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太有钱了怎么办 > 第一章 王有钱
    “你的意思是说我中奖了,还是一等奖?”

    有些诡异的纯白色办公室前,一脸平静的王有钱语气凝重的说道。

    三个小时前…..

    “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咱这有雍正的刮胡刀,慈溪的指甲套,杨桂妃的洗脚盆,唐明皇的痒痒挠,来来的这位大哥,你笑什么啊,看看,今年过节不收礼,买两枚古币回去给孩子带身上辟邪保平安啊!”

    “这位大姐,大过年的给你闺女买块古玉呗!”

    “啥,这是你孙女哎呦这可不像,您这保养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姐俩呢。”

    “不贵不贵,一千块一块唐朝古玉,哎别走啊,八百也行,八百您还嫌多,得您给多钱…”

    “五十?您这有点太低了,砍价没有照脚脖子砍的啊,别走别走,得嘞,谁让咱姐俩有缘呢,五十就五十!明朝的古玉睡觉时候放在枕头旁边辟邪保平安。”

    “啥?我刚刚说是唐朝的,有吗?哦!对!咱这个古玉是明朝的尾巴,说是唐朝的也行。”

    “呃.....唐朝在明朝前面,对啊!我知道,这古玉就是唐朝的后来不是到了明朝落到张无忌手里了吗,所以说是明朝的也可以。”

    “啥叫瞎扯…哎大姐别走啊!要不四十您拿走,三十也成,得十块钱就当我白送你…大姐你回回头啊,阿姨,大妈,姥姥!你姥姥!靠!”

    撇了撇嘴,青年将手里那块玉石随手扔到前面的摊子上,又拿起旁边的一壶白开水狠狠的喝了一口!

    青年叫做王有钱,名字很土豪,不过就和叫富贵的人不一定富贵,叫大壮的人不一定强壮一样,王有钱算得上一个货真价实的穷B,别看他此时做的是古董买卖,其实他就是一个摆地摊卖假货的!

    人家那些古董店开张吃三年,他这边赶上阴天下雨就得啃馒头,不过作为一个没钱没势还没学历的三无穷diao丝,还能奢求啥年薪百万的工作不成?

    放下水杯,王有钱坐在马路牙子上看了看西斜的日头,将兜里的一大把钱全都掏出来,看起来不少,点一点不过七八百快而已,别误会这也不是他今天赚的,事实上今天他的收入仅仅只有一百不到而已,在这个豪车满街跑,宝马不如狗的大城市里,不到一百块恐怕还不够人家两个小时的停车费!

    “有钱人!怎么样,今天收成不错啊!”

    旁边一个同样摆摊的男子开口说道,知道王有钱这名字特别,所以没人的时候都喜欢叫王有钱有钱人调侃他

    这个男的和王有钱是本家,叫王奋进,一听这名字就是赶上过嗡嗡嗡时期,也不知道当年是被批斗的还是批斗过人的,两个人算是“邻居”平时闲着没事唠唠嗑解解闷,关系呢….不好不坏吧!

    “还没到一张呢!操TMD这买卖越来越不好干了!”

    王有钱撇了撇嘴说道,对于挣多少钱大家其实都是干这个的心知肚明所以也没有必要隐瞒。

    “这一条街都是干这个的,骗子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我这一天下来也没开几次张,要不是最后来了个大头买了一个镯子,我今天还不如你呢!”那男子摇了摇头说道。

    “得了吧,您那一个镯子就宰人家八百多吧!还不知足!”王有钱打趣道。

    “天天有当然知足了,可是这样的大头可遇不可求啊!哈哈…”

    “嘎吱….哗啦!”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辆轿车从两个人的摊子前驶过,似乎被一辆电动车晃了一下,突然一拐正好压进了王有钱摆着的地摊上,一下子地上摆着的那些瓶瓶罐罐压坏了好几个,见到这一幕王有钱瞄了一眼那三根刺儿的车标…乐了!

    “嘿,下车下车,肇事了不知道啊!”

    来到汽车前拍了拍车窗王有钱开口说道。

    车门先是打开一个缝儿,见王有钱退开后车门才大打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从车上下来随手将车门关上先是看了看自己车并没有被刮碰到后才抬头看了一眼王有钱:

    “刚刚有车晃…”

    “停!”

    根本不等对方说完,王有钱直接摆手:

    “朋友,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东西是您压的,怎么办吧!”

    “靠!”

    男子摇了摇头看了看摊上的那被车轱辘碾过的几样东西撇了撇嘴:

    “你说怎么办!”

    “呵呵!”

    伸手指了指车轱辘地下已经粉身碎骨的一堆碎片说道:

    “您看那个壶没,宋朝官窑的,有人出一万二我都没卖,您这一下两块钱都不值了!还有这个,青铜…”

    “得得得!”

    男子摆手打断王有钱的话,好么,如果按照王有钱的说法,就算一车切糕都没有这一个摊子值钱!摇摇头而后男子有些不屑的指了指地上的那堆碎片说道:

    “你这地方我来过,还一万二,二百块钱我都嫌多!”

    听到对方这样说王有钱伸手同样一指他的那辆奔驰开口说道:

    “您这车五千块钱我都嫌多,我要是给您砸了赔您五千您干嘛?”

    听到王有钱这话那男子脸色变得有些不善,伸手用手指点了点王有钱的胸口:

    “跟我来横的是吧?你TMD砸一个我看看!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消失!”

    还别说,这男子长得虽然并不凶恶但是说起狠话来还真有点吓人,如果换一个和王有钱一样岁数的不被吓住也绝对没办法平静了,可惜王有钱十六岁就出来混虽然没有走上太斜的道,但是也算是见过世面。

    “呵呵!大哥,您可别吓我,我这人天生胆小,您要是把我吓尿了,尿您一身您不还得洗衣服吗?”王有钱笑眯眯的说道。

    “你….行!你有种!”

    瞪了王有钱一眼伸手从怀里拿出钱包掏出两百块扔到地上而后就要上车,然而好不容易来了个大买卖就给二百块王有钱怎么可能满意。

    伸手一把按住刚刚开启的车门王有钱干脆挡在车门前:

    “大哥,您这随地扔垃圾的习惯得改改,要不咱报警吧?找警察说话。”

    “您车牌我也记下来了,我虽然是摆摊的没有营业执照但是每天摊位费也是照交,这一亩三分地也算是花钱租下来的,您这车都开到人家炕头儿上了咱得找地方说理去啊!”

    冷冷的看着王有钱,男子开口说道:

    “让开!”

    “呵呵!”

    见到对方似乎已经处于愤怒边缘王有钱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大哥,您要是想动手的话挡着点脸,旁边就有摄像头!”

    听到王有钱这话那男子抬头看了看两边,还别说真有摄像头,不过对方并不知道这个摄像头是原本一家开小超市按的,后来人家不干了那摄像头也没拆不过早就成摆设了!而与此同时一只坐在旁边不远处的王奋进突然开口说道:

    “小王,怎么了,用我给你报警不?”

    王有钱没有搭话,而是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对方小声说道:

    “您是开奔驰的大老板,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犯不上坑我这穿布鞋的小老百姓的钱吧!”

    “行!呵!”冷笑了一声指了指王有钱说道:“要我赔多少!”

    “五万!”王有钱想都没有想直接说道。

    听到王有钱这样说那男子又乐了,一边掏钱包一边头都没有抬的说道:

    “你刚刚不说一万二吗?”

    “那壶是一万二,还有别的呢!”王有钱理直气壮的说道。

    “呵呵!”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直接吧钱包拿出来将里面所有的现金都取出来递给王有钱:“就这些,你嫌少咱就报警吧!”

    王有钱看了看对方手上的钱,应该有一两千的样子又抬头看了看对方的表情直接伸手将对方手上的钱一把拿过来:

    “得!就当交个朋友了!”

    那男子也没有搭理王有钱直接开车门上车,看着汽车扬长而去王有钱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呸!开个大奔就了不起,老子有了钱买个奥拓....专撞大奔!”

    “嘿!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哎我说咱们这什么时候收过摊位费了?”王奋进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我这不唬那棒槌呢吗!”

    王有钱从地上捡起刚刚那人扔下来的二百却没有揣进自己的兜里而是来到那王奋进的跟前说道:

    “得!见者有份!”

    “你这是干嘛,我就说句话也没帮什么忙!”王奋进连忙拒绝。

    “您那一句话就是帮了大忙了!”

    王有钱将二百块塞到对方兜里而后才回到自己的摊位前开始收拾起那些压碎了的瓶瓶罐罐,其实也没碎多少,就一个花瓶一样的瓷器被碰碎了,剩下烂七八糟的东西如玉石青铜器什么的被压了一下也没有坏。

    然而就在王有钱准备将那瓷瓶碎片捡起来扔掉的时候,突然发现碎掉的瓷瓶里面竟然粘着一张类似卡片一样的东西,那个卡片黏在内壁上瓷瓶完整的时候根本发现不了,用指甲抠了几下发现那卡片还有些硬度并不是纸片,好奇之下手上一用力那锋利的卡片尖角竟然轻松的划破了王有钱的手指。

    王有钱可不是什么娇贵的人,手上破个口子啥的他也不会在意,可是紧接着一幕却让王有钱吓到了,只见那卡片沾染到他的鲜血后竟诡异的泛起了一阵电光,就好像老式的手机屏幕一般,上面竟然出现了一大堆乱码。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可让王有钱呆住了,心中暗道难道遇到宝贝了?

    似乎注意到王有钱这边的异状,另一边白得了两百块钱的王奋进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啊!”

    听到旁边的声音王有钱想都没有想立即手上一用力将那卡片撕下来攥在手里,同事脸上毫不变色的说道:

    “没事,我心疼这瓶子呢,这东西是我从动迁的地方淘来的,也算是个老物件!”

    “得了吧,你那瓶子我看过,是不是老东西我看不出来,但看做工肯定不是官窑的,还有裂纹,就算是真古董也不值多少钱。”

    虽然都不是什么专家但是成天就研究这些,对于古董鉴别也都能说上两句,心中鄙视这家伙满嘴跑火车当下回头却惊讶的发现原本正站在边上的王有钱竟然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