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土味大咖 > 008 我大哥,社会人
    陆川站在原地,四处瞅瞅,尴尬的笑着挠头,道:“人能分清眉眼高低,同样也有三分尿急……我,去趟厕所。”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的目光,便直勾勾的奔向门口,留给众人一个伟岸的背影。

    会议室内的气氛略显凝重,众人还在懵逼的状态中,大眼瞪小眼的凝望半许,气氛才有所缓和。

    刘牧真瞪着眼拍桌子,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欧美莲微笑道:“人家说的没错,只需你点灯放火,还不准人家上个厕所?”

    李温容正要接话,却被黎素紧忙打断,要是再被她上纲上线,陆川的尿遁可就没有第二次使用的机会了。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儿。回头请三位设计师,分别给出设计稿,我将会选取其中符合熙白要求的设计稿。”

    见黎素话已至此,众人也没争论的必要,该散则散。

    会议室内瞬间清静,黎素也松了口气,刚才差点没干起来,好在陆川足够聪明,及时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否则这间工作室没等正式挂牌就要结束了。

    职场就像是个小社会,有人拉帮结伙,就有人勾搭成奸。

    如果把这间新组建的工作室比喻成东汉末年,那三个完整的团队就是蜀、魏、吴,三国鼎立!

    他们相互牵制,相互合作,又互有仇恨,最终不是魏吞了蜀吴,就是吴吃了蜀魏,要不然就是蜀征服了吴魏。

    而陆川则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土匪头子,他渴望大口喝酒吃肉,过上理想的生活,所以就不得不做出一些决定!

    勾心斗角?

    不好意思,老子没兴趣。

    陆川正坐在厕所的马桶上,不屑的撇着嘴。

    刚才的情况他也瞅见了,那些上位者的嘴脸更是看的一清二楚。可有一点他不太明白,到底因为啥让他们不惜拉下脸去争去吵呢?

    “不管了,反正跟我没啥关系。”

    陆川扫了眼土元素,已经涨到13.4%了。

    这让他欣喜若狂,短短不到一天的工夫就收获良多,只要继续土下去,那开跑车、住别墅、追个风子,泡个傻子,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还远吗?

    陆川擦了屁股,提上裤子走出厕所,正好看见黎素在洗手,他也凑过去打开水龙头搓了搓手指。

    “工作室刚组建,还没有首席设计师。你知道打着赵熙白首席设计师的头衔会在国内享有什么地位吗?”黎素小声说。

    “啥地位?”

    黎素看着他呆萌带有疑惑的小眼神,抿嘴轻笑:“以后你就懂了。”

    “不说拉倒。”陆川嘟嘴道。

    其实不难理解,目前工作室刚组建完成,虽然三个团队的人员把各个位置都占上了,但某些位置还尚有空位。

    比如赵熙白的首席设计师和时尚顾问的位置。

    而赵熙白经常参加国内外的盛典和颁奖典礼,形象和穿着极为重要,如果影后穿着很平庸,那还能争夺头版头条的位置吗?

    当然不可能!

    所以,时尚顾问、造型师、首席设计师必须要为赵熙白的形象负责!其中穿衣风格就更不能被忽视。

    想想,如果赵熙白穿着首席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参加巴黎时装周,并且惊艳了国外的媒体和观众,那是谁的功劳?

    肯定是首席设计师啊!

    衣服是人的另一张皮囊,首先要有好看的皮囊,才能去按照这副皮囊的风格制定造型和化妆。

    恰巧这身皮囊又是设计师的脸面!

    可想而知,到了那个时候,首席设计师的身份地位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争吧抢吧,我就看看热闹不说话。”

    黎素迟疑的扭过头,问:“你说什么?”

    “啊,我说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别往心里搁。”陆川呲着牙。

    黎素顿时尴尬了,无奈道:“你这些话都是和谁学的啊?怎么一套套的呢?”

    陆川甩了甩手上的水,转身刚走两步,又回头平淡的说道:“小猪佩奇。”

    黎素重复了一句,又接着问:“那是谁?”

    陆川整理着衣服,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绳,骄傲的说:“我大哥,社会人!”

    说罢,潇洒离去。

    陆川发现随着土元素的逐渐增多,记忆似乎也恢复了些,只不过这些记忆很少……有时是一句话,有时是某个动作,有时是一张图片。

    但这是个好兆头,不是吗?

    “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呐~~”

    陆川一边晃晃悠悠的溜达,一边唱着歌。当然,他只记得这么一句歌词。

    休息区。

    李温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五十几岁的人了,依然别有韵味。她正拿着平板看着赵熙白这些年出席活动的照片,希望从中找寻灵感。

    李少宝贼眉鼠眼的汇报着:“姑姑,这个陆川的确是关云初的关门弟子,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听说拿的是特等奖学金。其能力肯定有,但有多少就说不准了。”

    “你以后不要冲动,这孩子比你机灵着呢。关云初都快半截身子入土了,怎么又调教出这么个……弟子?”

    听得出来,李温容对陆川的印象还算可以。

    “谁知道了……我觉得他就是个神经病,说话都驴唇不对马嘴,上个厕所还得吟首诗。”李少宝小声吐槽道。

    “呵呵,小伙子有才华啊。”

    也不知李温容是在夸陆川,还是暗损他装文化人。

    此刻。

    陆川的心情不错,迈着小碎步,来到了休息区。

    正好听见李温容夸人呢。

    他贱了巴次的凑上前,一屁股坐在李温容的身边,呲着牙天真的问:“姐姐,您夸谁呢?”

    李温容听见这声‘姐姐’,当时就愣住了。

    这得有多少年没人……不对,咱们的年龄差距如此巨大,况且我比你妈年纪都大些,你是怎么下口叫出‘姐姐’二字的呢?

    虽然很中听!听了很开心!

    但你是不是得注意点,这儿还有咱大侄子呢。

    李温容是心情愉悦了,可李少宝的心情却他妈难受了。。

    “你怎么说话呢?叫谁姐姐呢?”

    李少宝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怒气冲天的样子似乎要和陆川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