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土味大咖 > 002 原来我真的很厉害
    陆川情绪复杂,扭曲着脸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看来自己消失的那些记忆是被‘土元素之魂’的作者拿走了,至于拿走干了什么,陆川无从知道。

    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就因为这个程序员的疏忽,差点让他成了废物!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问问这个作者,为啥拿走他的‘记忆’,又或者他和作者之间有不可告人的交易??

    可啥交易也不能夺走记忆啊!还是两个人的记忆。

    此刻,陆川脑袋里一团问号。

    有些好笑,这位‘作者’的文字很有魅力,典型的东北彪话,这让陆川有些亲近,因而他此刻的身体正是来自东北大黑山花池子沟……

    暂且忽略‘作者’的恶趣味,陆川定神观察着‘土元素之魂’,他发现作者的留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框框,上面写着三个小字‘建议箱’,下方是个选项‘提交’。

    陆川摸了摸下巴,似乎没啥建议啊,因为他还没搞懂这个‘土元素之魂’是干啥的呢。

    转念一想,这有点类似于脚本,只需要开启……它就会自动工作,手动的地方很少。

    “呃,这个天赋很好理解,能力是我会的??”陆川的表情很丰富。

    他左瞅瞅右看看,见没人注意,紧忙抄起笔筒里的圆珠笔,抽出一张a4白纸,在上面写了两个字!

    陆川。

    “这字?”

    他有点不敢相信,又把以前的签名拿出来对比,一瞅不要紧差点吓一跳。

    “我写的?”

    以前的签名有点像草书,又不是草书,就是瞎划拉的签名。而现在写的这两个字,却神似楷体……有一种欲罢不能的刚强劲道。

    随之他又换了几种字体,宋体、楷体、行书等等,可谓是行云流水,诈眼一瞅还以为是某位书法大师写出来的字呢。

    “我这么牛逼的么?”

    就连陆川自个都不可思议。

    消失的那些能力回来了!!

    “哦,原来我以前就会书法。”

    陆川装作淡定,他又悄默声的走到另一处裁剪工作台,看着一张服装图纸,便抄起剪子修整碎布。

    启动缝纫机,听着‘嗒嗒嗒’的声音,心情反而更平静了。针不停穿梭在布料上,就连锁边等复杂程序,都被陆川一一化解。

    他好像天生就会运用缝纫机,而且非常熟练。

    不多时,印着碎花的布料被陆川缝成了一件成品衣服……晚礼服样式的连衣裙,可布料却是东北那边常见的碎花布,一朵金黄色刺绣样儿的玫瑰花,倒刻在胸前,玫瑰花的根茎镶在左边的肩带上。

    栩栩如生的模样,让陆川自己都看傻眼了。

    这刺绣玫瑰是他刚才随手利用缝纫机缝制的……

    “原来我真的很厉害。”

    他不清楚前世的缝纫水平怎么样,但如今的缝纫水平肯定比大多数业余裁缝要厉害许多。

    缝纫天赋s,能力a+

    裁剪天赋s,能力a-

    设计天赋a+,能力b+

    构思天赋a-,能力b-

    陆川提着碎花晚礼服的肩带,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欣赏着,这可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件作品!

    不,准确的说,这是他亲手制作的作品,而不是他设计的作品。他只是照着那张服装设计图的基础上,加了一朵金黄色刺绣玫瑰而已。

    “果然在才华和能力面前,脸不值得一提。”陆川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设计图是谁的腻?”

    “你的!”

    陆川闻声一愣,紧忙把碎花连衣裙‘团巴团巴’藏在了身后,定睛瞅着关娇艳,呲牙道:“师姐,你咋又来了呢?”

    关娇艳冷哼一声,“把东西拿出来!”

    “我不是故意用公司东西的,我就是……”

    “拿来!”

    面对他的解释,关娇艳根本不想听,陆川只能把藏在背后的连衣裙递给她,依然嘀咕着:“我就是练练手,你要是扣钱就扣吧。”

    关娇艳接过碎花连衣裙后,眼神一亮,她看见那朵金黄玫瑰倒印,根茎连接着肩带,心中不免赞扬。

    点睛之笔!

    她猛地抬头:“你做出来了?”

    陆川一怔,心不在焉的回道:“啊,嗯。”

    “可你的设计图上没有这朵玫瑰刺绣。”关娇艳抬眼看着他。

    陆川挠着头:“临时想到了,就做了。”

    “那为什么要刻在胸前,还用根茎连接肩带?为什么不把玫瑰刻在腰上?”

    这种灵机一动的事情,他上哪找理由去?

    陆川抬头就看见关娇艳的雪白胸脯了,见他如此看着自己,关娇艳低下了头,随之一股羞愤涌上心头。

    “陆川!往哪看呢?”

    关娇艳没敢大声,她压着嗓子,涨红着脸,极度羞耻。

    反观陆川一脸正义使者的模样,仰着下巴道:“因为男人的关注点总是在……”

    他没继续说令人娇羞的话,却是仔细瞅了瞅关娇艳的za儿!

    关娇艳不自然的双手抱肩,顿了顿身子,道:“这就是你把玫瑰刻在……那里的理由?”

    “嗯。”陆川点了点头。

    关娇艳呸了一口,骂道:“无耻!”

    工作台前气氛紧张,陆川头不抬眼不睁,关娇艳手持碎花连衣裙抱在胸前,眉目间一丝怒气。

    “嗡嗡...嗡嗡..”

    工作台上的手机发出震动,仿佛在牵引着陆川的心,这声儿有点耳熟。

    “电话响了!”

    关娇艳的声音把陆川从回忆中拽出来,他这才看见手机上的来显。

    关云初导师。

    他接听电话,问候:“老师,您身子骨挺好?”

    “别扯淡,你毕业作品准备好没?”

    对方严厉而又浑厚的声音刺进陆川的耳朵里,有些发痒。

    “准备好了,但……”

    “在哪呢?给我看看。”关云初的语气不容拒绝。

    陆川看了眼关娇艳说:“在师姐手里呢,老师这个作品……”

    “你让她接电话。”关云初似乎不想和他说话,但身为老师又觉得陆川这孩子能拯救一下。

    别看关娇艳和关云初都姓关,实际上他们除了师生关系,没半点瓜葛。

    自从关云初把陆川安排进潮汐设计公司,关娇艳就看出陆川的眼睛里是浑浊的,观察了几天后……她觉得陆川没救了。

    因为他上班就在办公室一杵,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就算关娇艳给他下命令,让他去做事,他也是心不在焉……

    关娇艳性子直,看不得有人在公司白吃白喝,就把这事儿和关云初说了。

    关云初提了一嘴,说:“他自幼是孤儿,资助他上学的那对老夫妻突然去世了,对他的打击很大。你试着拯救一下,实在不行就劝劝……”

    而后,关娇艳有些心软,表示非常理解的劝了劝,可陆川的回答却是:“我擦,原来我是这么来的。”

    当时她就觉得陆川简直不可理喻!

    人心长在了狗肚子里。

    显然关娇艳对陆川产生了误会,在陆川的脑袋里,他的想法是原身知道资助他上学的老夫妻突然去世,伤心欲绝,忧郁而终。

    否则他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

    再说,真不是陆川不想工作,而是他啥都不会,只能干瞪眼的坐着……努力回忆。

    以他的这种工作态度,关娇艳完全可以把他辞了,可碍于关云初的面子,她还是想拯救一下子。

    “老师,我在呢。”关娇艳接过电话说道。

    关云初的态度温和不少,“陆川说毕业作品设计出来了?你看了么,感觉怎么样?”

    关娇艳实事求是道:“裁剪和做工很漂亮,款式也是当下最流行的,但选料很……”

    “怎么了?”

    关娇艳瞅了眼陆川,道:“很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