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八章 晨茗食品厂
    第二天上午,顶晨大厦20楼副总裁办公室。

    豪华的办公室里,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

    其中一个是秃头,也就是集团人事总监王大年。

    另外一个是大约三十多岁的精瘦男子,穿着一身定制修身西服,留着小板寸,一根大金链子闪闪发光,看上去很像混社会的。

    他叫秦奇,是集团的高级副总裁,也是创始人秦昱收养的最小的一个儿子,人称“四爷”。

    秦奇斜靠在沙发上,吞吐了一口烟雾后,问道,“那丫头今天就会去上任,食品厂那边都安排好了?”

    王大年说道,“放心吧四爷。上上下下我都安排好了,到时候没人会听她的,她能使唤的也就我帮她新招的那个助理。”

    秦奇笑道,“听说你招的那个人一问三不知,而且给他高薪都不要,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王大年笑了笑,“四爷您放心,这人绝对不是傻子,顶多就是有点蠢,毕竟真招个傻子也交代不过去。”

    秦奇呵呵一笑,“那就好。老头子不是怕咱们在丫头身边安插眼线么?那咱们就招一个背景清白的跟她,这样总没话说了吧?”

    “四爷想的周到!”王大年跟着笑道,“这么一来,等那丫头到厂里之后就会发现,全厂上下没人听她的,唯一的助理又蠢地要命,可谓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打赌她撑不过一个月。”

    “由她折腾去吧,不撞南墙不回头。”秦奇舒服地吐了口烟,又道,“那破厂本来就救不活,集团想卖了都没人要,她还真以为从外国留个学回来就能力挽狂澜了?”

    “呵呵,四爷安排地这么周到,她就是超人也别想救活这个厂子。到时候只要对赌期一到,她完不成业绩就得乖乖回去,从此就别想再染指集团任何一家公司了。”

    秦奇冷笑了一声,“一小屁孩还想跟我们斗?乖乖嫁个人,我这做叔叔的给她包个大红包多好?非要学她老爹么?”

    ……

    早上九点,向来喜欢迟到的顾运准时抵达张家工业园123号,晨茗食品厂。

    这位不学无术的前富二代同志,准备以崭新的面貌、满腔的热情来迎接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把晨茗食品做大做强,让安全而美味的食品走进千家万户,为振兴民族食品工业添砖加瓦,是他现在最大的追求。

    当然,顺便赚点灵力点也是应有之意嘛!

    “责任重大,责任重大啊!”

    心里胡七八糟地碎碎念着,顾运走到了厂区门口。

    当他看到这个厂子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工厂给人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破败。

    锈迹斑斑的铁门,墙皮脱落的厂房,连走在路上的工人都是一副垂头丧气、愁眉苦脸的样子。

    甚至最外边一个生产车间的墙上,还隐约能看出“独生子女好,政府来养老”之类的标语——这特么得多少年前的建筑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滨海人,其实顾运以前也听说过晨茗食品厂。

    这个厂以前是国营的,据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有了。后来才改制,成了私营的。

    在90年代,晨茗食品厂曾辉煌一时,其生产的“茗橙”牌汽水畅销一时,是顾运那一代人小时候的记忆。

    只是没想到,它现在破败成这个样子了。

    这时从门卫里出来一个大爷,问顾运,“小伙子,来做什么的?”

    “我是来报到的。”

    “报到?哦对,听说今天是有个新的老总要调过来,莫非你就是?”

    “不是,我是她的助理。”

    “老总没到助理先到,这谱摆的倒挺大。”大爷叹气地说道,“来来回回都换了好几任老总了,有什么用啊?咱们这个厂子啊,哎!”

    言语之中,一片痛心和无奈。

    说归说,大爷还是很尽责地让顾运做好了登记,然后才让他进去。

    顾运进去之后,找到了办公楼,来到了人事部。

    正在人事部办入职手续的时候,忽然进来一个肥胖的中年人。

    “呵呵,你就是集团派来的顾运吧?”中年人问道。

    “是,你是?”

    “我是办公室主任孟山,欢迎欢迎啊!”

    顾运跟孟山握了握手,“孟主任好。”

    孟山握着顾运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小顾啊,咱们厂里的情况比较特殊,你可要在工作上多上心啊!”

    正说着,顾运的手机响了。

    “白骨精”在电话里告诉顾运,新任总裁秦总已经快到楼下了。

    顾运挂了电话,对孟山说道,“孟主任,秦总马上到了,我们一起去接她一下?”

    孟山呵呵一笑,“你去接她就好了,我事情比较忙,就不去了。”

    顾运心想,这办公室主任架子也太大了吧,新来的总裁都不去迎接?

    却听孟山又意味深长地说道,“小顾啊,凡事要多观察、多思考,这路要是走不对,就干不好工作咯。”

    顾运飞快地跑下楼,来到工厂门口。

    厂门口没有一个人,只有他孤零零一人迎接新总裁。

    这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狗腿。

    没等多久,果然有一辆酒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开了进来。

    顾运马上堆起笑脸,伸出爪子,哦不,伸出手朝车子招了招以示欢迎。

    没想到车子从他面前一开而过,连个减速的动作都没有,就这么直接将他忽略不计了。

    顾运一点都不恼,而是满脸堆笑地跟着车子小跑了一阵,直到车子停下。

    然后飞快地上去打开车门,笑哈哈地说道,“欢迎秦总,热烈欢迎秦总。”

    说完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是一只很棒的狗腿。

    车门打开,一阵若有似无的幽香扑鼻而来,让他心神微动。

    抬头,他看到一道玲珑有致的倩影在眼前闪现。

    这道倩影背对着朝阳,阳光从她背后透射出来,就仿佛有人用力地推开了电影院的大门,将这道身影衬得无比炫目。

    她披着深棕色的长发,穿着白色的V字衬衫,领口开的不大也不小,既不保守也不惹火,雪白的肌肤上挂着一个并不张扬的蓝色吊坠。

    她有着精致的五官,清澈的眼神让人看到安静与纯粹,但眼角那一抹月牙般的上扬却让人看到一丝妩媚,看似矛盾的交织,却是令人窒息。

    她穿着黑色的一步裙,笔直修长的双腿上,是一双浅黑色的丝袜。裙子离膝盖往上大约两公分,不沉闷也不轻佻。

    这个女人的一切都仿佛刚刚好,明明漂亮到极致却不会让人觉得妖艳,明明很职业却不会让人觉得沉闷,就如同她一身简单到极致的着装,裁剪地分毫不差,将她的身材和气质衬托地完美无瑕。

    在某一刻,顾运是失神的,尽管他曾经见过无数漂亮的女孩,无论是不是用钱得到的,但都没有如这一次,让他有天堂之门洞开的感觉。

    这又让他觉得,自己或许是只幸福的狗腿。

    “你好,额,你是秦总吧?”顾运调了调情绪,说道,“我是你的助理,我叫顾运。”

    秦雪晴很有涵养地冲顾运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细看自己的这位助理。

    随后平静地说道,“顾助理,以后你不必按时来上班,有事的话我会叫你的。不过,这不影响你拿工资。”

    自己的叔叔秦奇招来的助理,无非是来监视自己的,秦雪晴这么认为。

    而且,秦雪晴很清楚,那几个并非爷爷亲生的叔叔婶婶,之所以提出让自己来这家工厂做总裁,并且提出跟自己对赌业绩,为的就是让自己失败,然后从此退出顶晨集团管理层。

    她预料到此行艰难,但是绝不放弃。

    如果放弃,那么蒙受不白之冤的父亲将在牢里度过余生,她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顶晨,早已不是过去的顶晨了。

    自从爷爷平分股权、父亲入狱以后,叔叔婶婶和几个大投资机构就掌控了董事会,连爷爷说话都没用了。

    现在连爷爷都病重住院,秦家真正的血脉中,只剩下她一个。

    所以,尽管知道救活这家工厂的几率微乎其微,但面对这好不容易才争取过来的机会,她一定要试一试。

    只要能救活这家工厂,董事会就答应她进入集团担任高管,那么她就有机会翻查当年旧账,为父亲洗去冤屈。

    尽管如今父亲被千夫所指,但秦雪晴坚信他一定是被冤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