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我的黄金瞳 > 第二章仓库管理公司
    距离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当然就是晚去一会,也不会有人说些什么。

    毕竟他只是一个打零工的,是按着小时赚钱。

    再说,德叔与陈川的关系,典当行里几乎人尽皆知,自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说些什么。

    半年来,几乎每天上班前,陈川都会来仓库管理公司转上一圈,要是遇见合适的仓库竞拍,也会试着出价。

    他只是贪图一个兴趣而已,再加上兜里没有什么钱,拍不起好的仓库,每次都是少有收获。

    不过大的收获没有,但是一些二手衣物、生活用品,多少还是赚上一点钱。

    唐人街的仓库向来价格不高,少有珍贵物品出现。

    好在有的纽约二手商店喜欢收集一些国内特有的物品,才让陈川多次竞拍没有赔上钱。

    当然他也没有赚上什么钱,最多一次也不过是赚了二百左右美元而已。

    在美国竞价仓库几乎等于一场淘宝活动,不但考验人的眼里,而且还有运气。

    往往一件垃圾之中,就有可能藏着一件珍贵物品,而往往一件奢侈名牌包裹之中,却有可能满是垃圾。

    不过,一个名人的仓库,即便里面全是垃圾,他的价格也低不了。

    毕竟谁也不清楚仓库里面是否隐藏着什么。

    而一个普通家庭的仓库,就是装的满是物品,只怕也难有人会拍上高价。

    毕竟普通家庭很少有珍贵物品放在仓库里面遗忘,直到租约过期让仓库管理公司拿出来公开拍卖。

    还有曼哈顿等富人区的仓库价格,一定比唐人街、韩国城的仓库高。

    对于富人来说,哪怕是一些没有用的杂物,若是卖给二手商店恐怕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像唐人街或者韩国城的仓库,二者仅能说是一般,出现珍贵物品的几率很小,但是多少总有一些赚头。

    至于穷人区的仓库!

    哦,抱歉。

    只怕你还没有走到地方,你的钱包里面早就已经空空如也,治安差的让人无语。

    那些仓库里面装的大多都是一些机器或是真正的垃圾、杂物,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即便有值钱的东西,你也得小心抢劫。

    陈川一下车直接迈步走入一家仓库管理公司,只见里面早就聚集着三十多个人正在说笑。

    眼前这些人,有些是专业的淘宝人,有些是周围过来看热闹的,有些则是跟陈川一样喜欢淘宝的人。

    当然在唐人街自然少不了喜欢凑热闹的华人。

    “哈哈,陈川你小子今天怎么又来了,也不怕回去德叔训你!”

    对于陈川经常去竞拍仓库,德叔说过他两次。

    让他多攒点钱,不要一直竞拍什么旧仓库,唐人街的仓库压根就没有什么好东西。

    当然韩国城、RB城的仓库更是如此。

    对于德叔的话,陈川是佩服不已,半年多时间以来,还真没听说谁在唐人街仓库大赚一笔的。

    其实不论华人,还是韩国人、RB人,传统思维里面都是很少将有价值的物品放在仓库内等着被人遗忘。

    可想而知,陈川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

    “我来就是凑个热闹,德叔说我干什么!”陈川一脸毫不在意说道。

    “倒是你小子不好好去典当行上班,没事来仓库管理公司干啥!”

    福德典当行里除了德叔这个席鉴定师以外,还有两位三十多岁的鉴定师。

    一位主要鉴定现代珠宝、名牌奢侈品,一位主要鉴定欧美艺术品。

    陈川眼前这位有些消瘦的年轻男子,正是典当行内一位鉴定师的助手,或者也可以说是学徒。

    虽说周薪兴许不高,但是能学到真正的本事,不少鉴定师都是学徒出身。

    “王师傅今天国内老家来亲戚了,特意跟德叔请了一天的假期,不然我哪有时间来仓库管理公司晃悠。”

    “对了,听说你又面试去了,怎么样!”恒宇一脸笑嘻嘻说道。

    对此,陈川一翻白眼,说道:“还用问自然是老结果,不然你怎么会在这里碰到我。。”

    “不是我说你,出去工作有什么好,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跟德叔学上几手,不比你去大公司赚的少。”恒宇说道。

    要是他有陈川跟德叔的关系,早就拜师去了,还学什么珠宝鉴定。

    “得了吧你,古董鉴定是那么好学的!”陈川嘴角一抽说道。

    对于古董坚定,他可是没有什么基础,没有个七八年的苦工基本没戏。

    “切,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就没有什么学不会的东西。”

    “你就等着哪天我也捡个大漏,直接搬到上东区去,而且还不是租房子,直接将它买下来。”恒宇一脸向往说道。

    上东区是富人区,是纽约上层社会人士聚集地,辉煌、奢侈、豪车、美女随处可见,非是唐人街可比。

    当初陈川就在上东区住过一段时间,充分体验过那里的魅力。

    “好吧,祝你捡到一幅毕加索或者阿凡奇的著作,不然恐怕你得多捡几个大漏才行。”

    陈川哈哈大笑一声,朝着前面人群走了过去。

    上东区的房子就没有便宜的,最少恐怕也要几百万美元以上。

    稍微好上一点的就得过千万,再加上管理费、房产税等等,零零散散加在一起又得几十万美元不可。

    而且是每年都要交一次,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你就是在上东区有一栋很不错的房子,早晚也得卖掉或者出租出去。

    “喂,你等等我。”

    恒宇自然知道陈川是在打趣自己,去上东区买房子恐怕只能是一个梦想而已。

    二人一起走入仓库管理公司一楼,看着周围隐隐分出两个不同的人群。

    一群人明显是职业淘宝人、二手商店老板,另外一群则是附近的住户或者一些淘宝爱好者。

    陈川对着一旁恒宇出言问道:“怎么,今天你也想竞价!”

    恒宇跟他不同,国内老家还有父母需要照顾,两个妹妹又都在上学,平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几乎一分不少都要寄回国内。

    偏偏仓库竞拍出满了未知,一个不好连本钱都赚不回来,所以陈川才特意问上一声。

    “我哪有闲钱参加拍卖,不过若是有人想要处理货物,能够赚点小钱自然也不会错过。”恒宇笑着说道。

    福德典当行跟纽约不少二手商店都有联系,恒宇多少认识一些人,渠道、价格上面处理好了,可以轻松赚上一笔,没有任何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