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灵气复苏吹满地 > 第一章:小二哥哥
    “少年。”

    一个邋遢的糟老头子和蔼的笑着,脸上充满了慈祥,用温柔的目光看着眼前路过的一位少年。

    少年因为老头子的呼声,停了下来,舔了舔手中的棒棒糖,一言不发,安静的看着老头子。

    “诶哟!”老头子一脸震惊,上下打量着少年,扶了扶老腰,捏了捏自己的胡须说道:“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

    说着,老头子拿出几本破烂的,却又有些复古的书籍,对着少年说道:“少年你看,这些都是助你成功的绝世宝典,若是得了这些,你将走上人生巅峰!”

    “不是老夫吹,你印堂饱满,眼神锐利,老夫若是算的不错,将来的你必定黄袍加身,餐餐大鱼大肉相伴!”

    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手中的棒棒糖掉在了地上,他说道:“好嗨哟。”

    “你不信?”老头子问道。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少年撇嘴道,随后捡起棒棒糖吹了吹,递给了老头子。

    老头子脸色一僵,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个糟老头子,电影看多了吧!”少年看着老头子的背影,喃喃道。

    ........

    十年后.....

    “唉,当初那老头子算的还是挺准的...”一个约摸二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电动车上,叹了口气说道。

    他一身黄色服装,车尾还放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的,是一份外卖。

    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随手将手机收了起来,开始给客人送餐。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送了一天外卖,他也累得不行,打算跑完这一单就回家了。

    将最后一份外卖送到客人手中,他微微躬身说道:“给个好评吧!”

    客人是一个女孩,年纪跟他相当,接过外卖之后便微笑道:“好的,谢谢你啦,这么晚了还给我送外卖。”

    “应该的,那我就先走了。”

    “好的,再见。”

    疲倦的坐上自己的电动车,在女孩的目送下离开,昏暗的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就是车辆也少了许多。

    每天早上七点钟出来跑单,每天忙到晚上十一二点,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为了工作不分昼夜。

    有时候为了给客人送餐,连他自己的那份都忘了吃,经常是一日没三餐,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憔悴,也很瘦弱。

    “我得赶紧回去,不然夜宵该凉了,也不知道小雨这丫头睡了没,说不定还在等着我呢。”

    一边开车一边分心想到。

    小雨是跟他从小一起生活到现在的妹妹,不过两人并不是亲兄妹,是一个孤儿院长大的。

    后来他毕业了出来工作,小雨也跟着他,不过小雨还在读书,两人从小相依为命,和孤儿院其他孩子关系并不好。

    所以他也就担起了照顾小雨的担子,虽然他每个月收入不多,但还是能够维持两个人的生活,而且小雨的学业是由孤儿院负责,他并不用分担。

    当然他也知道,一旦小雨进入高中,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孤儿院也不会再承担她的学业,到时候还是要他来负责。

    毕竟,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近的人了,两人不是亲人,却已经是家人了。

    两个孤儿,相依为命的在这个世界上,哥哥为了生活挣扎,妹妹为了学业奋斗。

    滴——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刺眼的灯光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砰——

    巨大的撞击声在夜里响彻云霄,一辆轿车撞击在路边的路灯上,冒出白烟。

    地上是无数的碎片和鲜红色的血液,还有一个躺在血泊中的男人。

    在他的周围,是一堆车辆碎片,以及一堆河粉和汤汁混在血液中。

    他看着朦胧的路灯,耳边只有嗡嗡声和沉重的心跳声。

    呼....

    他沉重的呼吸着,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也根本做不到。

    脑海里,只有一个小女孩灿烂的笑脸,一会儿又变成等待哥哥回家焦急的表情。

    小雨....

    要死了吗.....

    很快,他闭上了沉重的眼睛,浑身的疼痛感渐渐消失,他彻底昏死过去。

    “汽车是酒驾,驾驶人当场死亡,这起事故汽车驾驶人全责,不过他没有家人,只剩下一套房子......”

    “所幸的是,受害者并没有死亡,目前还在抢救当中。”

    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对着一个牵着小女孩的白发老人说道。

    小女孩的眼睛都已经哭肿了,正是他的妹妹小雨,而这名老人,是孤儿院的院长。

    小雨在家等了许久不见哥哥回来,赶紧找到了院长,院长也刚好接到警方的电话,带着小雨赶到了医院。

    此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手术室里,几个医生和护士正在拼命的抢救他。

    一位护士拿着丝巾给一名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刘医生,不如算了吧....已经三个小时了,我看是.....”

    “住口!”刘医生呵斥道:“你说的什么狗屁话,给我滚出去,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刘医生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语气充满了愤怒。

    他是一名医生,病人还未死亡,身边的护士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而且还是跟了他很多年的护士。

    “刘医生......”护士很显然被吓到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想挽留一下。

    “滚!”刘医生转过头,目光凌厉的看向护士。

    护士的眼中流出泪水,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了抢救室。

    外边的孤儿院院长见护士流着泪出来,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开口,护士已经跑远了。

    孤儿院院长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身边的警察问道:“这是......”

    这位警察也是一脸懵,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灯还没灭,应该还在抢救。”

    他指了指抢救室门上的手术中的灯牌说道。

    院长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爷爷,小二哥哥他.....”

    “放心,你小二哥哥不会有事的,很快就好了。”院长心里也没底,但还是安慰道。

    小二哥哥,正是他的小名,他的原名叫张青,不过也是院长取的名字。

    因为他被捡到的时候,胸口有一个刻着张字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