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小说网 > 哥哥万万岁 > 6、臭脚丫子
    (ps:新书期间需要票票吖(#^.^#))

    李想的伤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对年轻的他来说,恢复期会出预期的快。

    但是对李朝来说,受的伤是毁灭性的,恢复的再好,他的腿也长不出来。

    当他醒来现自己少了一条腿后,心中大恸。对正值壮年的他来说,这是巨大的悲伤。

    李朝面如死灰,沉默无语,只在当得知儿子没有生命危险四肢健全时,才扫去了脸上一些灰暗。

    李想还不宜行动,尽管心中记挂老爸,但没有办法去看望他。

    看望他的人倒是很多。

    同学老师都非常关心他的身体情况。李诞在班级群里不断更新李想的身体恢复情况,从第一次醒来,到可以进食,可以翻身,可以坐起来,可以看书,可以听音乐,可以主动嘘嘘,可以自己拉粑粑不用他帮忙……

    李诞事无巨细,都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们,而大家也在得知李想身体恢复良好后,纷纷报名要来探望。

    班主任考虑到人太多会影响李想的休息,所以建议不要人人都去,委托几个同学代表大家就行了。

    同行的人中有慕惜雯,这个小姑娘是别班的,但是她也来了。

    她代表的是其他班级的同学,见到李想后,哭的梨花带雨。

    送走了同学老师后,仍然不时有人前来,这些人多是街坊邻居,以及经常来李想家饭店吃饭的人。

    “一园小菜”饭店已经关门,那些常客一打听,得知店老板受伤住院,纷纷前来探望。

    李朝开店以来,一直与人为善,和周围邻居关系和睦,来看望的人十分多。

    期间有媒体记者来过,说要采访李想。李想只回答了问题,没让拍照。

    躺在病床上的李想不睡觉的时候,除了和李诞、马不悔聊天,就只能看电视。

    这天电视上正在播报一档音乐选秀节目,著名歌星周兴达正式宣布加入华语原创歌曲选秀节目《天籁之曲》。

    “一名好的音乐唱作人,不仅要有原创能力,而且在舞台上同样需要足够的表现力,我会坚持我的标准……”周兴达正在回答记者的提问。

    看到这里,李想的脑袋忽然嗡嗡作响,痛的难受,这已经生过好多次了,疼过之后,一切恢复正常,脑海里好像多了些东西,但是不敢去想,一想就疼。

    “哎哎~李想,李想,有大领导来啦!”马不悔兴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

    “什么大领导?”正在削苹果的李诞毫不在乎地问道。

    这几天来的领导好几拨,个个都说是大领导,李诞的眼界瞬间提高到了窦窦师师坐的小凳子那么高。

    天子脚下,就要这种见过大世面的傲气。

    “是盛京市委的一把手!你说大不大?”

    刚刚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李诞,手一哆嗦,削了一半的苹果掉地上,他咋咋呼呼地说:“哎哟,这回是真大,快点准备准备,留个好印象。”

    不用准备了,因为两个穿着西裤白衬衫的青年走了进来,自我介绍说是市委办公厅的,亲自给他们做准备。

    然后没多久,电视上常看到的那位一马当先,笑容和蔼地带着一大群人进了李想的房间,对李想嘘寒问暖。

    问候了几句“还疼不疼,伤要不要紧”“政府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拍了照就离开了,去看望其他伤者。

    全程李诞和马不悔一脸傻笑,站在人群外,直到领导离去才恢复正常。

    第二天,李诞兴匆匆地第一时间找到了相关的新闻,也是从这次新闻中李想才得知,这次被撞事件中已经有人重伤救治不愈身亡。

    家里的李窦窦和李师师已经瞒不住,两个小家伙这么多天没有见到爸爸和哥哥,大哭大闹,一直照顾她俩的堂姐苏美慧不得不告诉婶婶向小园,然后带着她俩来到医院。

    两个快思念成疾的小家伙终于看到了爸爸,只是和以往见到的不一样,爸爸的腿没有了,掉了!

    向小园告诉她们爸爸受了伤。

    两个小家伙哭的无比伤心,抱在一起哭。

    李朝心中悲伤成河,几次想流眼泪,但是强行忍住,受伤后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安慰两个小家伙。

    “别哭,别哭~我家两个小宝贝是开心果,是小太阳。爸爸没事,爸爸只是摔了一跤,小宝贝们不是也经常摔跤吗?”

    李窦窦和李师师虽然还小,但是懵懵懂懂明白一些事,眼泪依旧止不住。

    李窦窦哭着说:“阔是,阔是,嘤嘤嘤~爸爸的臭脚丫子不见啦~”

    李师师立刻在病房里转悠,到处找爸爸的腿,李窦窦跑到门后面瞧,以为能帮爸爸把腿找回来。

    她们的玩偶经常掉胳膊掉腿,但是能重新装上,所以是不是爸爸的腿也能这么装上?试试再说。

    李朝心中温暖,强笑着说:“别担心别担心,现在不着急,爸爸的腿已经买去了,很快就会到的,到时候就有医生给爸爸装上。”

    两个小家伙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结果去李想的病房后,见到哥哥的惨状后,再次伤心地大哭。

    在她们眼里,哥哥的腿也和爸爸一样diao了!

    只是爸爸的腿是掉了,哥哥的腿是高高的吊了起来。

    哥哥身上缠着绷带,像个提线偶人,惨兮兮的,看起来比爸爸还要惨。

    李窦窦昂着小脑袋,指着李想的臭脚丫子,张嘴大哭:“呜哇~呜哇~窦窦再也不画哥哥被雷公劈啦~呜哇……哥哥你快点好起来吧,大象对不起吖——”

    李师师见状,也哭的更大声了。因为那幅被雷劈的画是她画的,姐姐只是画了一个雷,而她画了下雨天。如果她不画下雨天,就不会有雷,哥哥就不会被绑在床上。

    李想哭笑不得,连声安慰,给她们讲故事,讲笑话,再三誓,他真的不是被雷劈的!他的受伤跟道德品行真的无关啊!他是一个绝对的好人!!既然不是被雷劈的,那就和两个小宝宝的画没有关系,所以千万不要自责。

    ……

    一双宝贝女儿的到来,终于让李朝神色好了一些,眼睛看着她俩,满是溺爱,再加上医院找来了一位心理医生,给李朝做心理辅导,终于让他重燃起对生活的希望。虽然这道希望的火苗还小,但是已经种在了心底。