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太有钱了怎么办 > 第十六章 人性本贱(下)
    “小兄弟火气好大啊!”

    缓步走进包间,邵波看着身上还沾着呕吐物坐在那里发呆的于哥开口说道。

    “又他妈....”

    似乎还想要骂上两句,然而还不等说完却是见到邵波后面又走进来一人,这人那于哥却是认识,原本嚣张的话却是也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于伟你骂谁呢?这是我邵哥!”

    来人正是那位候副行长,显然和这位于哥认识,说起话来也不客气。

    “侯哥,我不是....”

    这位于哥好像挺怕侯永强的,说起话来都有些唯诺。

    “什么不是?瞅你那样,又让人打了?”侯永强不客气的说道。

    “没有!我...”

    原本还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于哥在侯永强跟前好像一下子就矮了三分,说起话来竟然有一种受气包的既视感。

    没办法,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于哥之所以感觉自己牛逼谁都不服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爹,于伟的父亲是阳城有名的地产商,开发过几个楼盘资产也上亿了,有了这样的一个爹当然在阳城可以横着走了,然而侯永强的父亲在市建委工作,可以说是正管,都是拼爹自己的爹被人家的爹管着,他这个儿子当然也就没办法在人家的儿子跟前挺直腰板了。

    “行了行了!都是自家兄弟,不说那些不开心的,咱们先去洗个澡放松放松,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给那侯永强使了个眼色,两人半推半拉的将于伟带了出去。

    邵波可以白手起家且让侯永强这个官二代甘心叫哥,手段当然不一般,三句两句就已经和那于伟称兄道弟了。

    “于兄弟!当哥的得说说你,叔叔管你那不都是为了你好吗?你看兄弟我,从小就没爹没妈想要人来管我都没有!”

    重新又坐在酒桌上,邵波搂着于伟的肩膀开口说道。

    如果这话是别人说于伟肯定骂回去,然而这位连侯永强都叫哥的人,他却不敢,虽然心里一百个不忿,表面上也就哼哼哈哈的大原则,全当对方放屁。

    “不过你也没错!年青人,谁不想威风啊,就说我把,当年一把西瓜刀从街头砍到街尾,就兄弟你说刚刚那个要挖你眼珠子的小子,我让他三个一起上,照样废了他!!!”

    那邵波拍了拍于伟的肩膀后话锋一转又说道:

    “不过也对,你们这样的文明人和我不一样,也别说你们,就算是我现在也不可能和那种小混混动手了。”

    “邵哥你现在是大哥级别的人物了,当然不用您亲自出手了!”

    那侯永强一边给邵波倒酒一边恭维道。

    “什么大哥,现在这社会哪有什么大哥不大哥的了!只要有钱谁都是大哥!”一边说着邵波突然掏出一张名片拍在桌子上:

    “你就说这人,算我以前的一个兄弟,现在专门给人平事,什么关系不关系的根本没用,一条腿一万明码标价,谁来都一样!现在这人啊,都他娘的没有人味儿.....”

    邵波和侯永强后面说什么于伟根本没听进去,他的眼睛却是落在桌子上的那张名片之上一时之间竟是有些移不开了。

    从小到大到哪儿都是说上句,今天被人按在地上摩擦还是第一次,说心里话于伟有些咽不下这口气,然而对方当时按着他要挖他眼珠子那股狠劲想起来他也有些犯怵,真的让他过去和人家拼命他还真不敢,可他不敢拼命但他有钱啊!

    一条腿一万,这可能是友情价,他出五万总行了吧?也不用多,就打断他两条腿,让那小子以后趴着走他这口气也就算出了!

    想到这里,于伟默默的把名片上的那串电话号码记了下来,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他自以为隐秘的动作却是早就落在看起来有些喝高了的邵波眼中。

    事实上这一切本来就是邵波早就算计好的,王有钱突然的到来让邵波这只狐狸有些担心是人下的套,碰巧有遇到了于伟这愣头青,于是乎就合计着让这傻小子去趟趟雷,若是那叫王有钱的暴发户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自然有这傻小子去顶,若是没有,自己在出手也不迟。

    此事的王有钱还不知道有人为了算计他进入如此小心翼翼煞费苦心。

    和夏雪吃了一顿烤串,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竟然聊到了九点多,若不是夏雨夺命连环扣,烦的夏雪没办法,两人这顿饭说不得能吃一宿。

    虽然两人聊得挺起劲,不过王有钱却是一点都没有往心里去。

    这倒不是有了钱之后觉得漂亮女人都是奔着自己钱来的所以抵触,事实上在王有钱还是摆摊的时候对于女人就有着很深的戒备。

    当然!王有钱并不是弯的,他对搞基没有一点兴趣,之所以对女人有戒备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吃过女人的亏。

    因为父母去世的早,王有钱进入社会的时间也早,年纪轻又没有什么手艺,再加上干活太累赚的少的都不想干,挑三拣四能做的事情就更少了,最开始给人当小弟,后来看场子!

    记得那是一家夜店,小年轻第一次进入这种灯红酒绿的世界在加上正是青春期好冲动的年纪,那个时候见到一个小子欺负场子里的一个女孩,可能是平时电影看多了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本事,脑袋一热就冲了上去!

    其实如果是一般情况下,顶多事后被胖揍一顿也就完事了,可也不知道是王有钱当时倒霉还是对面那个小子蠢,当时对方几个人,可能是仗着自己人多,一言不合就和王有钱动手,王有钱当然也不是善茬,别看只有一个人发起狠来一酒瓶子就把对面的那个人给开了。

    这是事情的起因,有因当然就有结果了!王有钱防着对方呢,知道自己这下惹事了,但也没有太害怕,自己孤家寡人一个,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当天的工资王有钱都没有要,直接就走了,然而王有钱想的挺好,自己不在那干了你还能到我家找我来啊!结果人家真来了,而最为让王有钱意外,来找他的并不是那几个小子,甚至都不是挨了他一酒瓶的那个,而是两个警察!

    没错!对方竟然报警了!要说出来混打架输了你报警,这事办的真不地道,但问题是人家不是出来混的!到了警局人家那大律师往那一站,公安局局长亲自接待!故意伤人没跑儿!还别说当时王有钱憋着气呢!心里一百个不服认为对方不讲规矩,就算自己是伤人,但当时自己多少也是见义勇为吧,而且对面先动的手又是以多打少凭什么自己就变成了罪犯对面的那几个就成受害者了!

    不过显然王有钱的道理不是人家的道理,王有钱被判了七个月!不过只在监狱里带了四个月,因为对方似乎觉得自己判的轻了又找监狱里的人修理了自己一顿,另外的三个月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出来之后王有钱表示自己很不服!道理讲不通咱们就讲拳头,你丫的不就是有个好爹吗?你还能把你爹揣兜里啊!找人在监狱里打我是吧!没能打死我算你没能耐!

    不得不说王有钱当年也是有股子狠劲儿的,结果事情十分的戏剧化,拎着棒子找到对方的时候很巧刚好看到那小子抱了一个妹子,没错就是那个当初在夜店里王有钱为其出头的那个。

    那妹子的样子王有钱记得很清楚,要不是因为那小姑娘长得确实不错王有钱也不可能那啥上脑就冲了上去,结果…..我他妈不是贱吗!

    最终王有钱并没有上前,不是害怕了,而是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小胳膊永远都拧不过大腿,你想要装逼你得现有牛逼的资本!穷diao丝一个你吧那个牛字换成傻更适合!

    日子还得过,这事呢王有钱就当是一场梦,但至那以后,王有钱对女人或者说对人性有一种近似乎本能的不信任。

    这也是为什么在哪个叫朵儿的女孩埋怨他多管闲事的时候他没有一点意外,同样的在和夏雪聊得十分投缘后却也没有半点想要进一步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