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九章 呵呵,下马威?
    顾运怎么也没想到秦雪晴跟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告诉自己不用按时上班。

    合着这特么真的是一个钱多或少离家近,随时可以迟到早退的工作。

    要是放在以前,遇到这种工作顾运得乐疯了。

    但是现在,他可是一个立志要振兴民族食品工业的男人,怎么能这么没有责任心?

    当场他就变了严肃脸,掷地有声地说道,“秦总,我是个原则性和自律性很强的人。身为你的助理,我将肩负起振兴晨茗食品的重任,又怎么可以随意迟到早退呢?如果我这么不负责任,那公司招我何用?”

    秦雪晴听完点了点头,然后说,“你说的对,那一会你就写辞职报告吧。”

    “欸?”

    顾运懵逼了。

    哎喂,我不就表个忠心做个舔狗吗,这还错了?

    这个时代已经不浪漫到这个地步了吗?

    呸!辞职是不可能辞职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于是他立即绽放出灿烂的笑脸,转移话题地说道,“呵呵,秦总您真幽默。这样,我先带你去办公室吧?”

    秦雪晴没有再多说,在她看来,这个顾运既然是四叔那边派来的,自然是不可能轻易辞职的。

    两人进了办公楼,刚上二楼就碰到了办公室主任孟山。

    孟山一团和气地跟秦雪晴寒暄了一下,然后带秦雪晴去总裁办公室。

    在走廊尽头,打开一扇很小的门,孟山指着里头说道,“秦总,这就是您的办公室。可能有点小哈,请多担待。”

    顾运往里瞧了瞧,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间屋子竟然只有十几平米左右,而且里头除了一张小小的办公桌、一把椅子、一个凳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顾运就看不懂了,难不成这就是最近很流行的极简风格?

    可太特么极简了吧,就说角落那把蓝色的塑料凳,该不是从烧烤摊顺来的?哎喂,不会是给自己这个助理准备的吧?可就算那样好歹也给配个桌子吧,就这么一把塑料凳,那只能穿个老头衫坐上头摇扇子了啊!

    顾运把视线移到秦雪晴脸上,看到她秋水般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被压抑的怒火。

    大约沉默了两秒,秦雪晴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气说道,“孟主任,把你们的厂长叫来。”

    孟山轻笑了一声,说,“秦总,实在抱歉,林厂长正在一线车间忙,一会等他回来我马上通知他来见您。”

    说着,这货转身就走。

    看到这里,顾运再傻也明白了,合着这位新任的总裁大人不好使,这个厂里的人根本不鸟她,而且在头一天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

    如果总裁不好使,那他这个总裁助理岂不是更不好使了?

    这不能忍,这么下去还怎么实现振兴民族食品工业的梦想?

    于是顾运一个健步冲上去抓住了孟山的后领子,一下把他拽回来了。

    孟胖子圆溜溜的身体差点被拽的滚地上了,他气急败坏地吼道,“诶你干什么?放手!”

    “干什么?”顾运冷哼一声,“你们就让总裁在这破地方办公?”

    “哎呀你不懂!现在厂里经营困难,很多厂房都租出去了,所以办公室本来就很少,能腾出这间就不错了。”

    “你特么糊弄鬼呢?刚才来的时候我看到好几个办公室都比这个大,装修的比这个好一万倍都不止,你跟我说没了?”

    孟山冷笑,“那些办公室都有人了啊!总不能让秦总跟他们一起办公吧?”

    顾运大吼道,“滚蛋!特么给你十分钟时间,马上给老子腾出一间来!”

    秦雪晴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只是自幼形成的良好休养不支持她指着孟山的鼻子发火。

    但这不代表她没有脾气,看着顾运现在像个无赖似的拽着孟山骂一通粗话,她就觉得挺解气的。

    顾运现在是真怒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孟山这伙人不让秦雪晴上位,那他这个总裁助理也只是空气,这么一来再要想借晨茗食品厂生产自己配方的食品来赚取灵力就根本不可能。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从这个角度看,他和孟山就是死仇了。

    孟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总裁助理脾气竟然这么爆,不禁大喊,“放手,你再这样我就叫保安了。”

    这时,秦雪晴说道,“行了,放开他吧。”

    顾运就狠狠地推了一把孟山,孟山一个没防备,滚圆的身体咕噜噜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站起来。

    “好小子,之前那些话看来是跟你白说了,你等着吧。”孟山指了指顾运,然后飞快地走了。

    顾运对秦雪晴说道,“走,我刚看到还有一间办公室空着,比这可好多了。”

    秦雪晴将信将疑,不过还是跟在顾运后头去看个究竟。

    顾运带着秦雪晴原路返回,走了十几米后指着一间办公室说道,“秦总,你看这间怎么样?”

    这间办公室足足有五十平米大,里头装修地很精致,超大办公桌、豪华沙发一应俱全。

    只是房门紧闭,门口还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厂长办公室”。

    秦雪晴秀眉微蹙,她知道如果自己抢占了厂长办公室,那就意味着要和厂里的管理层彻底开战了。

    她当然清楚这些和她作对的人必须全部换掉,但这些人手握实权,如果粗暴地换掉他们必然会引起厂里大乱,成为压垮本就岌岌可危的晨茗的最后一根稻草,到那时自己就必败无疑。

    出身于富豪家庭,毕业于哈弗商学院,在读书期间曾创立过两家公司的她,绝不会采用这种意气用事的做法。

    就如同当年康熙除鳌拜、撤三藩一样,在来之前她就做好了对管理层分化瓦解、逐个击破的策略。

    但这需要时间。

    然而,就在她要说话的时候,她那忠心耿耿的狗腿助理已经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嗖地一下朝房门冲了过去。

    抬腿,漂亮的一踹!

    “嘭!”

    大门就被他一脚踹开了。

    秦雪晴杏眼一睁,冲顾运说道,“你干什么?”

    顾运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是征用这间办公室了!这群王八蛋摆明了就是坑你,你还跟他们客气什么?俗话说得好,不服就是干!”

    他可没像秦雪晴想那么多,心里就坚持一条:老子特么有外星狗罩着,只要秦雪晴能上位,就算那帮劳什子厂长、主任不干又怎样?就不信凭高等外星文明还救不活这厂子!

    巨大的破门声很快吸引了大批员工前来“看戏”,一下子把走廊围得水泄不通,由此可见这些人到底有多空,这家工厂业务有多萧条。

    没过多久,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气势汹汹地挤了进来,吼道,“谁?谁踹了我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