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天绝山庄 > 第九章 文凝霜
    文宏奕一离开,刚才那一脸谄媚的男子嘴角牵动出一个邪恶的微笑,也转身离开了练武场。

    转过两条小巷,他来到了天绝山庄庄主的大厅当中。

    “启禀庄主,老庄主刚才在练武场当众宣布,将要把绝影留香传授给宏奕小少爷!”

    “什么?”

    文跃猛地转过身来,满脸怒气的瞪着刚刚向自己报告的男子。

    自己奉命跟在文宏奕身边监视他,每日将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文跃,而且文跃还曾告诉过他,一旦遇上什么紧急情况,可以不用等到报告的时间随时向他报告。

    虽说只是个普通弟子,可关于绝影留香的传闻却是听了不少,整个天绝山庄的弟子几乎都知道,绝影留香乃是老庄主和两位莫夫人以及二十四剑的一项绝技。

    但是大多数人只知道绝影留香是一门非常神奇高深的轻功,却从未见任何人使用过。

    数十年来,想学绝影留香的人不计其数,不过无论是去求谁,都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过,可是今日,老庄主居然说要教文宏奕学绝影留香,这难道还不算大事儿吗?所以男子便马上跑来向文跃禀报。

    可他从来也没见过文跃有今天这样激烈的反应,本来他还想说文星魂本来还想给文宏奕安排一桩婚事的事情,但是看着文跃此时的样子,却是再也不敢说出口。

    见男子愣在那里不敢动弹,文跃心中怒气更甚,他一把抓起男子领口的衣服,怒不可遏的对男子说到。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男子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庄主的手段他可是知道的,还记得上一次因为自己报告的时辰晚了一点,便被庄主吊起来狠狠的打了一顿,他哪里还敢发愣。

    “是,是,我说,老庄主刚才在练武场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教文宏奕学绝影留香。”

    文跃猛地一把把男子丢了出去,重重摔在不远处的地上。

    “岂有此理,这个老东西,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我娘,哼,偏心偏到这种程度,”

    文跃在大厅中不住的来回踱着步子,像是在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虽然自己现在身为天绝山庄的庄主,可是文飞的武功已经不在自己之下,除此之外,还有香儿夫人的儿子文理,文鹏以及自己的弟弟文墨,这四个人都是目前极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庄主之位的人,而其中最让自己担心的,便是木瓦夫人的儿子文飞。

    若是再让文飞的儿子学得两代人都没有任何人学到的绝影留香,那岂不是就真的要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此时,一个妆容艳丽的中年女人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她先是看了看躺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报信男子,对他摆了摆手,那意思是让他自己出去。

    旋即又转过身来看着文跃。

    “夫君,既然老头子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了那番话,如今想要让他改变主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文跃心中焦炉的,也正是这件事情。

    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只要是他做出的决定,无论任何人也不可能让他改变主意,就像当年让自己做这天绝山庄的庄主,当时自己的母亲就曾竭力反对,可最终还是没能改变老头子的决定。

    “你都听见了!”

    对于自己的夫人听见刚才手下的汇报,文跃倒是毫不惊奇。

    女人点了点头,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不过这对我们宏宇来说,也未必就是件坏事儿。”

    文跃一愣,随即看向自己的夫人。

    “此话怎讲!”

    “你想啊,除了我们之外,你的其他几个兄弟甚至姐妹,有谁不想学绝影留香的绝世轻功,可是他们全都没有学到,这个时候老头子说要把绝影留香传给文宏奕,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文跃想了一想,随即回答。

    “老头子肯定是想让宏奕这小子来接任天绝山庄的庄主之位呀,还能有什么!”

    本以为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却没想到在听了自己的话之后,夫人却是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他将来会威胁到宏宇的位置?”

    女人没有回答文跃的问题,而是露出了一脸阴险的微笑。

    “夫君你错了,单纯的从老头子让文宏奕学绝影留香,是可以看出他更加看重文宏奕这小子而非咱们宏宇,不过你想,如果这件事情被你的其他兄弟姐妹们知道了,他们会怎么办?”

    “他们?”

    文跃再次皱起了眉头。

    “只要老头子活着一天,无论是谁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就算是我这个庄主也不行,万一把他惹火了,说不定就一句话把一切都给改变了。”

    这次女人倒是点头表示赞同,不过随即她又说到。

    “不错,一般人是不敢,可是有一个人,却未必不敢。”

    文跃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女人的身上,他仔细的想着女人刚才所说的话,却似乎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别拐弯抹角了,就直说吧,我可没心思和你在这儿玩猜谜语的游戏。”

    “你还记得凝霜那丫头吗?”

    “凝霜!”

    文跃一听女人说出凝霜的名字,顿时瞪大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嘘!”

    女人连忙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眼珠子咕噜噜一通乱转,才轻声细语的对文跃说到。

    “不错,就是凝霜,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曾恳求老头子教她绝影留香,她本以为由于她是个女儿之身,老头子便会毫不顾忌的把绝影留香传给她,可是她当时在老头子屋外跪了三天三夜,老头子却是见都未曾出来见她一面。”

    女人这么一说,文跃不禁回想起三十年前。

    当时的文跃也只有二十六岁,而且刚刚成婚还没有孩子,也还没有成为天绝山庄的庄主,那时候的庄主还是自己的父亲文星魂。

    天心夫人的女儿文凝霜从小便跟着母亲杨天心修习古墓派的武功,而且还得到了她母亲从祖父杨过那里得来的九阴真经,年纪轻轻武功便已经在天绝山庄之中崭露头角,比一般只学到天绝剑法的天绝山庄弟子都要更加技高一筹。

    也是这时候,文凝霜向文星魂提出了想学绝影留香的事情,本来当时兄弟姐妹几个都以为文星魂定会把绝影留香传授给她,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文星魂给拒绝了。

    也是为此,天心夫人更是带着文凝霜离开了天绝山庄回到终南山,在古墓当中足足生活了十多年,期间文星魂去了数次也未能将她们接回来,再到后来,杨天心随着文星魂回到天绝山庄,可文凝霜却是再也没回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