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5章 陆海空一家
    都梁区的古都新城小区,是一片老城改造后的大型小区。

    小区分为三个区域。

    位于小区中央地带被大片的集中绿地和水榭包裹的是别墅区。

    位于小区边缘的则是大量的高层公寓区,高层公寓区又分为南区和北区。

    南区是普通的商品房区。

    北区则是回居房区。

    ……

    下午时分。

    在派出所做完了笔录的杨医生回到了家中,他的家就位于古都新城小区的中央别墅区。

    妻子王若琳肤白貌美,娇俏可人,她在附近的银行工作,一举一动气质宜人。

    杨远信没敢将白天的事说给自己的妻子听,而是一脸心事重重的对付着面前的食物。

    突然间。

    别墅的房门外传来了铃声。

    “奇怪,难道是物业?”妻子王若琳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起身开门。

    房门打开。

    站在房门外的是两名衣着笔挺,身穿公制服的警察,他们表情严肃,神情冷峻。

    见此一幕,王若琳的心突然悬了起来。

    左边的警察手中拿着一个iPad,iPad显示的就是王若琳的身份信息。

    右边的警察看了一眼iPad之后,确认了对面女子的身份,便一脸郑重的摊开了一张法律文书。

    法律文书上有着三个鲜红的大字——逮捕令。

    非但如此,逮捕令上还有自己丈夫王远信的照片。

    “王若琳女士,我们是都梁区公安局,您的丈夫王远信涉嫌器官买卖和故意杀人,经由区检察院批准,区公安局予以羁押审查……希望王远信先生配合我们,调查取证,查清事实……”

    扑通一声。

    王若琳身子一软,瘫坐在地,她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丈夫,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泪水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王远信一脸平静的放下了碗筷,语带干涉的询问道:“上午不是在一派做了笔录吗?为什么还要调查?”

    “王远信先生,请配合调查。”

    “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你们不要带走我的粑粑,粑粑他是个好人。”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从餐桌上一跃而下,一下就抱住了一名警察的大腿。

    两名青年警官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一名警察将小女孩抱起,一脸微笑的说道:“小朋友,你放心,我们现在还只是处于调查阶段,如果你爸爸是好人,我们绝对不会冤枉他。”

    “真的吗?”小女孩一脸委屈的说道。

    “真的!你放心。”警官回答的声音铿锵有力,透出了一股信念。

    “小洁,爸爸肯定没事的。”杨医生接过了自己的女儿杨采洁,并将孩子送到了几近崩溃的妻子王若琳的怀中。

    看着自己的妻子女儿,杨远信发自内心的后悔自己收了钱,不过他确实从来没有做过器官买卖,他经得起查……

    杨远信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对着妻女平静的说道:“你们早点睡,琳琳你明天送女儿上学,你们放心,我肯定没事的。”

    “杨远信先生,您可以吃完的饭,收拾好衣服再跟我们离开。”另一名警官说道。

    “不用了,这样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就走。”杨远信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妻子的询问……

    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妻女。

    一步踏错,悔之晚矣。

    ……

    目送自己的丈夫被带上了警车。

    王若琳颤抖的摸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姐姐的电话。

    “琳琳?……”电话的对面传来王瑞敏律师有些担忧的声音。

    “姐姐……远信他……呜呜……他被警察带走了,而且是涉嫌器官买卖和故意杀人……”王若琳再也抑制不住,崩溃痛哭。

    “琳琳你别怕,远信他……嗯……仅仅只是医院出了一点小事故,被人误会了而已,事情肯定没有那么严重,你放心吧。”瑞敏律师话语镇定,听其口气,完全清楚事情的始末。

    “姐姐……你一定要帮我们……呜呜呜……我不能失去丈夫,采洁不能失去爸爸……”王若琳在电话的另一边泣不成声。

    “琳琳,你放心,远信他一定会没事。”

    “器官买卖,故意杀人怎么可能会没事……”

    “琳琳!琳琳,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公安机关也被误导了,现在我就要去找一个关键的人证,只要做通了他的工作,远信他肯定就会无罪的。”

    “哦哦哦……姐姐,那……那就麻烦您了。”

    “我两姐妹还客气什么,你在家里等着,我去做通了那个人证的工作,就来找你。”

    “哦哦哦……谢谢姐姐。”

    啪!

    王瑞敏挂断了电话。

    案情越来越复杂了……

    自己的妹夫王远信做错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不该收庞志远的钱,这构成了受贿罪;

    第二件事就是在发现了确诊已死亡的病人陆海空,出现了生命迹象之后,依然坚持要取走他的脏器,这构成了故意杀人未遂罪。

    这两条罪行,如果坐实都是重罪。

    第一条受贿罪没有被公安机关发现,王瑞敏以自己多年的社会经验断定庞志海绝对不会告发杨远信,因此只要杨远信自己不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就不会向这个方向侦查。

    第二条故意杀人未遂罪,如果要做无罪辩护,就必须要将此事推到医疗事故上,杨远信只要否认自己根本没有察觉陆海空出现了生命迹象,他完全将陆海空当做一个死人,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死人活了过来……这纯粹是事故,是误诊!

    原本王瑞敏律师认为只有唐小琪的证词会对杨远信不利,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一直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病人陆海空,居然也指证杨远信知道他活着,还故意对他动刀子。

    这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那个叫做陆海空的病人在还有知觉的情况下,杨远信居然都敢对他动刀……

    得知案情的都梁区医院院长以及相关责任人,第一时间就站出来跟杨远信撇清关系。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为了保护医院的清誉,不至于让误诊的丑闻传扬出去,都梁区医院的院长和其他责任人异口同声,说这极有可能并不是一起简单的医疗事故,而是杨远信医生利用他的专业知识故意误导了所有医生……

    比如故意捣鬼让心电监护仪接触不良,让一个明明正在康复的植物人,出现了心率衰竭的迹象……

    甚至有些医生臆测出杨远信衣冠禽兽,做器官买卖,在东窗事发之前,这个杨医生还不知道故意杀过多少人,他极有可能是一个染血的屠夫……

    要知道人死不能复生,而以都梁区医院的专业水平,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犹如儿戏般的误诊,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也肯定是唯一的真相——杨远信医生,他在搞鬼!

    综合各方的证词,公安机关发觉案情极为严重,立刻申请逮捕令,要求羁押审查,检察院火速批准,以极高的效率当天就将犯罪嫌疑人杨远信医生抓捕归案。

    ……

    15天!

    妹夫杨远信将会被拘留15天,自己必须在这15天内,让本案的关键人证陆海空推翻自己的供词。

    哗……

    一辆红色的卡宴,驶入了古都新城小区,径直开向了北区也就是回居房区。

    王瑞敏挂断了自己妹妹的电话,她一脸凝重的打开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陆海空一家详细情况。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当王瑞敏律师确定陆海空就是帮助自己妹夫王远信脱罪的关键人证之后,她立刻让律所的助手,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陆海空一家的详细信息。

    陆海空一家的经济情况:

    陆海空本人目前无业,无收入来源,但是陆海空的家庭疑是拆迁户。

    疑是分得两套拆迁房,一套位于古都新城小区,北区7栋308房间,套内面积约48平米,用于全家居住。

    另一套拆迁房的位置未知,但给其母亲陈友君提供了一部分稳定的收入来源,另外其母陈友君拥有每月三千元的退休工资,是他们全家的收入来源。

    陆海空的家庭情况:

    陆海空的母亲陈友君,身体康健,陆海空成为植物人之后,均由其母进行日常护理,并有其母抚养其女儿陆醒。

    陆海空的父亲陆爱国,缉毒警察,30年前追缉毒贩,因公牺牲,人民英雄。

    陆海空的妻子何月雯,两年前外出打工未归,疑是跟人跑了……

    陆海空的女儿陆醒,龙湖幼儿园第一班上学。

    陆海空本人的情况:

    三年前,陆海空为飞雪峰国家级景区临聘管理员,他骑乘电瓶车在飞雪峰北坡竹海景区与一辆豪车相撞,不省人事,成为植物人。

    因事故责任不全在豪车一方,豪车车主仅依法提供了主要的医疗费用,陆海空一家未获得其他的赔偿……

    看完了陆海空一家的详细信息之后,王瑞敏律师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家三口,依靠年迈母亲的退休金和房租生活,都梁区的消费再低,生活起来应该也很清苦吧。

    以这样一个家庭的经济状况,绝对经不起一百万的诱惑。

    王瑞敏律师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穿着她那雍容且不显俗套的毛领皮衣,从杨远信受贿得来的100万中拿出了10万放入自己的女式皮包,便进入了北区7栋的电梯。

    找到了308房间,王瑞敏律师敲响了房门。

    房门打开。

    开门的是一名老妇人。

    房间很小,王瑞敏一眼就看见了,在餐桌上正在吃饺子的陆海空和他的女儿。

    “请问陆海空先生在家吗?”王瑞敏律师笑靥如花的问道。

    看到这样一个美貌且大方的女人登门拜访,陈友君连忙将她请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