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2、打破平静
    李想家离饭店很近,步行五分钟就到了。

    “妈妈,我和妹妹看了老爷爷唱歌,动次打次这样的~”

    李窦窦一回家,就兴匆匆地跑去找妈妈,迫不及待地把今天听老头唱莲花落的事情告诉她。

    “啊,这么厉害吗?好听不好听呢?”向小园摸摸李窦窦的小脑袋,笑着问。

    李窦窦想了想,坚定地点头,板着小脸蛋一本正经地说:“级好听,妈妈,级带劲~窦窦真想跳起来吖。”

    向小园被逗笑,摸摸这个小可爱的小脑袋,说:“那你就跳起来吧。”

    “么有问题,妈妈。”

    李窦窦立即蹦跶蹦跶再蹦跶,脚下自带弹簧,蹦跶了五六下,忽然停下来,认真地问:“妈妈,哥哥会叫我李跳跳吗?我不想叫李跳跳,窦窦不想变成跳跳蛙,跳跳蛙吃苍蝇,我不想吃苍蝇,我想吃肉丸子。”

    向小园觉得她太可爱了,吧唧一下,先亲了再说:“那你要去问问哥哥。”

    李窦窦立即跑去李想的房间,没有人,又一阵风似的跑出来,蹿进隔壁的小公主房,没多久出来了,大声嚷嚷:“妈妈,大象说窦窦不是小跳蛙。”

    向小园说:“那你怎么还气鼓鼓的,你看你的小嘴巴,鼓的这么大。还有,你怎么能叫哥哥大象呢!”

    大象是李想的外号。

    李窦窦气呼呼地说:“哼~僧气,好僧气,大象说窦窦不是小跳蛙,是蛤蟆。哼!以为我不知道蛤蟆是跳跳蛙吗,妈妈!你能不能帮帮窦窦,揍大象一顿呢?”

    她从来不会去喊爸爸帮忙揍李想一顿,最多是寻求爸爸的保护,因为爸爸从不揍哥哥,妈妈却经常揍。她可是看过几次啦,逃不过她的大眼睛咯。

    李想之所以说李窦窦是蛤蟆,纯粹是被这小人儿气的。

    在李窦窦找妈妈报告今天的所见所闻时,李想则在欣赏师师的最新画作。

    小孩子的画总是充满了童趣,很纯真,李想一向很乐意趁机夸一夸小妹妹。

    这次看的这幅是全家福。

    四周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大树下有五个卡通人物,也可能不是人。

    看四肢,像是人,看方方正正的脸,不像人。

    “哥哥,这是我们一家人。”李师师很认真地用小手指着介绍。

    嗯,看样子是人,不仅是人,而且是他们一家人,包括他。

    也就是说他长了一张方形脸。

    o(╥﹏╥)o

    李师师小指头一个一个辨认画中的人物,这个是妈妈,这个是粑粑,这个是姐姐,这个是师师,这个是哥哥。

    哥哥有些与众不同,头顶上连着一串歪歪扭扭的黑线。黑线的另一头一直连到了白纸的顶端,消失在二维世界的边缘。

    “这是什么?”李想好奇地问道,别人头上都没有,怎么就他头上有。

    李师师摇头表示不知道,因为这根线是姐姐画的。

    正好这时候李窦窦跑进来问如果她在地上蹦跶的话,能不能不要叫她李跳跳,然后李想就问她这根歪歪扭扭的像心电图的黑线是什么。

    这个小家伙伸出小脑袋瞅了瞅,一本正经地说:“这是被雷劈啦,哥哥,你看哦,天上在下雨,轰隆pia~哥哥太高啦,就被雷公劈到啦,救了我们一家人诶……”

    话没说完,她被李想捏住脸蛋,拉长——

    小家伙气鼓鼓的,哇哇大叫,然后就被李想说好像一只蛤蟆。

    向小园了解经过后,没有替李窦窦报仇,兄妹之间要相互爱护,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当然,妈妈揍儿子那是可以的。

    她转移小妹妹的注意力,让小妹妹帮忙洗菜,准备做晚饭啦。

    李窦窦大眼睛乱转,想偷懒,不想洗菜,奶声奶气地说:“误废,这是误废吖妈妈,窦窦不想和哥哥打架,想和哥哥说说话,讲个故事听听。人家去找他。”

    她没能溜掉,被向小园捉住小身子,拖到厨房,搬个小凳子,再用洗菜盆装了些清水放地上:“窦窦,你坐在这里洗豌豆子。”

    李窦窦苦着脸看了看洗菜盆里的豌豆子:“妈妈,窦窦想尿尿。”

    这个借口都用烂了。

    向小园:“洗完了再尿。”

    李窦窦不得不坐小凳子上,继续找借口:“妈妈,窦窦洗窦窦,好吓人诶,小孩子好害怕吖。”

    向小园:“没关系,妈妈在这里陪你呢,窦窦洗豆豆才是最合适的。”

    李窦窦哭丧着脸从盆里捏出一颗绿绿的豌豆子,瞅了瞅,觉得很可爱吖,软软的,二话不说塞嘴里吧唧吧唧。

    “窦窦!现在还不能吃!”向小园无奈地说。

    “嗬嗬嗬嗬~真好吃吖妈妈,好吃的了不得!妈妈,我们不用炒豆子,就这样吃,端到桌子上,喊爸爸来吃吃,妹妹也吃一点,唐姆也吃一点点,哥哥不让吃。”

    “你自己呢?”

    “窦窦不吃,给爸爸妈妈还有妹妹吃。”

    话是这么说,手上动作却不停,伸出白白嫩嫩、肉肉软软的小手,还想再捏一颗豌豆子吃,但是被向小园pia的一下打掉了。

    “现在不能吃!”

    李窦窦嗬嗬傻笑,眼睛溜溜转说:“妈妈~窦窦控几不住记几啊,窦窦还是走吧。”

    向小园可不是吃素的,把拖把放到李窦窦身边:“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那就去拖地。要么拖地,要么洗豌豆子,选一个。”

    “嘤嘤嘤嘤嘤嘤~”李窦窦鬼鬼祟祟地用湿漉漉的小手擦眼睛,可怜兮兮地说:“妈妈,窦窦哭了。”

    向小园说:“窦窦你不能哭,你要做一个坚强的小宝宝。”

    李窦窦摇头:“妈妈,坚强的小宝宝是小强,窦窦不想做小强,小强是蟑螂,哥哥说蟑螂吃屎,我不喜欢吃屎。”

    向小园:(╯﹏╰)b

    “你是姐姐,所以你不是小强,妹妹才是小强,你是大强。来,大强,你是洗豌豆子呢,还是拖地?”

    李窦窦生无可恋地最终选择了洗豌豆子,一边洗一边嘀嘀咕咕,大意是妈妈真是大魔王啊,小孩子不该找哥哥麻烦的,倒霉吖真倒霉吖,活该吖,李跳跳真活该吖。

    “小想去打篮球吧。”李朝抱着一个篮球,来到房间喊李想,帮他缓解高考的压力。

    李朝喜欢打篮球,每天傍晚只要有空,都会去附近小区的篮球场打几局。

    这也是保持身材的方法,人到中年容易福。他保持的很好,没有大肚腩。

    李想对跟在他身边的李师师说:“师师,你在家里和妈妈姐姐玩好不好?哥哥和爸爸去打篮球,很快就回来的。”

    李师师瞅瞅图画上的妈妈和姐姐,再昂着小脑袋看看身边的哥哥和粑粑,家里分成了两个阵营,这让小人儿很为难,到底该肿么选呢?选错队会不会没晚饭吃?

    “打,打个球~”李师师最终做出了决定,还是哥哥粑粑的组合更有吸引力。

    李想无奈地说:“好吧,我们就去打球吧。不过,师师啊,能不能不要说打个球,感觉你在骂我,当然啦,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骂我的,你不是窦窦,但是别人会误会啊,以为我们兄妹之间关系不好呢,别说打个球了,就说打球。”

    “嘻——打球球!”李师师开心地牵着李想的一根手指头,听的似懂非懂。

    李朝到厨房和向小园打了声招呼,带着儿子和小女儿出门。

    第二天是休息日,高考的压力无处不在,李想虽然自信满满,但却坐立不安,总感觉有大事要生。

    他约了李诞和马不悔,三人在大街上乱逛了一通,散散心,到快夕阳西下时,才挥手告别,各祝明天考试好运。

    第一天考的是语文和数学,第二天考的是文综和英语。

    第二天上午,学校里下课铃声响起,紧张的文综考试结束了。

    校门口聚集了许多焦急地等候自家孩子的家长,一张张脸都在极力往里张望,其中就有李朝。

    “爸~”人群中,李想朝他招手。

    “考完啦,小蛋还没出来,等他一起回家,你妈已经给你们做了好吃的。”

    李朝根本不问李想考的怎么样,虽然他在大太阳下等了一上午,牵挂了一下午。

    下午的英语是李想的长项,他比较放松,笑着说:“爸,下午考完后,我们去打篮球,我觉得今天能赢你至少5局,身上没了担子,我可以飞起来。”

    李朝见儿子心情很好,知道肯定考的不错,暗地里大大地松了口气。他和向小园一直怕过多关注、过多叮嘱,反而增加了李想的压力。

    他笑着说:“有自信是好的,不过,我觉得你可能一局都赢不了。”

    李想不服气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留了两手,马上高考,担心打击你信心。”

    “呵呵,爸,我没告诉你,我留个好几手。”

    两人有说有笑,李想同时在人群中寻找李诞,忽然李朝在耳边一声大喊:“小心!啊——”

    李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一股大力传来,身上一阵剧痛,接着腾云驾雾……

    在清醒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一辆破旧的黑色小轿车冲进了人群,他爸正躺在一片血泊中。

    ps:新书期间,恳请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