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3章 始末
    茱萸省位于华国的南方,其省会城市菖蒲市是华国顶尖的大城市,聚集人口千万,重工业极其发达。

    在茱萸省又以都梁区海拔最高,这里群山林立,钟灵毓秀,其中最高的飞雪峰更是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

    在魏晋时期,都梁飞雪的奇景便闻名于世。

    正因如此,都梁城是一座旅游之城,整座城市没有一处重工业,经济虽然不如工业城市,但是环境极好,旅游业、地产业还有医疗业都极为发达。

    省域中心城市菖蒲市的拥挤和工业污染,让菖蒲市的顶级富人们不喜,他们都喜欢居住在菖蒲市的后花园也就是都梁城中,都梁城也是菖蒲市富人们的疗养胜地。

    因此,都梁区医院无论是设备还是专家实力在整个茱萸省都是首屈一指。

    这一日。

    都梁区医院的小护士们,纷纷给自己的闺蜜们用微信在私下里传播一个刚刚发生的刺激短视频。

    短视频的内容是医院最年轻有为的杨医生,被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暴打的场景。

    小视频拍摄清晰,全景可见……

    那赤裸男人身上有两处刀伤,神情狰狞,口中说的话让人听不懂。

    杨医生仅仅被打了两三拳之后,医院的三名保安便如狼似虎的冲了出来,把这个像神经病一样的裸男架了起来。

    看完短视频的小护士们都红着一张脸,她们猜测这一定是杨医生在给神经病做手术,然后神经病发狂了……

    ……

    当陆海空被医院保安控制住之后,仅仅只过了五分钟,派出所的警察便已经赶到了。

    “杨远信医生您好。”一名身穿制服的年轻警察,给杨医生敬了一个礼,然后对他非常有礼貌的说道:“我们派出所希望您去做一个笔录,不知您是否有时间?”

    杨远信医生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揉了揉自己发紫的眼眶和嘴角,以略带尴尬的语气说道:“警察同志,这……这个真的不好意思,医院非常忙,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术,这个……对不起,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警察先生请放心,等我忙完之后,一定第一时间到派出所做笔录。”

    “那您辛苦了,忙完了之后,请务必到我们派出所做笔录。”年轻的警察同志敬礼之后转身离开。

    杨医生揉了揉自己的面颊,刚刚那里中了一记陆海空的摆拳,现在脑袋还有点晕眩,感受着脸颊传来的针刺般的疼痛,杨远信暗骂一声:“活见鬼。”

    见到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杨远信仿佛想到了什么,他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庞董,您好,这个……真不好意思,出了点小意外,给您的换肾手术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便传出了庞董事长气急败坏的声音。

    “杨远信,你信誓旦旦的说这一周就给我换肾,我还要受多久的尿毒症折磨!?”

    “杨远信!别以为我好说话,这周如果你不能给我安排手术,老子就拉你陪葬。”

    咔嚓一声。

    那边挂断了电话。

    杨医生狠狠扯了扯自己脖颈的领口,他感觉自己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突然间。

    杨医生又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唐小琪!”

    杨医生高声呼喊。

    可医院里却无人回应,刚刚的手术室里更是空无一人。

    一名女护士以奇怪的口吻,对杨远信说道:“杨医生,刚刚警察已经将唐小琪带去做笔录了,您不知道吗?”

    “带……带走了?”杨医生惊出了一身冷汗。

    一想到唐小琪那个单纯的小妮子对着警察一通实话实说,杨远信顿觉眼前一黑,腿肚子都在打颤。

    如临深渊啊……

    嘟嘟嘟嘟……

    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听……

    杨医生至今仍不知道陆海空对他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他以为知道真相的只有唐小琪,只要唐小琪不乱说,他的事情就不会败露。

    可连续三个电话打下来,唐小琪都没有接听。

    正在杨医生焦虑万分之时,他的手机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座机电话。

    杨医生犹豫了一下,便接听了这个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

    手机对面的声音,显得有些生冷:“杨远信先生,我这里是都梁第一派出所,我们这里需要您,尽快到派出所做笔录,根据病人陆海空和您护士唐小琪的笔录描述,您的所作所为可能牵涉到了刑事案件,如果你不能在下午3点之前,到派出所来解释清楚,那么我们这边将会考虑向上级申请逮捕令。”

    “警……警察同志,这……这一切都是误会啊,您放心,我现在正吃饭,吃完饭我马上就来。”杨远信连声解释道。

    “那请你快一点。”

    嘟嘟……

    对面挂断了电话。

    满头冷汗的杨医生冲入了电梯,进入了医院的地下车库。

    杨医生径直冲上了一辆造型别致的银色宝马跑车。

    随着一声轰鸣声。

    杨医生驾驶着宝马跑车冲出了地下车库。

    几分钟之后。

    银白色宝马车便停到了都梁区法院对面的马路上。

    嘭!

    车门打开。

    杨医生提着一个黑色箱子,火急火燎的冲入了瑞敏律师事务所。

    ……

    此时王瑞敏律师正在和一名大客户讨论案情,突然间她办公室外的玻璃窗,站着一个身穿花格衬衣的眼镜男人。

    这男人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一脸焦急,狂敲办公室的玻璃门。

    可惜的是王瑞敏办公室的落地玻璃门,造价不菲,具有隔音防弹的效果。

    在办公室里的声音丝毫都传不出去,外面的声音自然也丝毫传不进来。

    这名焦急的男人叫杨远信,是都梁区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而且是王瑞敏律师的妹夫。

    王瑞敏并没有理会自己这个妹夫,而是不紧不慢,一脸微笑的和自己面前的这名大客户讨论案情,随着王瑞敏律师的法律解说,这名大客户逐渐喜笑颜开,满怀信心……

    片刻之后。

    大客户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在王瑞敏律师的示意下,她的助手才将自己的妹夫放了进来。

    看着自己这个妹夫狼狈的样子,王瑞敏律师缕了缕自己耳边的秀发轻笑一声说道:“说吧,什么事这么狼狈?”

    “敏敏姐,这次我真是撞了鬼了,多半要吃刑事官司。”

    一听自己的妹夫要吃刑事官司,原本有些慵懒的王瑞敏大律师立刻坐直了身子,一脸郑重的说道:“小杨,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我,不要隐瞒!”

    “事情是这样的……”

    ……

    半月前杨医生刚刚查完房,在自己的办公室看病人的检查报告。

    突然间。

    一名年轻人,见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人,便贸然闯入了办公室二话不说就向杨医生的衣兜里塞了一个鼓鼓的信封。

    信封是打开着的,杨医生低头一看,便能看见信封里满满的红票子……

    “杨医生,我父亲的尿毒症撑不住了,他的肾源……您看能不能想点办法。”

    “请把钱拿回去,根据医院的规定,患者必须排队等待捐赠者提供肾源,如果你不自己把钱拿回去,我就打电话给医德办公室……”

    闻听此言。

    年轻人微微一笑,非常大度的说道:“这钱当然随您处置,如果这个月能够安排我父亲进行换肾手术,那么五百万酬谢,只要您答应,我可以先付一百万定金,全现金交易,保证不留任何痕迹……”

    说完之后,年轻人非常恭敬的递了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是庞氏地产,董事长庞志海。

    ……

    看着年轻人离开的背影,杨医生拎了拎着口袋里的红票子,应该是两万……

    杨医生用手机扫了一下明信片上的二维码,查阅了菖蒲市的庞氏地产公司,感觉这家地产公司非常有实力,应该不是一个在乎钱的主。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杨医生并没有急着将钱交到医德办公室,而是专心投入到自己忙碌的工作当中。

    杨医生站在陆海空的病床前,查阅着这个病人一周以来的心率报告,还有血型报告,以他的行医经验,最多一周,这个人必死无疑。

    恰巧的是……

    这个叫陆海空的植物人,他的血型与庞董事长完全一致,是非常好的肾源,既然是顺水人情,为什么自己不拿走五百万呢?

    在医院的地下车库,杨医生拨通了庞董事长的电话号码。

    “庞董,您好,我是医院的小杨想和您交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