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老实道人 > 第10章 居然跑了
    挂断了匪警电话,身穿睡衣的王若琳面若冰霜的看着手中陆海空的身份证。

    你是英雄之后,不为金钱所动,那你总该在乎自己的荣誉!

    陆海空!

    别怪我卑鄙无耻,也别怪我不择手段,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女儿采洁的幸福。

    这一次你若不帮我丈夫杨远信翻供,助他洗脱罪名,那么你也将背负强奸犯的罪名永远洗脱不了。

    要么陆海空和杨远信一起平安无事,要么两人一起去坐监牢。

    这就是王若琳想出来的方法,陆海空抓住了杨远信的要害,拿捏他的生死,王若琳就抓住陆海空的命根,逼他就范!

    王若琳对法律只是一知半解,但这并不妨碍她想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救出自己的丈夫。

    随着一声旋律悠扬的英文歌响起。

    王若琳接听了一个座机电话。

    “是受害者王小姐吗?我们是一派的警察,马上赶到,请问您目前的位置在哪里?”电话对面,传来一名女警官的声音。

    王若琳抽泣的说出了自己目前的位置……

    电话挂断。

    王若琳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滴泪水,刚刚纯粹就是假哭。

    智能手机的英文歌再次响起。

    王若琳皱了皱眉头,怎么才挂断,派出所又打过来了。

    “喂,请问是……”

    “王若琳小姐,你好!我们是区公安局,你的丈夫杨远信刚刚擅自逃离了看守所,脱离了羁押审查状态,希望你能够劝他尽快主动到公安局自首,否则我们将发出通缉令,对他进行全国通缉!他将构成逃脱罪,另外……鉴于嫌疑犯杨远信有畏罪潜逃的行为,将来法院在判决时都将对其罪加一等,从重处罚!……”

    啪!

    王若琳手中的智能手机从手中滑落,直接摔到了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杨远信!

    你个王八蛋,自己豁出身子给你脱罪,你居然跑了!!

    叮铃铃,叮铃铃……

    别墅的门铃响了起来,别墅门外传出一名女警的声音。

    “王若琳小姐,请不要害怕……我们是第一派出所的警务人员,请开一下门好吗……”

    王若琳本能的想要站起身来,可只觉脚下一软又坐回到地面。

    刚刚被丈夫逃跑的消息所震惊,让王若琳根本站不起来。

    逃跑?

    自己的丈夫怎么可能逃跑!?

    呜呜呜……

    王若琳开始抽泣,胸脯起伏不定,哭的伤心欲绝。

    绝望了……

    这次是真的彻底绝望了。

    自己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王远信在警方立案调查期间当了逃犯,自己和姐姐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给他洗脱罪名了。

    外面的警务人员透过别墅外的窗户,看到了一个衣着凌乱的女人在别墅的木地板上哭的一塌糊涂……

    听着这绝望的哭声。

    警务人员面面相觑,纷纷露出愤慨的神色,那个强奸犯太可恶了,必须要将他绳之以法!

    “王若琳小姐,请问您受伤了吗,需要我们叫救护车吗?”派出所的女警官在门外温柔的问道。

    “呜呜呜……不需要,你们走!我不想要看到你们。”王若琳伤心绝望,痛哭流涕不断的用纸巾擦着眼泪鼻涕。

    女警官眉头皱了一下,根据她多年的经验,显然房间内的王若琳女士被强奸之后,精神上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王若琳女士,请不要害怕,我们是人民警察是来保护你的,你把门打开,我们会收集证据并在短时间内将嫌疑犯抓捕,你一定要相信人民警察,相信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

    “呜呜呜……我说了我不想见你们,你们赶快走。”王若琳在家里哭的撕心裂肺。

    外面的一群警察也是面面相觑,你不想见我们,你打110报警干啥?

    片刻之后。

    别墅外的那一名女警再次开口:“王若琳女士,既然你不想见我们,那我们就隔着窗户先做个调查笔录,做完之后,我们还需要对犯罪现场进行拍照取证……另外嫌犯的DNA我们也需要收集……”

    “还有就是为了尽快破案,您要把嫌犯的身份证号码告诉我们,有了身份证号码我们今天就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呜呜呜……对不起,你们销案吧,是男朋友和我闹了矛盾,我气不过……才谎报强奸案的,其实根本没有强奸,没有抢劫,你们回去吧。”王若琳擦着泪水,抽泣不已,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然而外面的警察偏偏不让她静静。

    “王女士,报假案可是不对的,如果你有主观恶意,还会受到治安处罚。”女警官的声音再次响起。

    “呜呜呜……我知道我错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听到受害人坚持不开门,外面的警察沉默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只听那名女警官说道:“这样吧,王女士现在你的情绪也不太稳定,我们今天下午会对你进行回访。”

    “呜呜呜……不用来了,直接销案就可以了,谢谢你们。”

    ……

    “武姐,我们真的就这样离开吗?”在警车里,一名年轻的警官皱着眉头询问道。

    那名被称为武姐的女警官也上了车,她眼中一道锐芒闪过,厉声说道:“受害者肯定是生命受到了直接威胁,才会有前后不一的反应,可是我刚刚透过窗户观察并没有发现到嫌疑人,因此我推断嫌疑人很可能有枪,在远处胁迫受害者,我马上就向上级汇报,让武警出动!”

    “小王现在把车开出去,就停刚刚那个拐角……小李,小陈,你们散出去,把这里包围起来,但不要贸然采取行动。”

    “我向上级汇报之后,就去调监控,看看那强奸犯到底长什么样子!”女警官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后……派出所的警车佯装离开了。

    警察离开之后……

    王若琳依旧在嘤嘤哭泣,六神无主,满脸绝望。

    过了一会儿……

    王若琳的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来电显示是自己的姐姐。

    原本王若琳是不想接电话的,只想坐在家里哭上一整天,不过看到是自己姐姐的电话,王若琳犹豫了片刻还是接听了手机。

    手机那头传来姐姐王瑞敏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老公是不是有病!?在调查阶段从看守所逃离!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如果你见到他,叫他马上回去自首!你告诉杨远信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通缉令一下就没有抓不到的。”

    “还有!如果杨远信真的不愿意回去自首,那琳琳你趁早重新换个老公,给采洁重新找个爸爸,省得替这个蠢货操心。”

    被姐姐王瑞敏一顿数落,王若琳没有回话,她只是继续嘤嘤抽泣。

    突然间。

    咚咚咚咚……

    不知道从哪里扔进来一个像手雷一样的东西。

    嘭!

    爆炸了。

    满屋都是烟雾。

    哗啦哗啦哗啦……

    玻璃声响连成一片。

    烟雾散去。

    王若琳呆呆的看着自己别墅里,出现了十几名全副武装,手持冲锋枪,戴着黑色头盔的武警战士。

    嘭!

    别墅的大门被一脚踢开,一名女警官持枪冲进了别墅。

    “王女士!你没事吧!”女警官护在了王若琳的身前如临大敌。

    看着这如同警匪大片一样的场景,王若琳当场就吓傻了。

    ……

    都梁城郊区。

    一辆疾驰的黑色奔驰轿车上,坐着五个人。

    其中四人身穿黑色西服,这四人,各个长发披肩,神情冷峻,蓄着胡须。

    没错,这四人都不是女子,而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在黑色奔驰的后排座椅上,两名长发西服男的中间,坐着一名身穿囚服的眼镜男。

    此人正是杨远信医生。

    此时杨远信哭得涕泪横流,只听他哀求说道:“大哥们!我想回看守所,大哥们!我不想跟你们走啊。”

    可惜的是这四名长发西服男对杨远信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