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带着游戏仓库去修仙 > 32沧海一声笑
    庆元对于庆鸿的一些手段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庆鸿的师父给了庆鸿一些保命手段,有样东西就连他都眼馋。

    这也是他放心让庆鸿自己去的原因所在,有了那样东西,不要说灵泉境散修,就连灵海境宗门修士,庆鸿都可以纠缠一二。

    可是结果就是如此,庆鸿死了,而且就连那样他都眼馋的法宝都丢了。

    庆元收拾了一下地面上散落的一些灰烬,然后快速的回到了小山村之中。

    他的心情虽然阴郁,不过却不是太过担心,庆鸿有师父,他也不是没有。

    要是因为他的缘故,导致庆鸿死了,那估计不太好交代,不过庆鸿是因为见财起意,想要截杀别人,被别人反杀的,这就怪不得他了。

    总不能庆鸿想要去抢家劫舍他都要跟着吧?

    不过该弄明白的一些事情还是要搞清楚的,例如沈城的身份。

    庆元迅速的找到了赵杉,开口问道:“赵师弟,你知道那个姓沈的情况吗?”

    赵杉一看庆元的神色,心中就猜到一些事情了,虽然有些高兴,但并不能表露出来,反而要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

    只见赵杉面露疑惑之色的道:“我不知道啊,我们只是在半路上遇到的,沈兄为人很仗义,我也只是知道他姓沈,庆元师兄有什么事情找他吗?”

    庆元听到赵杉的话,有些无奈,他也不敢对赵杉怎么样,对于赵明月,他还是有些忌惮的。

    “没有,赵师弟,你详细的给我说一下你们一起战斗的情况。”他这是想要从侧面了解一下沈城,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底牌了。

    不过赵杉的回答令他十分失望,赵杉只是说他将自己老姐给的保命东西全部都用上了,对于沈城的情况,他因为没有修炼,根本就不清楚。

    通过和少女的聊天,他也明白,自己以前好像还真的小瞧了自家老姐在云溪宗的地位。

    所以此刻撒起谎来那是一点都不带心虚的。

    ..................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今天是个好日子......”

    有些怪异的音调响彻在一个管道上,引起不少的人侧目,这样的曲调他们还真的没有听过,不过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只见一个青衫棉袍少年骑在一匹马上,嘴中哼着怪异的音调,不时地还狠狠的喝上一口酒,显得心情极为开心。

    此时已经是沈城和庆鸿战斗后的第三天了,这两天沈城的心情那是极为高兴的。

    不仅成功的斩杀了敌人,还获得了不错的宝物,怎么可能不高兴?

    沈城也不得不感叹宗门弟子就是富裕,比起穷苦散修来说,那是富裕太多了。

    光是庆鸿随身携带的灵钱就有三千之多,要知道沈城攒了三年才攒了一千多,这还是他根本就舍不得花,而且还有这一些机缘才得到这么多钱的。

    但是一个小小的灵湖境宗门修士,身上就带着这么多灵钱,这样的差距实在是让人心酸。

    不过当这些灵钱落入到他的手里,他就不会心酸了,而是想着宗门修士的钱越多越好。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

    就在沈城还在感叹的时候,忽然又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朋友,你刚才唱的是什么曲子?挺不错的啊。”

    沈城闻声望去,一个少年正在一辆马车中探出脑袋,朝着这边看来。

    沈城洒然笑道:“家乡曲子,见笑了。”

    “真的很不错,朋友能不能再唱一首?我可一给钱的。”那人好像也是一路上无聊至极了。

    他这话刚出口,那边就传出一声呵斥声,随后就见到一个中年人钻出车厢,朝着沈城一脸歉意的抱拳。

    沈城笑了笑,没有在意,这个少年一看就没有太多的江湖阅历,而且他也听出来了,少年根本就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没想那么多而已。

    沈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那位中年人再次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才进入车厢内。

    不过此时沈城心情也是极佳,索性也再次唱了起来。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

    “浪涛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天骄。”

    ........

    一时间路两旁的一些杂声忽然消散了,此刻听着从沈城嘴中传出的奇异歌曲,一种沧桑大气,逍遥快活的感觉顿涌心头。

    尤其看到那种看似年轻的脸庞,脸上却丝毫不见少年的青涩,反而有种历经俗世的沧桑感。

    但又看到那少年人潇洒自若的一展歌喉,唱到尽兴时还会喝上一口美酒,显得极为快活,没有丝毫的看破世俗之感,反而感觉到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江湖人。

    苍凉豪迈,洒脱放浪。

    “好听,朋友,你那葫芦里面的酒能不能给我也喝一口?”那位少年此时再次忍不住探出脑袋,满是羡慕的看向沈城,尤其沈城那副洒脱豪迈的姿态,让他都有些小崇拜了。

    沈城估计要不是车厢里面那位中年人拉着他,这位都能现场认他做偶像。

    沈城也看出少年人对于江湖的期待,这次没等中年人开口,就笑着道:“当然可以,接着。”

    话落,手中的赤血葫朝着那边扔去,速度极快,但是等到了少年人的面前,忽然就停住了,静静地悬浮在他的面前。

    原本那少年人还有些发愣,尤其是看到酒葫芦这么快的飞过来,更是愣住了。

    但看到酒葫芦停在自己的面前,还有沈城那脸上的笑意,顿时也心生豪迈。

    少年人脸上一下子红了,好像是激动了,用力接住酒葫芦,仰头狠狠地灌了一大口酒。

    “咳咳,好...咳咳...好酒!”

    少年人强忍着胸口似是火烧般的感觉,大吼道,好像是要将自己对于江湖的渴望,对于行侠仗义,仗剑走江湖的期盼全部都吼出来一样。

    吼完之后,他也学着沈城,想要将酒葫芦扔过来,好似和沈城一样,请沈城喝酒一般,忘记了这酒本来就是沈城的,而且他也没有沈城这个能耐。

    不过沈城却没有让他失望,不动声色的再次将酒葫芦接过来,朝着少年示意一下,像是举杯共饮一样,仰头喝下一大口。

    “痛快!”

    沈城大喝一声,随即轻踢马腹,原本已经显得老态的马匹,此时却是爆发出了壮年马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