是其中之一。

    站在两边的一男一女从气息上来看,应该是灵湖境修为,而中间的男子,身上的气息让他有些心惊,不过距离青叔那种气势还差的远,应该是属于筑基期修士了。

    赵杉连忙说道:“诸位仙长,事情是这样的......”

    可是还没有说完,就被那个男子打断了:“我让你开口了吗?你说。”

    说着指着沈城,一副我就要你说的架势。

    他刚才看见沈城那副眼神微眯的模样,心中顿时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灵泉境修士而已,敢在他们面前露出这副模样?

    本来这几天就因为黑煞教的事情心烦气躁,现在沈城一副样子,顿时让他不舒服。

    他也不想想,自己等人就这样站在沈城众人的头顶之上,用着高高在上的语气,像是质问一样,沈城他们能高兴吗?

    或许在他们看来,沈城他们的情绪并不重要。

    中间的那个筑基修士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看着沈城。

    沈城再次眯了眯眼,随即道:“不知三位道友想知道些什么?”

    虽然对于他们高高在上的态度很生气,但现在形势比人强,只能认怂。

    对付一个灵海境的修士,要不是最后有着赵杉的拼死相助,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他们可是有一个筑基期修士,两者天差地别,沈城还不至于这点气都受不了,不过心中不舒服那肯定是真的。

    沈城愿意认怂,但也要看别人愿不愿意,只听左边那人语气不善的道:“我刚才问的你难道没听清楚?”

    他没看见沈城身上有其他宗门的标志,而且还仅仅是一个灵泉境修士,明显就是一个散修。

    要是宗门修士,外出的时候,都会挂上属于自己宗门的标志,尤其是在低境界的时候。

    更加关键的是,沈城的眼神令他很不舒服。

    沈城眼神中有些怒意,不过被他强压下来了,现在形势比人强,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

    他强忍着怒气,将事情讲述了一下。

    等到他讲完,中间的那名筑基期修士眼神一动,问道:“你说你一个灵泉境修士,斩杀了两个灵湖境和一个灵海境的黑煞教修士?”

    他刚问完,左边那个一直看沈城不爽的年轻人嗤笑道:“庆元师兄,别听他瞎吹牛,估计他这是想要将功劳往大了报,好向我们云溪宗讨要好处呢。”

    “住嘴。”庆元师兄河池道,随即看向沈城,笑问道:“不知道友在哪修行?”

    沈城淡淡道:“野修一个,暂时没有宗门收留。”

    筑基修士眼神再次动了一下,不过接下来的语气就变得淡漠许多:“那不知道你是如何斩杀他们的?如果属实的话,我们会给你一些报酬的。”

    最后说的话就像是施舍一样。

    沈城眼神不动道:“怎么斩杀他们的就不需要向三位汇报了吧,毕竟这属于个人隐秘。”

    他现在心中已经怒意翻涌了,这些家伙欺人太甚,这是要他将自己的秘密全盘托出吗?

    边上的赵杉眼看他们之间的气氛慢慢的僵硬,连忙道:“三位,我也出了一些力气,是家姐给我的一些符箓法宝帮上了沈兄一些小忙。

    我家姐也是云溪宗修士,不知道三位可认识赵明月?”

    沈城不愿意说也有着不想将赵杉拖进来的意思,毕竟他也不知道赵杉的真正底细,万一被人见财起意了怎么办?赵杉毕竟只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人,而且那些符箓在上次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祥云上的三人原本对于赵杉一点也不在意,但是听到赵明月的名字,眼神都闪动了一下。

    那名筑基期修士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道:“原来是明月师妹的弟弟,原来如此。”

    边上的其他两位修士,此时也都脸色和善了许多,尤其是右边的那个少女,不过这仅仅是对赵杉。

    赵杉一看自己老姐的名字挺好用,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道:“不知三位仙长怎么找过来的?原本我还想着前去云溪宗求援呢。”

    他这是想要缓解气氛。

    右边少女笑着道:“赵师弟不用称呼仙长,叫我们师兄师姐即可,来到这里也是我们正在追查黑煞教的下落,这段时间,这个黑煞教忽然兴起,滥杀无辜,我们云溪宗正在追查此事。”

    沈城看他们聊得兴起,对着赵杉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了。

    原本他的心情还算是不错,毕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但是现在却被这些家伙弄得非常糟糕。

    心情阴郁之下,随手拿出赤血葫,喝了一口酒,现在他都有些酒鬼的趋势了,尤其是在江湖上混迹三年,基本上天天喝。

    而就在这时,左边的那名修士看着沈城手中的酒葫芦,眼神一动,喝道:“我们让你离开了吗?”

    沈城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道:“不知道诸位还有何赐教?”

    那人先是有些贪婪的看了一眼沈城手中的赤血葫,然后语气不善的道:“将那黑煞教三人的东西交出来,尤其是那些邪法,我们需要销毁,要不然我怕又会出现一个黑煞教的邪徒。”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好像认定沈城会经不起诱惑,和那些黑煞教的人一样,利用邪法修炼。

    沈城面无表情的道:“我已经销毁掉了。”

    这是事实,他在看完之后,直接销毁了,上面记载的那些邪术兼职骇人听闻,他也不想因为一个不小心扩散出去,所以在将村民救出来之后就销毁了,包括那些邪异的物品。

    “你说销毁就销毁了?我看你想存心想要修炼上面的邪法吧。”那人的语气越加的嘲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