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1章 回魂
    痛

    好痛

    全身好痛。

    绯红的鲜血侵染了全身,狂剑陆乘风的皮肤崩裂,露出了皮下的血肉,随后那极具腐蚀性的血河魔功,侵入到了他的血肉之中,血肉糜烂之后便是陆乘风的一身傲骨……

    这些森森白骨在滔滔血河之中发出阵阵剑鸣,随后竟然化作了206柄白骨飞剑,剑雨如瀑,直刺向隐藏在血河中的血符真人。

    血符真人万万没有想到,陷入必死之局的陆乘风竟然还有这等反击手段,面对如雨如瀑的白骨飞剑,他只能施展无影无踪的血遁术在血河之中穿梭逃离,可却始终无法躲过白骨飞剑的追踪锁定。

    人有二百零六块骨头,狂剑陆乘风有二百零六柄白骨飞剑,他以元神驭剑神通,将金丹中期的血符真人乱剑分尸。

    临死一击,同归于尽。

    这就是狂剑陆乘风死前的最后画面……

    我就是狂剑陆乘风。

    我就是以筑基后期的境界,斩杀结丹中期魔道巨擘的狂剑陆乘风。

    可我应该已经死了。

    难道……

    难道我又穿越了。

    咦!?

    奇怪,为什么我要说“又”。

    是了,算上这一次,我应该是第二次穿越了。

    狂剑陆乘风穿越之前原名陆海空,出生在华国茱萸省下面的一个地级市都梁区。

    和所有仙侠的主角一样,前一世普普通通甚至活得窝囊,穿越之后,便是各种逆天……

    可万万没有想到,如此逆天的自己,居然还是死了,虽然是同归于尽,但是自己可是主角啊。

    主角会死吗?

    开玩笑!

    任何一部中,主角都是不死的,要死也是假死。

    咦!……

    狂剑陆乘风再次有了新的发现,他发现自己目前是飘荡着的灵魂状态,刚刚全身无边的痛苦,其实是在仙侠世界战死那一刻,刻印在自己灵魂深处的记忆。

    这一次直接穿越成灵魂状态了吗?

    莫非这一世贫道要修炼鬼道,成为一代鬼修。

    可鬼修功法,皆属外道,难成大道,长生路上多坦途,贫道还是应当要有一具法体,修炼内丹大道。

    这间房间里似乎就有一具法体。

    这是一间封闭的素白房间,房间内有一个小床,小床边摆着各种各样的机器,上面有一个显示屏,显示屏上只有一条白线,不起丝毫的波澜。

    小床之上,只有一个被插了各种仪器的男性躯壳。

    这是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和自己有莫大关联的尸体。

    唔……是了!?

    这就是自己在地球时的躯壳。

    那时自己的名字叫做陆海空。

    原来自己……是回魂了。

    这一个半甲子的修仙岁月,莫非是南柯一梦吗?

    ……

    嘎吱一声。

    素白的房门被推开,一名白大褂带着两名护士和一名五十来岁的老妇人和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进入了这个封闭的素白房间。

    这是一名年轻的白大褂,带着一个金属眼镜,他一脸沉痛的走入了房间内,狠狠一拳砸在监护仪上,一脸悲愤的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是无力回天。”

    “杨医生……您就不能再抢救一下吗?”

    “哎!……根本不可能了,老人家,请节哀。”杨医生双手负在身后,一脸的落寞。

    一时之间,房间内落针可闻。

    见到病人家属情绪还算稳定,杨医生按了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伸手接过了身边护士的告知书,一脸沉痛的对这名老妇人念道:“病人家属,现在我院正式告知你们,病人陆海空,男性,年龄30岁,因三年前车祸致脑部受损,成为植物人,这三年来我院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康复护理,但是很遗憾,病人刚刚自主呼吸停止,脑干反射消失,监护仪显示病人已经脑死亡,有鉴于此,我院正式宣布,病人陆海空,因病医治无效,死亡。”

    死亡!

    宣布死亡!

    戴眼镜的杨医生,程式化的宣布了病人陆海空的死亡。

    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必须要履行告知程序,这主要是为了避免病人家属抓住医院程序上的把柄,纠结社会上闲杂人员搞医闹。

    听到了主治医生正式宣布,儿子陆海空死亡的消息,原本还有着一丝期待的老妇人,如遭重击。

    这一瞬间,她双目无神,有些空洞,仿佛前方看不到一切光亮,尽是无边的绝望。

    老妇人双手死死抓住了那粉雕玉琢小女孩的肩膀,微微有些用力,这小女孩儿是她的孙女,是她今后余生的希望。

    可能手掌有些用力了,这让小女孩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声。

    小女孩很小,约莫只有三四岁的样子,她完全感受到了这一刻气氛的凝重,因此非常懂事的没有哭喊,仅仅只是哼了一声。

    这一声轻微的哼声,让老妇人从失神的状态清醒了过来。

    清醒之后,泪如泉涌,无语凝噎。

    悲怆,悲怆欲绝。

    白发人送黑发人。

    家里唯一的男性劳动力,出了车祸在床上躺了三年,一次次期望他能醒来,一次次午夜梦回都是他从床上翻身坐起,嬉皮笑脸的叫自己一声:妈!

    可万般的希望,最终还是化为了绝望。

    儿子终究还是死了!

    他死了啊!

    哎!……

    一声长叹,叹不尽生活悲苦。

    两行清泪,流不尽人生痛楚。

    肝肠寸断,痛心疾首,莫过于此。

    还好!

    还好自己还有一个孙女,还有活下去的意义。

    好半晌之后。

    这老妇人才抬起了头,脸上写满了悲怆与坚强。

    死者已逝,生者已矣。

    老妇人没有哭天抢地,没有怨天尤人,她默默的,坚强的接受了这一切。

    “呼……”

    杨医生长舒了一口气,病人家属超乎他预料的坚强,没有哭,没有闹,悲怆不言,无语凝噎,这是最好的结果。

    “杨女士,关于您儿子,陆海空先生的遗体捐赠事宜,不知您是否同意?”虽然现在就询问遗体捐赠的事情不太合适,但是杨医生还是决定速战速决。

    老妇人没有理会表情略带一丝急切的杨医生,而是抹了抹自己两颊的泪水,蹲下身子双手抱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说道:“醒儿,你的爸爸永远不会醒过来了,你看他一眼吧,看他最后一眼吧,希望你长大了,嫁人了,还能记得你有这样一个爸爸。”

    ……

    刷刷刷……

    遗体捐赠同意书上。

    老妇人在死者家属一栏当中签了字,母亲,陈友君。

    一名护士递送来了印泥,陈友君女士在遗体捐赠书上按上了自己的指印。

    拿到了遗体自愿捐赠书,杨医生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只听他一脸激昂的说道:“陈友君女士,您的儿子的视网膜,将会让两名白内障患者恢复视力,他的心肝脾肺肾可以让六名患者的生命延续,您的儿子没有白死,呃……不对,他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活下去……”

    没有理会杨医生的慷慨陈词,对于一名失去儿子的母亲而言,这些心理上的安慰毫无意义。

    陈友君拉着自己的孙女离开了……

    离开了这家医院,离开了这生离死别之地。

    ……

    飘荡在半空中的陆乘风,这才回想起那个老妇人是自己穿越之前的母亲。

    自己穿越到仙侠世界,修炼到筑基后期境界,耗费了90年的时光,在这一个半甲子的岁月当中,可以让人忘记许多事情,更别说前世之事,若非亲眼见到这个老妇人,听到他们的对话,陆海空真的无法回忆起自己穿越之前还有这样一个母亲。

    没有想到啊……

    在仙侠世界悠悠90载,在地球上却仅仅只过去三年时光。

    陈友君正是陆海空的母亲。

    那个小女孩又是谁?

    陆海空的女儿,我在穿越到仙侠世界之前,就有一个女儿吗?

    如果我有女儿,那么我应该有一个道侣才对。

    可我前世的道侣……

    哎……

    想不起来了,根本就一点印象也没有。

    一个人想要回忆起自己幼儿时发生的事情,都十分困难,更何况是前世的前世。

    ……

    小琪护士推过来一辆放置手术器械的小车,小车之上还有八个医用冷藏盒,这是医院专门用来安放移植器官的。

    “小琪,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开始手术。”

    “好的,杨医生。”小琪护士脆生生的说道。

    杨医生戴上了白手套,清点手术台上的刀具,并再次对刀具作消毒处理。

    取走遗体捐赠者身上的器官,其实是最简单的手术,不需要麻醉医生参与,因为死者根本就不会动,而且也不用担心出任何医疗事故。

    这种手术对医生而言是最放松,最没有压力的手术。

    飘荡在半空中的陆海空,看到了那个叫做杨医生的白大褂,熟练至极的摆弄着一把又一把的金属刀具。

    灵魂状态的陆海空,猛然惊觉。

    卧槽……

    这……尼玛,是要对自己的法体动刀子,他这是要把自己法体的心肝脾肺肾,一个一个的切出来放进小盒子里。

    “好你个贼子,竟敢损毁贫道肉身,肉身若是不存,内丹大道如何修炼,贫道又如何求得逍遥长生!?”陆海空情急之下,大声吼了出来,并且一把抓向了杨医生的肩膀。

    灵魂的吼声,根本无法震动空气,自然也传不出任何的声音。

    灵魂的抓扯,根本无法触摸到任何实物,自然也不会对杨医生造成任何影响。

    在仙侠世界修炼了一个半甲子岁月的陆海空,暗骂自己一声蠢货。

    自己现在是魂魄状态,既没有修炼鬼道功法,也没有御使有灵之物,自然是无法影响到现实。

    而有灵之物从哪里来?

    人为万物之灵,是天生地养的有灵之物,陆海空躺在手术台上的躯壳,就是最适合陆海空灵魂的承载之物。

    只要自己的灵魂进入自己的躯壳,自然就能够与生人互动。

    天道无情,岁月匆匆。

    穿来穿去一场空。

    既然冥冥之中,让贫道再回地球,那只能说明有因果未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本道人再重生一次吧。

    刷!

    飘荡的陆海空灵体进入了自己沉睡了三年的躯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