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一章 狗子会说话了
    顾运蹲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墙角,满头大汗地摆弄着地上那台脏兮兮的电磁炉。

    现在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如果能修好电磁炉,而房东没能及时发现没交房租的他又一次偷偷地开了电闸,并且隔壁小姐姐能再一次大发慈悲地允许他接一盆自来水,同时对门的抠脚大汉能不计前嫌地再借他一把挂面,那么他就能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面条了。

    可见贫穷并没有限制他那顽强的想象力。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起身开门,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大妈。

    大妈个子倒是挺高,只是发福的腰间像挂着游泳圈,还顶着一头蓬松的卷发,用笔描出来的一字眉让她看上去有点凶。

    凭经验判断,这类大妈不是居委会的话事人就是广场舞的扛把子,惹毛了当场来个旋转跳跃,隐形的翅膀都能给你掰折了。

    于是顾运很客气地问道,“你好,有什么事吗?”

    没想到这大妈说话相当温柔,而且很好听。

    “小伙子,我家里的猫跑丢了,你有看到吗?”

    一边说,她一边不住地往里头打量。

    顾运摇了摇头,“没看到,要不您进来找找?”

    大妈果然是大妈,一点也不怕给人添麻烦,毫不犹豫地走了进来。

    顾运的出租屋很小,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里头又乱的一塌糊涂,还发着霉味。

    大妈很嫌弃地捂了捂鼻子,好像对里头的味道很不满。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仔仔细细地搜查了每一个角落,连卫生间都不放过。

    过后,她终于说道,“确实没有,打扰你了小伙子。”

    顾运笑了笑,“没事,您走好。”

    送走大妈,顾运继续修理他的电磁炉。

    楼下,大妈走进一辆停在角落的SUV,然后轻轻地摩挲下巴,很快她的下巴起了一层“皮”,她顺手一掀,整张脸皮连着头发都被“剥”了下来。

    车内后视镜里,一张大约三十岁、散发着熟女韵味的俏脸跃然而出。

    “呼!”她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掀起衣服看了眼皱巴巴的肚腩,又轻轻一撕,肚子上的那一摊“赘肉”就这么被她生生地撕了下来,并且没有一丝鲜血,反而露出光滑而平坦的腹部。

    搞定一切,她对着车内中控说道,“老黄。”

    车载电话很快拨通了一个叫“老黄”的电话。

    “能量源消失了。”她说道。

    “没追踪到?”那边显得很失望。

    “反正追到这里就消失了,我敢断定就算有遗物也肯定不在这里了。”

    “这就奇怪了……行吧,先回俱乐部。”

    女人发动汽车,又说道,“顺便说一句,这次以后我要加钱,现在我一人扮三四个角色到处帮你们卧底,累成狗了知道吗?”

    “好啦,知道你辛苦。可这不是俱乐部里只有你才有易容天赋么?”

    “天赋个屁,老娘就是个殡仪馆给死人化妆的,鬼特么知道为啥觉醒这么个没用的天赋,弱爆了!”

    “行啦行啦!老板不是说了嘛,现在谁都不知道哪种天赋强哪种天赋弱,一切都是摸石头过河,没准你那个才是最强的呢?”

    “强个屁!还不如你个捏泥人的,随手一捏就造出个活物来,让它干啥就干啥……对了,有空你给我捏个男人呗,不会勾三搭四比狗还听话的男人,行不?”

    “嗨,尽说些没用的。赶紧回来吧。”

    女人不开心地挂了电话,然后看了眼车内纯黑色的中控台,皱眉。

    她拿起刚刚撕下的脸皮和肚皮,用白皙的手揉了揉,很快它们就变成了一团类似橡皮泥的东西。

    将泥摊开均匀地黏在中控台表面,然后闭上眼集中精神轻轻一抚。

    一阵微弱的光芒过后,那团泥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中控台覆盖上了一层粉红色的喷漆,看上去相当精致。

    女人满意地笑了笑,“用蕴泥做个喷漆,贵是贵了点,不过架不住老娘心情重要。”

    ……

    顾运依然在顽强地与电磁炉搏斗,他今天的宏伟计划看样子是要卡在第一关了。

    这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尖细的声音。

    “啧啧,发现一只低能儿。”

    声音冷不丁地发出来,把顾运吓了一跳。

    他狐疑地环顾了下这个狭小的房间,确定没有别人。

    只有之前路边捡来的那只小哈士奇,现在正坐在电脑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它大概三个多月大,只有三四十公分长,圆滚滚的像个肉球,黑色的额头中间有一撮白毛,一双眼睛湛蓝,有着不错的卖相,可以说人见人爱了。

    顾运之所以带它回来就是看中了它的颜值,寻思能转手卖点钱。

    只可惜现在养狗要办证,而且这狗好像故意的,但凡有生人靠近就扑上去咬,所以一直卖不出去。

    这条亏本的狗子,顾运看到它就来气。

    不禁说道,“看什么看?信不信一脚把你踢出去?”

    却不想,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低能儿,见了本大爷为什么不跪?”

    这回顾运听清了,声音就是从二哈嘴里传出来的!

    巨大的惊悚让他身体一缩,屁YAN也一缩,缩到可以把核桃夹暴。

    整个人完全呆掉了。

    “我日了,狗会说话?!”

    “闭嘴,这只蠢狗只是本大爷刚刚找到的载体!本大爷是赛斯坦星球的高等智慧,你可以叫我坦纳斯河畔的智者,或者乌图里山的启蒙者,这是身为低等生物的你该有的恭敬!我,可是知道地球上一切事物的智慧!”

    “我去,狗还会装逼?!”

    “蠢货,我最后强调一次!本大爷不是狗,而是高等智慧!你这只低贱的、肮脏的、愚昧的人类,能在我的脚下匍匐将是你此生无尽的荣耀!”

    “卧槽!狗还会骂人!”

    讲真,遇到狗子突然说话这么灵异的情况,没人能淡定。

    顾运也不例外,差点就准备夺门而逃。

    但是刚起身他就忽然想起来,这应该是在做梦吧?

    这么一想就怒了。

    想当初他也是富二代,生活逍遥又自在。

    可自从半年前爱装逼的老爹突然破产以后,他的生活就急转直下,到如今女朋友跑了不说,甚至连饭都吃不起,已经成了圈子里的大笑话。

    而现在居然做个梦都要被狗欺负?

    眼瞅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于是他恶向胆边生,转身拿起电脑桌旁的折椅,收起呈折叠状,气势汹汹地指着那狗子说道,“有种你再叽歪一个?”

    狗子不禁眉头一皱,两只湛蓝的瞳孔猛地一缩,露出哈士奇特有的严肃表情。

    然后深沉而威严地说道,“难道非要我展示残暴的力量,你这个蠢货才会像个奴仆一样跪下来祈求我的宽恕吗?”

    说着,它的身体像河豚鱼一样膨胀起来,并且幽幽地悬浮在空中,看上去非常诡异。

    “愚蠢的人类,如果再不跪下,你将尝到拉塞斯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