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天绝山庄 > 第十章 唐赛儿
    走了许久,朱笑笑和柳依依的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黄剑却并未回来,二人一听到动静,便立马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前面是一片开阔的所在。

    开阔地上,正围坐着一群人,中间点着火把,总共十多个,为首的却似乎是个二十出头女人。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朱笑笑看了看身边的柳依依,不禁向她发问。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像是好人!”

    朱笑笑疑惑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柳依依。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好人?”

    柳依依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看啊,这些人手上都拿着兵器,我听我爹说过,兵者,凶器也,这拿着凶器的人能是好人嘛!”

    谁曾想她这话一出口,朱笑笑却顿时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也是这一声笑,那群人中正盘膝坐在地上的女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眼睛马上四下张望起来。

    “什么人?”

    “嘘!”

    朱笑笑赶紧对柳依依做了个嘘的手势,那意思是让她别说话。

    “有人?”

    女子身边的几个男人也马上站了起来,警惕的四下张望,却是并无任何发现。

    “夫人,您刚刚是看见人了?”

    女人皱了皱眉,随即又摇了摇头。

    “看到是没看见,不过我刚刚似乎是听到有人在笑!”

    几个男人一阵疑惑,再次四下张望,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你们听见了吗?”

    其中一个男子对另外的人问到,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随即那男子的眼神又转向女人。

    “也许是我听错了吧,大家抓紧休息,锦衣卫和东厂的爪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我们想要杀朱棣这恶贼也绝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必须处处小心。”

    那女人居然说要杀朱棣,还口口声声把朱棣称作恶贼,难道是某个忠于父皇的臣子?

    想到此处,朱笑笑猛地从藏身的树后面冲了出去,柳依依顿时大惊失色,想要伸手抓住她却已经是来不及。

    “公主,公主你别……”

    见已经无法阻止,没办法,柳依依也只好冲了出去。

    猛地,对面空地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两人,见是两个小女孩儿,才终于放下了手中兵器看着二人逐渐接近。

    就在两人即将要靠近人群的时候,一个飞快的身影突然闪现,直接就挡在了两个女孩儿跟前。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是两个女孩儿,就是原本站在那里的一群人也愣住了。

    “黄剑前辈!”

    柳依依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一眼便认出了眼前之人,正是消失了许久的黄剑。

    朱笑笑也是一愣,她没想到离开了那么久的黄剑还能突然回来。

    哗啦啦!

    刚放下防备的一群人,又赶忙把手中刀剑抽了出来。

    “什么人!”

    黄剑冷眼看了二人一眼,并未去理会另一群人,而是狠狠的瞪着朱笑笑。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就敢跑过来!”

    黄剑的声音冷得吓人,只那语气就吓得两人浑身发抖。

    “我……”

    朱笑笑颤抖着,我我我的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跟我走!”

    同样冷冷的一句话,丝毫不容置疑,她当先转过身向那群人走了过去。

    柳依依看着还在发愣的朱笑笑,先是推了她一把,二人赶紧紧紧的跟在黄剑身后。

    “你们是什么人?”

    黄剑没有回答那些人的问题,而是反问。

    为首的女人上下打量着缓缓走近的黄剑,同样没有回答黄剑的问题,目光却落在了黄剑手中宝剑之上。

    “前辈可是来自西域?”

    女人突然之间开口,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

    黄剑的脚步也突然之间停了下来,她同样上下打量对面的女人,随即点了点头。

    “难道你认识我?”

    女人摇了摇头,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黄剑手上的宝剑。

    “不,我只是看前辈的这身打扮有些眼熟,而且您手上这把剑在晚辈看来,应该并不简单,所以斗胆猜测!”

    黄剑审视着女人刚刚的话,想了一想,难道她是认识自己其他的姐妹?

    二十四剑,乃是当年身为九天神尊的文星魂亲自挑选,并且亲自培养。

    这二十四个人常年穿着款式一模一样但代表各自眼色的服饰,没人手中之剑都是曾经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剑。

    因此只要是对剑术很有研究之人,都能一眼便认出她们手上的宝剑绝非凡品。

    虽然后来文星魂把九天神尊的位置让给了大宋皇族的后裔,可二十四剑却是跟着文星魂来到了天绝山庄,与文星魂一同过起了隐居生活,这一隐居,便是好几十年过去。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这身打扮,和你认识的某个人十分相似?而既然你能知道我来自西域,想必和她的关系也应该匪浅吧!”

    黄剑话到此处,那女人居然突然屈膝就直直的跪倒在她跟前。

    “晚辈唐赛儿,山东蒲州人士,三年前在家偶遇一位受伤的前辈,当时见她身受重伤正被一群人追杀,因此我便将她藏到了家中的地窖之中,帮她躲过一劫,后来便得到她的赏识收我做了徒弟。”

    三年前,黄剑微微皱了皱眉头。

    寒梅剑不就是三年前失踪的嘛,难道?想到此处,黄剑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此人现在何处?你可知道她的姓名?”

    听了黄剑的问题,唐赛儿轻叹一声,表情有些失落。

    “我师父她老人家由于伤重,不久之后便去世了,不过临终之前她却把她随身携带的一把宝剑和一本秘籍送给了我,还告诉了我她的名字,不过这名字却有些奇怪,倒更像是某种奇怪的称号,她的名字叫做寒梅剑!”

    终于听到唐赛儿说出了那个名字,黄剑身子微微颤抖,果然是寒梅剑,她已经猜到了,只是刚才在听到唐赛儿说她只是受伤的时候,她还抱有一丝希望。

    “追杀她的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黄剑表情冷漠,再次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

    唐赛儿摇了摇头,她偷瞄了一眼黄剑的表情,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才小心翼翼的回答。

    “这个却是不知道,不过看那些人的打扮,应该不是中原的某个门派,我还记得当时为首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而且我还听到他们的对话,之所以会追杀师父像是为了让师父教他什么武功,像是个叫什么留香的轻功,不过当时离得太远,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