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2章 正义的选择
    啪!

    手术室的大门合上。

    大门之上的TCL显示器上,便出现了“正在手术”四个字。

    有了这四个字,哪怕天大的事,都不会有人来打扰医生做手术,手术室的大门也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根本无法打开。

    “杨医生,可以开始了。”小琪护士在一旁郑重提醒道。

    此时进入自己躯壳的陆海空,还没有完成灵肉相合……

    魂魄是魂魄,躯壳是躯壳,两者并没有结合在一起。

    陆海空能够清晰的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就是睁不开眼睛,他想动却动不了。

    这是灵肉没有完全相合的正常现象,很多人在睡觉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鬼压床的现象,这其实就是魂魄与躯壳没有同步,魂魄已经清醒了,而躯壳却还陷入深深的沉睡。

    此时的陆海空魂魄还无法驾驭躯壳,他无法睁眼无法动手,就如同被鬼压了床。

    外道修士想要夺舍重生,最困难的就是无法克服灵肉相合的问题,哪怕就是成功夺舍了一具肉身,也会陷入瘫痪,眼歪嘴斜,生活不能自理……

    可是陆海空的灵魂是进入自己本身的躯壳,这根本就不是夺舍,只能叫做回魂。

    对于修士而言,灵魂离开肉身,复又归回,倾刻间就可以灵肉相合,然则陆海空的肉躯,毕竟是肉体凡胎,并不能够直接灵肉相合,陆海空的灵魂需要一定的适应期,才能够完全驾驭自己的躯壳。

    虽然陆海空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尽丧,但是眼力见识还在,他只要平心静气,放空心灵,便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灵与肉的统一,彻底驾驭自己的身体。

    镇定!

    贫道一定要镇定!

    一定要在那名杨姓医生动刀取出自己的五脏之前,苏醒过来,否则一切都晚了。

    糟糕……越是着急想要苏醒过来,却偏偏苏醒不过来。

    ……

    手术前的准备做好之后,杨医生扶了一下自己的金丝框眼镜,一只手握住手术刀。

    锋锐的刀尖切入了陆海空的皮肤,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刀尖沁了出来。

    这是表层皮肤,接下来杨医生要划破皮下肌肉,彻底将捐赠者的两个肾脏切割下来……

    而此时的陆海空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他的魂魄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医生在损毁他的躯体。

    突然间。

    爸爸。

    唉……

    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对呀……

    月亮出来,星星去哪儿了?……我们是吉祥幸福的一家……

    原来是手机铃声响了。

    ……

    杨医生犹豫了片刻,他放下了手术刀,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这是自己的老婆琳琳打来的。

    杨医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接听了电话……

    许久之后……

    杨医生才挂断了电话,他转头一看发现小琪护士对着床上的死者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小琪!你又怎么了?”

    小琪护士一脸紧张地指着死者的鼻孔说道:“他……他好像还有呼吸。”

    “你看错了吧?死人怎么会有呼吸。”

    “真……真的。”小琪护士一脸怯生生的说道。

    刚刚就在杨医生接听电话的时候,小琪护士突然感觉躺在手术台上的死者居然有一丝微弱的呼吸。

    “他……他可能还没有死。”小琪护士指着手术台上的陆海空一脸肯定的说道。

    “小琪啊,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杨医生的脸瞬间便沉了下来。

    小琪护士愣在当场不敢反驳。

    “医院的死亡诊断书是随便乱下的吗!?”杨医生的声音显得有些严厉。

    “可……可是……”小琪护士依旧指着陆海空的鼻子,丝毫不肯放弃。

    杨医生一脸不悦的脱掉了白手套,他用两根手指按在陆海空的脖颈。

    咚咚……咚咚……

    医术精湛的杨医生,瞬间就发现了十分微弱的脉搏。

    已经被确诊死亡的病人,居然恢复了微弱的脉搏……

    而且这脉搏居然坚定有力。

    一个被自己却认为脑死亡的病人,居然活了过来。

    杨医生的瞳孔缩小,不可置信的惊愕之情爬上了脸庞,接着一丝冷汗又从他的额头沁了出来……

    见到杨医生的表情变化,小琪护士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只听小姑娘大声的说道:“杨医生,我马上去开生命监护仪并通知病人家属。”

    小琪护士一脸振奋他转过身去,双手握住了手术室的大门,就要奋力推开。

    “等等!”阴厉的声音从小琪护士背后传来。

    虽然这呵斥声不大,但却让小琪护士感到了毛骨悚然,她的小手如同触电了般缩了回来。

    小琪护士一脸惊惧的向后望去,看到了一个阴沉可怕的男人,他双目如刀的看向了自己。

    就如同一个深渊中的魔鬼……

    仿佛是从小琪护士的表情中看出了自己可怕的倒影。

    杨医生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非常和善,他以和蔼的语气对小琪护士说道:“小琪啊,我记得你的母亲,心脏不太好吧。”

    虽然杨医生变得和蔼了起来,但是小琪护士的惊惧却丝毫不减,她的娇躯依旧颤抖……

    见到小琪护士,被吓得一动不敢动,杨医生目中精光一闪,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小琪护士的手腕,将这个小姑娘从手术室的大门拉到了角落。

    小琪只感觉两脚发软,恐惧至极的蜷缩到了墙角。

    “嘿……小琪啊……这个死者不知道什么原因,恢复了一点点微弱的生命迹象,可是……”

    “可是他只是一个永远都醒不过来的植物人,他已经躺在床上三年了,你看他这三年给家人带来了什么?”

    “只有痛苦!”

    “他的意识早就不存在了,他这样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我们作为医生,为什么不能用这样一个活死人去拯救更多的人呢!?”

    小琪护士蜷缩着身子,没有说话。

    “牺牲一个根本不可能醒过来的活死人,去拯救六名患者的生命,让他们得到康复,小琪,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杨医生死死地盯着小琪护士。

    小琪护士没有反驳,只是紧咬着嘴唇,蜷缩着身子,泪眼汪汪的看着杨医生,身子微微颤抖。

    杨医生再次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以温柔的声音说道:“小琪啊,我知道你母亲心脏不好,只要这件事烂到肚子里,我免费给你的母亲换心脏,一颗健康有活力的心脏,就用病床上这个活死人的心脏,怎么样?”

    杨医生的话充满了魔鬼般的诱惑。

    小琪护士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原本坚定的眼神,突然多了一丝迷茫。

    一面是母亲的病痛,一面是神圣的医德。

    一时之间,小琪护士备受煎熬……

    见到稳住了小琪,杨医生瞳孔中厉芒一闪,他将陆海空的手术台拉到了手术室的大门口,用自己的后背抵住了手术室的大门,只要自己动作够快,取出了这家伙的心脏,那样小琪护士就算是反悔也不成了。

    至于事后小琪护士向医院告状,杨医生就更不怕了,一口咬定这是一个死人就行了,死亡诊断又不是杨医生一个人说了算,那是由多名医生签字并由医院盖章的。

    小琪护士如果敢在事后说三道四,杨医生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个小姑娘。

    人死不能复生。

    死亡通知书都已经下了,你这家伙还能活过来!?

    年轻人你还是安心的去吧。

    杨医生换了一柄刃口极长的手术刀,一刀插向陆海空的胸膛。

    呼哧一声。

    鲜血四溅。

    蜷缩在角落的小琪护士,不知什么时候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杨医生的手术刀。

    只听她大声喊道:“不要啊,这是在杀人!”

    “小琪!你听我说,我这是在救人,救人啊!你知不知道!”

    “小琪!你听我说,这颗心脏,这是救你母亲的心脏,这颗心脏要是扎坏了,可就再也找不到心脏来源了。”

    “你母亲就会死!”

    听到死字,小琪护士如遭雷击,她握住刀柄的手,微微颤抖。

    见到这个小姑娘,握住自己手术刀的手,微微松懈。

    杨医生小心翼翼的将小姑娘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扳开。

    小姑娘犹如失神一般颓然坐地,羞愧自己的将螓首埋入了双膝之中,她嘤嘤哭泣……她恨自己败给了自己内心的魔鬼,没有坚守住神圣的医德。

    “小琪,你不要自责,牺牲一个活死人,拯救更多的备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才是正义的选择!”杨医生慷慨陈词之后,重新换了一柄干净的手术刀,对准陆海空的心脏就是一刀。

    ……

    嘭!

    医院手术室的大门从里面被踢开了。

    一名文质彬彬的医生从里面被踢了出来。

    一个在病床上躺了三年的病人,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给了面前的医生一脚。

    这一脚直踹心窝。

    病人的后腰和胸口都有刀伤,还好仅仅只是划破了表皮。

    “竖子!竟然妄图损毁本座修真法体,本座要你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轮回啊。”刚从手术台上爬起来的陆海空,赤条条的冲了出去,对着杨医生就是一顿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