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二哈救命 > 第十五章 觉醒者的战斗
    老太婆微微抬起头,她的眼眶是深深地凹进去的,灯光下乍一看像两个黑洞,而在她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看上去殊为恐怖。

    从工作服的上表袋里,她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盒子,取出一根细细的东西。

    竟是一根绣花针!

    那针在灯光下散发出幽亮的光,就如同月光照在水面上。

    国营上江针织厂的王翠芬,连续七年被评为“技能标兵”,对针有着超出常人的理解。

    王翠芬的表情突然狰狞起来,咬牙切齿地说,“你娃不听话,我就让你死!不听话的,都要死!”

    王大头脸色极为凝重,对顾运说道,“顾哥,你快跑!死老太婆坏得很,我未必打得过!”

    说着,他双臂猛地一震,手臂上的肌肉立即像钢筋一样鼓起,竟比之前大了一倍!

    顾运看得目瞪口呆,心说卧槽,这特么不是传说中的麒麟臂?

    就在这时,只见王翠芬的手指轻轻一弹,手中绣花针瞬间便化作一道银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超王大头眉心飞去。

    顾运又震惊了。

    卧槽,东方不败?

    银光转瞬即至,王大头左手骤动,对着绣花针的侧面反手一拍,精确无误地将它拍到一边。

    然而手背却留下了一道灼痕,刺痛无比。

    绣花针变向,贴着王大头的耳朵飞至他的身后。

    但是针后连着一根红线,王翠芬牵着红线的手指微动了一下,那绣花针竟马上返回朝王大头后脑勺刺去,简直就是一个灵动的活物。

    顾运在一旁看得很清楚,正想提醒王大头,却只见王大头在地上骨碌一滚,完美地躲过了这次袭击。

    但那根绣花针再次变向,像长了眼睛的毒蛇一样,再次朝王大头胸口刺去。

    王大头看准机会,手影猛地一闪,在电光火石间抓住了绣花针后头的那根红线。

    顾运惊叹,好快的手速!

    就像毒蛇被卡住了七寸,绣花针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王大头两只手臂轰然爆发,把那根红线扯成了两段,然后发泄似的怒吼,“R你娘!”

    然而,王翠芬不屑地一笑,露出少了两颗的门牙。

    昏黄的灯光下,又有三枚绣花针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疾光电影地飞向王大头!

    王大头这下脸色刷地白了。

    他两只手以惊人的速度舞动起来,精准地抓住了其中两枚绣花针后头的红绳,但是对射向他头部的第三枚却无能为力,只能头飞速一偏,想躲避开去。

    但还是慢了一点,那枚绣花针“嗖”从他耳朵上穿过,疼得他不禁大叫一声。

    更恐怖的是,那枚绣花针穿过以后又回头,绕着王大头的脖子转了两圈,然后渐渐收紧。

    王大头动弹不得,冲顾运大喊,“走哇!”

    顾运现在脑袋嗡嗡的作响。

    两个小人在脑海里打架。

    一边说你特么太没义气了!王大头当你是兄弟,你有事他二话不说就来,现在他有难你就这么跑了?

    另一边说,你是不是傻啊?他们两个都是觉醒者,你留下来有个毛用,白白送死吗?

    白白送死的事情,顾运是绝对不会做的。

    但是他看了一眼王翠芬,发现她正全神贯注地操控那三枚针,而且两只手都用上了,似乎再抽不出手来对付自己了!

    顾运咬了咬牙,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那老太婆冲去!

    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喊,“他吗的王大头,出来混要讲义气,这话老子也懂!”

    不是他想喊,是他这次真的怂了,只能用大喊来给自己壮胆。

    王大头不禁眼眶一热,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了。

    顾运冲到王翠芬跟前,正举起石头要砸下去,却被王翠芬一脚踹在了肚子上。

    他登时飞出去两三米远,摔到地上以后捂着肚子,疼得直抽搐。

    在这个老太婆面前,他发现自己完全就是只弱鸡!新手村的新手光着膀子都能砍死的弱鸡!

    觉醒者,恐怖如斯!

    王大头脖子上的红线越缠越紧,他的眼睛像是金鱼一样鼓出来,脸涨成了猪肝色,眼看是不行了。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响了一个古琴的声音。

    噔!

    伴随着这个音符,顾运感觉周遭空气竟莫名地一阵。

    噔!噔!噔!

    又是三声,声调从低到强,形成一段音律。

    这四声琴音过后,只见老太婆手里的三根红线骤然断裂,就仿佛被凭空切断了一样。

    王大头脖子上的红线终于松了,他发疯似的呼吸,却引发了剧烈地咳嗽,咳得他都跪地上了。

    王翠芬大惊!

    顾运更是惊得呆若木鸡。

    卧槽!这是什么?天魔琴大战东方不败?

    随着音源他抬头一看,只见弄堂边的一个房顶上,端坐着一位身穿汉服、古装打扮的白衣女子,女子盘膝而坐,腿上放着一把古琴。

    那女子大约二十来岁,皮肤白皙,虽然天色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一股清秀高贵之气依然扑面而来。

    月下,美人抚琴,白衣飘飘,如在画境!

    王翠芬很粗俗的骂道,“小贱货,多管闲事!”

    说着,又从盒子里飞出三枚针,直奔那女子而去。

    女子轻轻拨动琴弦,一连串的琴声如高山流水般倾泻而出。

    而琴声的调子,顾运一阵莫名的熟悉。

    竟然是……黄日华版《天龙八部》中片头曲《难念的经》!

    这首歌的曲调,顾运这代人太熟悉了!只要听到这首歌,就仿佛能回忆起乔峰力战群雄的画面。

    伴随着琴声,女子忽然低声吟唱起来。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正是这首歌的粤语歌词!

    她每吐出一个字,都能在空气中荡起一片涟漪,虽肉眼看不见,却可以明显感觉到!

    当词曲同时响起以后,古琴笼罩了一层淡蓝色的光辉。

    于此同时,空气的振动幅度急剧加大,并且形成了某种实质的高压!

    一道道音波从女子指尖飞出,与那三枚绣花针迎面相撞,引发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

    那三枚针的锐势顿时大减,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几乎停住,似乎无法突破女子弹出的音障。

    僵持数秒之后,三枚绣花针忽然化成无数细小的银屑,从空中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王翠芬愤怒地咬了咬牙,冲女子骂道,“你个贱货到底是谁?”

    那女子收了琴声,说道,“王翠芬,你本来也是个命苦的人。你在上江针织厂年年都被评为技术标兵,但是你的老公不但好吃懒做,还酗酒、好赌,动不动就打你。你忍了他四十年,挨了四十年打,所以当你觉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

    王翠芬凄厉地说道,“那个老东西该死!我的脸上的疤就是他打的!我杀他有错吗?”

    女子说道,“正因为我们觉得他罪有应得,所以也默认了你的做法,而没来找你。但是你现在为了更强,不断地强取觉醒者的灵藏,至今已经造成一死两伤,那我们就不得不管了。”

    “哼,你们是什么东西?警察吗?”

    “不是,我们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不希望这个世界大乱而已。王翠芬,你专注于刺绣四十五年,因而产生精神力侥幸觉醒。这本来是改变你命运的好机会,但你却拿它来杀人,所以我们要收回你的能力。”

    王翠芬面容扭曲地吼道,“你个贱货,臭biao子,装什么大尾巴狼!我被人打了一辈子,受了一辈子怨气,现在想强一点有什么错?你们和那个老东西一样,都想欺负我!那就都给我去死!”

    说完,她忽然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长宽各三尺左右的布,然后猛地往天空中一抛!

    借着灯光,顾运看到那是一张异常精美的刺绣,上头绣的是一只金黄的凤凰,美轮美奂,栩栩如生。

    刺绣抛到空中以后,王翠芬一声爆喝,只见夜空中一道金光骤然爆散开来,在一片令人睁不开眼的炫目中,一只巨大的、金黄色的凤凰跃然而出!

    顾运整个人都懵逼了,不禁像个傻X似的喊道,“卧槽!凤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